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别打扰我赚钱 > 035

      别墅的戏份拍了二十多天, 剧组再次转移阵地, 搬到了s市某大学城附近一家酒店。
  
      接下来的一个月,会是大量校园内的戏份, 以及市区其他一些场景戏。
  
      林枣很兴奋,她没上过大学,现在总算可以趁拍戏的机会体验一番大学生活了。
  
      与陈宏英的别墅比, 大学里热闹极了,拍摄时经常会被一些学生围观。
  
      通常一些新人演员面对这种情况会比较紧张,难以放开, 在林枣与男一号程浩然中间, 导演更担心林枣出问题,因为林枣看起来太乖了,在导演的印象里,乖孩子更容易害羞。
  
      只有秦露知道,她傻乎乎的表妹拍戏时非常容易进入忘我状态, 只有在戏服偏暴露时才会扭扭捏捏, 就算是这种情况, 想想月入过万想想会越来越高的片酬,表妹也就能迅速放开了。
  
      所以说,干什么工作都得有个动力刺激着
  
      这日风和日丽,剧组继续有条不紊地开工了。
  
      今天要拍男主向女主告白的剧情。
  
      拍完一个镜头,中间休息时,男一号程浩然忽然拿着一朵道具玫瑰走到补妆的林枣这里,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跟她闲聊:“怎么样, 以前收到过男生送花吗”
  
      他笑容灿烂,没有贺锦年的温柔贵气,却更像校园大男孩的活泼开朗。
  
      林枣老实地摇摇头。
  
      程浩然就朝她眨了下眼睛:“那这朵送你了,以好朋友的身份,免得你人生的第一朵玫瑰居然是在拍戏的情况下收到的,那多可怜。”
  
      两人合作一个多月了,彼此都很熟悉,也经常一起吃盒饭什么的,可能还算不上好朋友,但肯定属于朋友了。
  
      看着被程浩然递到她面前的孤零零的一朵玫瑰,林枣开心地笑了,干净纯粹,像意外收到糖的小孩子。
  
      “谢谢。”接过玫瑰,林枣真的很开心。
  
      程浩然继续陪她聊,直到秦露走过来,朝他比划了个“ok”的手势。
  
      程浩然松了口气,走了。
  
      林枣满脸疑惑。
  
      秦露拍拍她肩膀,低下来解释说:“宏英要开始替你们俩替这部剧宣传了,刚刚的视频会作为拍摄花絮传到网上造势。”
  
      林枣愕然。
  
      再看手里的玫瑰花,想到刚刚程浩然的话只是台词,林枣便有些失望。
  
      她对程浩然没有搭档以外的感情,但,林枣还以为程浩然真的要把她当好朋友了。
  
      秦露笑:“主要是你们俩没有特别粉红或搞笑的花絮,只好专门设计一个了,不过这在圈里太普遍了,就像各大媒体经常爆出来的明星街拍一样,你以为真是路人拍的啊,全是艺人团队精心摆造型、各种修图修出来的。”
  
      最后,秦露意味深长地说:“娱乐圈真真假假,习惯就好。”
  
      林枣懂了
  
      导演忽然拍手,要拍下一幕送花的戏份了。
  
      圈出来的拍摄场地之外,聚集了很多围观的大学生,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出于好奇朝这边聚拢。
  
      其中有一道穿着一身平平无奇的黑色半袖卫衣但身高、身材都很吸睛的身影。但凡从他身边经过的学生,无论男女都会偏头瞧他一眼,然而男生的网球帽压得很低,遮挡了他的眼睛,虽然一看就是个帅哥,但也没有哪个学生好意思弯腰一探究竟。
  
      这个人便是孟淮安。
  
      孟淮安从那本烂俗小说里学到的一个套路,就是假扮普通人去看女主。
  
      想得到什么就必须先付出什么,为了让林枣主动,孟淮安只好先得到她的心。
  
      钻石、别墅以及他本身都不管用,孟淮安只能套路。
  
      她那么喜欢看偶像剧,肯定会喜欢这种套路。
  
      走到一排围观的学生后面,仗着身高优势,孟淮安很快就看到了拍摄中的林枣。
  
      她红着脸靠在一棵槐树上,男一号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站在她对面,摄影师、导演守在旁边。
  
