啃文书库 > 祖虚天帝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守护者

第八百九十三章 守护者

灵浩初这一生,已然习惯了在这样的场合下的一次次目光的凝聚,他神色如常,一身白衣飘逸,一头白发不动,平静的向前踏空而去
  
  “此人……是谁?”
  
  “他独自前来,是敢在第九声鼓鸣时出现,莫非是拥有特殊的身份?”
  
  “此人很是陌生……”低沉的议论轻微而起,在被万众瞩目中,灵浩初走过了那数千案几,走过了那一百零八禁、七十二圣、三十六枝…………
  
  随着他的脚步,凝聚在他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那引论的声音是越来越嗡鸣而起
  
  “他要坐在什么地方,他竟敢走向最前方,那最前方的四个位置,可是为了大天尊与国师准备,还有两个位置。
  
  则是为了道古两位至今还存在的老祖预留,那最前方的案几,一个在前,三个在后灵浩初走过那十八灵上空之时,立刻这十八位道古灵爷,纷纷向他看去,神色凝重中,这十八人竟有七人站起了身,向着灵浩初抱拳一拜
  
  这一拜之下,顿时广场这近万人再次嗡鸣起来,引论之声此起彼伏,竟然过了之前十八灵与那九个不灭将
  
  灵浩初脚步略有停顿,目光在那向自己一拜的七人身上扫过,微笑点头后,走向那九个被黑气缭绕的九尊道古不灭将之中
  
  那九人有八人沉默,但唯独那堪比圣族闯过十四层的跃天尊之人,其隐藏在黑气内的双目一闪,冷哼一声的同时,身子蓦然就要从那座椅上站起,似要阻止灵浩初从他上空飞过
  
  但就在他将要起身的瞬间,灵浩初双目冷眼一望,其目中有红芒杀机一闪,立刻一股惊人的威压从灵浩初身上蓦然散开,刹那消失
  
  但尽管只是一瞬间的威压散开,却是让那要站起之人,全身一震,身子立刻颤抖起来,身子竟无法站起,眼中露出恐惧,碰的一声,又坐在了椅子上
  
  他此刻心神轰鸣,冷汗瞬间泌出,灵浩初的那一道目光,在他看去,好似置身于一场疯狂的杀戮场内,被灵浩初连续杀死了数百上千次,如入幻境中,不断地死亡一般
  
  这种感觉,他这一生从未有过,如那一道目光轰入体内,绞碎他的五脏六腑,生刮了他的骨头血肉,取出灵魂嚼碎一样,此刻心脏怦怦加跳动,似要崩溃
  
  在他重坐下的刹那,灵浩初身子落下,战在了这广场组成扇子形状的一处处案几的最前方之地,转身看了一眼那天空中的数百平台上无数案几,又看了一眼广场的数千之人,灵浩初大袖一甩,平静的坐了下来。
  
  他这一坐,立刻在这广场上掀起了一场滔天大浪
  
  “他是谁,竟坐在了道古大天尊的位置上,这……这……”
  
  “刚才此人散出的威压,极为强大,居然让我有好像心脏都为之停顿的错觉,此人古族之力深不耳测,绝非等闲之辈。”
  
  “我听说道古大天尊最近宣布,收了一个弟子,此人莫非就是妻罗大天尊的弟子可他竟如此年轻……果然是他。”
  
  “白发跃天尊没想到此人,真的是雷帝大天尊的弟子”
  
  “他是白发跃天尊,那白发跃天尊不是圣族之人么,据说其是大天尊下第一人甚至有传闻,说他是蛮神大陆第十阳。”
  
  认出灵浩初的身份的,是如计都皇子一般,来自古族三脉的皇族之人,道古一族的还好一些,有关灵浩初的事情,他们略有知晓,但其余两族,却是神色极为复杂,看向灵浩初的目光,隐隐带着忌惮。
  
  实际上,他们也并非对灵浩初一无所知,要知道雷帝带着灵浩初去过了始古与极古两族之地,故而这些来到道古一脉之人,除了送来贺礼外,也有借此机会观察道古实力的念头。
  
  这些看向灵浩初的目光中,有一道目光带着激动与狂热,这目光来自天空溧浮的一处平台,计都皇子的所在。
  
  计都皇子坐在那里,他望着灵浩初从出现,直至被万众瞩目议论纷纷,看着灵浩初平静的样子,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义父之名,古族皆知义父之威,是震慑人心,若义父能助我……”计都皇子握紧了拳头。
  
  灵浩初没有理会凝聚在身上的目光,坐在那里,闭上了双眼,但其内心,却是此刻心肝气躁,如心魔滋生,隐隐竟有子让其控制不住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从灵浩初来到这皇宫后出现,是从那之前的心悸转化而出,在他坐在这里的刹那,轰然爆发,让灵浩初大吃一惊。
  