      孟淮安面无表情。
  
      多少年了,偶像剧怎么还喜欢这种烂俗镜头。
  
      告白之后,谁都猜得到两人要接吻了。
  
      但那之前还有一段两人挨得非常近的撩戏。
  
      孟淮安的薄唇渐渐抿紧。
  
      这种近距离,为什么还不用替身
  
      孟淮安忽然想到了小说里的剧情,这个环节,男主的嘴唇会先无意般擦过女主的耳朵。
  
      念头刚落,槐树下的男人突然低头,孟淮安眼尖地发现,林枣耳朵红了
  
      就在孟淮安怀疑林枣根本不打算用替身的时候,导演、摄影师终于退后,林枣红着脸走出来,换成替身上了。
  
      即便如此,孟淮安依然不满,她怎么能让别人亲她的耳朵被亲了耳朵后的反应,林枣自己心里没有数吗
  
      林枣当然有数,可她又不是什么大牌明星,实在无法要求“男主演嘴唇轻轻地擦过女主耳尖”的这种戏份都要用替身。
  
      上午的戏份拍完,大家要回酒店了。
  
      秦露撑着太阳伞,林枣挽着表姐的胳膊走在校园内的马路上,说说笑笑的,有人突然从后面走过来,与她们持平后就放慢了速度。
  
      林枣随意地看过去。
  
      男人很高,头戴鸭舌帽,但好歹也吃过那么多次饭睡过好几觉了,林枣一下子就认出了孟淮安。
  
      那感觉,比白日撞鬼还让她惊吓
  
      看到她的表情,孟淮安心情更差了。
  
      他在太阳底下等了这么久,她这是什么眼神此时此刻,她不该像小说里的女主那样惊喜吗
  
      “你,你怎么来了”林枣没惊喜,只有惊吓,脑袋偏向表姐,假装不认识这个男人。
  
      幸好她现在没什么名气,又与剧组大部队离得比较远,没多少人一直盯着她。
  
      但林枣依然害怕会被人认出来,导致她与孟淮安的关系曝光。
  
      孟淮安心情不好,语气自然不会太好:“看你。”
  
      林枣急得身上都出汗了,只想他快点走:“以后你别来了,我怕被人认出来。”
  
      一片好心喂了狗,孟淮安忍不住讽刺道:“你现在很有名”
  
      林枣:
  
      她求助地推了推表姐。
  
      秦露干笑,放低表妹那边的雨伞,然后才敢跟孟淮安说话:“小枣挺好的,谢谢您关心。”
  
      这下子,孟淮安连林枣的脸都看不见了。
  
      “中午一起吃饭。”他冷声说。
  
      林枣:“好好好,你快走吧”
  
      只要他赶紧走,他说什么都行
  
      其实今天并不是两人一周一见的日子,所以林枣答应了,孟淮安也算没有白来。
  
      他加快脚步,很快就走远了。
  
      直到看不见他了,林枣这才放松下来。
  
      秦露小声说:“看不出来啊,他对你居然挺上心,还知道换衣服,小枣,没准他真动心了。”
  
      林枣:
  
      如果孟淮安动心的后果便是跑来片场看她,她宁可他别动
  
      还没走出校园,林枣就收到了孟淮安的微信,叫她直接去环宇。
  
      林枣想到他的超高层套房就腿软,而且,她怕去的次数太多,引人注意。
  
      她试着商量:可以去我的公寓吗
  
      韩律本来就住花滨公寓,孟淮安藏在车上,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孟淮安只当她恐高,想了想,同意了:半小时后见。
  