  虽说可以压制,但却影响了灵浩初的情绪,若非如此,方才那不灭将的起身,灵浩初绝不会散开威压,露出其一丝修为波动。
  
  这种人物,还没有让他如此做的资格,甚至在方才的那一瞬间,灵浩初竟有种要将此人杀戮,将此地所有人都杀死的疯狂念头。
  
  “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何我来到这道古皇宫,竟会如此……”灵浩初闭着双眼,体内修为运转,慢慢使得心绪平静,但其心神却是为阴沉下来。
  
  “不对劲,这道古皇宫,莫非展开了什么阵法禁制,所以才可以将我影响,但看这四周,却是没有任何禁制的样子……”灵浩初睁开双眼,沉默的坐在那里。
  
  “且这疯狂的感觉,是从那心悸转化而来,于数日前,我就隐隐有了这种感觉,在今天中,越加强烈了。
  
  这种感觉,似有什么对我来说极为重要的大事发生……似此事,关乎我的一生般……即便是我数次面对生死危机,也从未有如此强烈的感觉……”灵浩初眉头微不可查的皱起。
  
  “此道古皇宫,不能久留……”灵浩初目光一闪,打定主意的瞬间,那回荡的第九声鼓鸣,渐渐消散了。
  
  随着鼓声的消散,这整个广场内外包括那天空上的数百平台,骤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知觉的停止了议论,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那广场正殿。
  
  “皇尊临!”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从那整殿中传出带着一股惊人的穿透力,回荡四周的同时,那正殿闭合的大门,隆隆推开。
  
  随着其推开,所有的目光全部都凝聚在了那大殿尽头,坐在一张巨大的龙椅上的一个男子。
  
  这男子穿着皇袍,带着帝冠,神色不怒自威充满了一股让人窒息的威严,正是那道古皇尊。
  
  “我等,参见皇尊!”广场上,平台上,包括那十八灵在内的所有人,此刻齐齐站起身子,向着那正殿中的道古皇尊,齐齐一拜。
  
  其中非道古族人可以不跪但只要是道古族人,全部单膝跪在地上,灵浩初沉默中站起身,向着那道古皇尊一拜,可却没跪。
  
  他神色看似如常但其内心如今,那种疯狂杀戮的感觉,却是如潮水一般卷动轰鸣其心神脑海,他隐隐,似有些无法压制了。
  
  这种感觉,在这正殿开启,道古皇尊出现之时,极为剧烈。
  
  “诸位平身,今日朕大喜之日为我道古举族欢庆,有此夜宴诸位当与朕同醉。”那道古皇尊微微一笑,目光却在灵浩初身上一扫内心有了不喜与阴沉,但神色却是如常,反倒向着灵浩初含笑点头,一副很在意的样子。
  
  “友族之邦能来我道古一族,朕很高兴,今日朕不多说,先举杯,敬我道古族人与友族一杯,那道古皇尊右手抬起,立刻身边有一道虚影幻化,送来一个酒杯。
  
  与此同时,广场上与那平台上的所有人,在起身之后纷纷拿起案几上的酒杯,带着恭敬之意,齐齐举起。
  
  灵浩初沉默中,暗叹一声,同样拿起酒杯,他打算过了这一杯酒后,就送出师尊的礼物,立刻离开这里,他心中此刻的烦躁,让他的面色隐隐有了苍白。
  
  道古皇尊微笑,抿了一口后,广场与平台上的万人,齐齐恭贺,举杯喝下,灵浩初没有喝,只是略触就与众人一同放下了酒杯,正要开口之时。
  
  “于这我道古一族大喜的日子,朕还要宣布一件事情,此事或许诸位也有耳闻,雷帝大天尊弟子,圣族白发跃天尊灵浩初,从此之后,为我道古一脉守护者。
  
  灵浩初,上前听封。”那道古宴尊微笑开口。
  
  灵浩初默默地走出几步,在那正殿外,抱拳再次一拜。
  
  “还不跪?”道古皇尊神色一沉,他没有开口,只是平静的望着灵浩初。
  
  许久,广场的众人,也纷纷看出了异常,目光凝聚在灵浩初身上。
  
  那众多目光中,有一道来自计都皇子,他压着心中的激动,他等待的,就是灵浩初逆出道古的一天。
  
  “皇尊,灵某代师尊,送上贺礼,还有要事,就此离开。”灵浩初已然没有了耐心,他此刻心烦气躁,冷冷的看了那皇尊一眼,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今日再次看到此人,却是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杀机与反感。
  
  大袖一甩,将那雷帝给他的锦盒拿出,向前一挥被道古皇尊身前出现的一道虚影接住,恭敬的递给道古皇尊。
  
  “灵浩初,朕封你为我道古一脉皇子守护者你既有要事,那便离去好了,明日大典,朕希望你能来。”那道古皇尊深深的看了灵浩初一眼,微笑开口,似对之前毫不在意,是再不去看灵浩初。
  
  “有请皇后。”道古皇尊悠悠开口。
  
  灵浩初心中烦躁多,转身,正要化作长虹离去,耳边突然听到了一阵铃锁的声音,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心中的烦躁,于这一刹那消失无影。
  
  灵浩初一愣,幕然回首,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凤袍的女子,从殿中走来,走向那道古皇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