      他出了一身汗,得洗个澡。
  
      中午高峰期,酒店离公寓有点距离,林枣就直接打车回去了,秦露有事要去酒店处理。
  
      坐在车上,林枣肚子咕咕叫,于是她提前叫了一份至尊海鲜披萨。
  
      孟淮安喜欢吃西餐,披萨算西餐吧
  
      而至尊两个字应该能表现出她的诚意。
  
      因为要再次提醒孟淮安以后别去片场找她,林枣必须先对他好一点,不然孟淮安冷冰冰的,林枣不敢开口。
  
      林枣上楼三分钟后,孟淮安、韩律也上了电梯。
  
      电梯在一楼停下,孟淮安有所期待地看向前方。
  
      一个显然送外卖的大叔满头大汗地跨进来,除了汗味儿,还带来一股浓烈的披萨气息。
  
      韩律饿了
  
      但他知道老板受不了,马上就按了三楼。
  
      三楼眨眼就到,孟淮安沉着脸走出电梯,韩律朝外卖大叔笑笑,也走了出来。
  
      等这部电梯上去了,韩律才重新按了36层。
  
      乘坐另一部电梯上去了,梯门打开,两人刚要出去,就见刚刚的外卖大叔站在林枣门前,与此同时,林枣打开了房门。
  
      因为有外人在,林枣接过外卖就闪了进去,关门假装不认识。
  
      外卖大叔边走向电梯边疑惑地打量韩律二人。
  
      孟淮安并不介意他怎么想,韩律好笑地解释:“我们来看房子,本来是3602,结果听成了302。”
  
      外卖大叔恍然大悟,指着林枣对面的房子说:“那里那里”
  
      说完,外卖大叔匆匆忙忙地进了电梯。
  
      林枣就躲在门内,听大叔走了,她才慢吞吞推开门,尴尬地看向二人。
  
      孟淮安看向她手里的外卖。
  
      林枣摸头:“你不是说一起吃午饭吗我点了一份披萨,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孟淮安冷冰冰的:“不合。”
  
      披萨可以,但他不吃外卖。
  
      林枣:“那你想吃什么我重新点。”
  
      孟淮安:“你不会做饭”
  
      林枣:“我只会煮面,要么吃速冻食品。”
  
      孟淮安很勉强地接受了:“那就吃面。”
  
      说完,他看了韩律一眼。
  
      韩律立即夺走林枣手中严重刺激老板的披萨外卖,转身进了他的公寓。
  
      林枣咬唇,恨恨地盯着他。
  
      十分钟后,从小到大虽然很乐于帮外公外婆做家务却很少下厨房的林枣从锅里捞出两碗清汤寡水的面,端到了孟淮安面前。
  
      考虑到孟淮安是男人,胃口更大,林枣给他盛了满满一大碗,份量实足,上面还摆了两个水煮蛋。
  
      孟淮安:
  
      “碗筷都是新的。”林枣见他迟迟不动,以为他洁癖又犯了,一边坐下一边说。
  
      孟淮安真的不想吃。
  
      但他忽然想起贺锦年那些乖乖在家做饭等着他回去的丽丽娜娜们。
  
      这是林枣第一次给他做饭,他不能打消她的积极性。
  
      想到这里,孟淮安拿起筷子。
  
      面是普通的挂面,汤简直就是普通的白开水,稍微有一点点盐味儿。
  
      “好吃吗”林枣十分没有底气地问。
  
      孟淮安垂着眼眸,点头。
  
      林枣一喜,难道她有做面的天分
  
      她连忙自己夹了一口。
  
      额
  
      林枣有点吃不下去,还不如外卖好吃,更不如表姐的手艺。
  
      她抬起头,见孟淮安似乎吃的很香,林枣突然很同情他。
  
      据说他在国外读的书,这得在国外住了多久,才会忘了真正中华美食的味道,反而觉得她做的面好吃
  
      怪不得每次晚餐他都喜欢吃西餐。
  
      既然孟淮安都说好吃了,林枣就不好扔了她的这份,只好忍耐着陪他吃。
  
      趁她不注意,孟淮安给韩律发了一条消息。
  
      一分钟不到,韩律准时来敲门:“老板,公司有急事。”
  
      作者有话要说:听到敲门声,孟老板与林小枣同时松了口气
  
      哈哈哈哈,谢谢小仙女们的地雷,明天见
  
      土地公公扔了1个深水鱼雷
  
      土地公公扔了2个地雷
  
      土地公公扔了6个手榴弹
  
      土地公公扔了2个火箭炮
  
      囿点荏荇扔了1个地雷
  
      忘忧扔了1个地雷
  
      tangtangtang扔了1个地雷
  
      飞翔的蜗牛扔了1个地雷
  
      如此安好扔了1个地雷
  
      囿点荏荇扔了1个手榴弹
  
      忘忧扔了1个地雷
  
      saya扔了1个地雷
  
      辛地迪大人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