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别打扰我赚钱 > 029

  十天后,小山村以及男主将女主带到大都市的戏份拍完了,剧组收拾器具,要转战s市去拍另一个地点的戏份。
  
  下一个拍摄场景是男主的家,一栋豪华别墅。
  
  回来路上,林枣才从副导演口中得知,为了节省剧组经费,宏英影视的女老板陈宏英将她很少住的一栋别墅贡献了出来,作为本剧的拍摄地,而陈宏英的这栋别墅,好巧不巧地就位于s市顶级的别墅区——西山别墅群。
  
  听见“西山别墅”四个字,林枣下意识地看向表姐。
  
  秦露朝她耸肩,她早就说了,表妹与孟淮安有缘。
  
  这是剧组的决定,林枣只能听从安排。
  
  早已回国的孟淮安很快就从韩律口中听说了这个消息。
  
  虽然孟淮安还在生小女人不肯乖乖配合视频的气,但想到她拍摄的地方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孟淮安做不到心如止水。
  
  剧组搬进别墅第二天的下午五点,孟淮安坐在回别墅的车上,给林枣发消息:今天几点拍完?
  
  林枣还在拍戏,手机在包里,包在秦露手上。
  
  静音模式下,轻微的震动没能引起秦露的注意。
  
  孟淮安发完消息就去看文件了,看完文件再看手机……
  
  男人脸色阴沉。
  
  她不主动理他就算了,居然还不及时回复?
  
  换成两个月前,孟淮安会直接冷落林枣一段时间,让她知道怠慢他的后果。
  
  然而前面的两个月已经告诉孟淮安,他的冷落没有用,被冷的只是自己。
  
  孟淮安并不觉得他对林枣有多深的感情,深到日夜挂念,他甚至以为他不会花太多时间会惦记林枣这个女朋友,但事实证明,每天早中晚他都会刷下手机,看看林枣有没有消息给他,看看林枣有没有在好友圈或微博更新生活动态。
  
  为何会变成这样?
  
  孟淮安深.入考虑过这个问题,最后他不得不承认贺锦年确实比他更了解男女相处之道。
  
  林枣不贪他的钱不爱他的人,两人能在一起,是他先见色起意。
  
  有所图的,一旦得不到,自然念念不忘。
  
  看向窗外,孟淮安想,主动就主动吧,等哪天他厌倦了林枣,或者没现在这么惦记跟她在一起的滋味儿了,他便能恢复先前的了无牵挂。假如那时林枣已经变成了他彻底满意的样子,孟淮安可以继续两人的关系,如果林枣还像现在这样不懂珍惜,孟淮安绝不再多看她一眼。
  
  六点半,林枣终于结束了今天的拍摄工作。
  
  现代剧的一个好处就是化妆、卸妆很省事,只用几分钟,林枣就清清爽爽地走出了化妆间。
  
  秦露与其他剧组人员围坐在别墅大厅的餐桌旁,旁边给她留了位置,大家的盒饭都摆好了。
  
  林枣跟同事吃饭时从不玩手机,直到吃完大家要坐车去山下的酒店休息了,林枣才边往外走边取出手机。
  
  孟淮安漆黑的头像虽然排在一溜聊天框中间,但还是最先进入了林枣的眼睛。
  
  没办法,黑漆漆一团太显眼了。
  
  好在,林枣没那么怕他了。
  
  坐上车,林枣回复孟淮安:六点半拍完的,拍完直接跟剧组同事吃盒饭去了,现在刚有空看手机,不好意思啊。
  
  为表“诚意”,林枣还配了个萌萌的表情包。
  
  孟淮安已经在别墅沙发上坐着了。
  
  看到小乖枣可爱的表情包,孟淮安扯了下嘴角,这么晚才回,卖萌也没用:定个位置,我派韩律去接你。
  
  林枣:……
  
  孟淮安总是用共进晚餐的理由约她,所以她刚刚特意言明自己已经吃过了,这人怎么还要约?
  
  林枣晚上要背台词。
  
  她记性不好,为了不因为这种基本功卡戏耽误大家时间,林枣每次都会非常认真地背台词。
  
  她直接跟孟淮安说了:最近不行啊,白天我拍戏,晚上背台词,真的没时间去见你。
  
  然后,林枣又配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包。
  
  谁让对方是她不敢得罪死的大佬呢,拒绝也要选择尽量减少他怒意的方式。
  
  小人物就是这么凄惨。
  
  林枣一边同情自己,一边等孟淮安的反应。
  
  孟淮安对演员的工作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亲眼目睹过林枣拍戏时的全神贯注与由衷的投入,孟淮安并没有怀疑林枣是在找借口躲他。
  
  他问:你一般背到几点?
  
  林枣咬唇,飞快算了下时间:化妆师让我尽量早睡保证皮肤状态,所以我都是背到晚上十一点,早上五点半再起来温习两遍。哎,好羡慕那些记性好的人,我高中时就很笨,一些死记硬背的知识都记不牢。
  
  检查完输入内容,林枣不禁越来越佩服自己,这番话的逻辑简直无懈可击。
  
  确实毫无破绽,孟淮安知道她的高中成绩,对她的“笨”从不怀疑。
  
  虽然有点嫌弃,但林枣如此敬业,怎么说都是优点。
  
  孟淮安忽然想看看她背台词的样子:你可以来我这边背,早上去那栋别墅也方便。
  
  林枣不需要!
  
  她应付地开始困难:还是不要了吧,我怕分心。
  
  孟淮安:你背完之前我不会打扰你。
  
  林枣抗拒的是背完之后啊!
  
  这次,她寻找理由的时间变长了。
  
  孟淮安等了一分钟,看着她迟迟没有输入状态,他皱眉:你不想见我?
  
  林枣发送最后的顽强:不是,我怕被人发现,剧组都住一个酒店……
  
  这在孟淮安眼里都不是事:带上你表姐,就说回公寓。
  
  到了这个地步,林枣选择投降。
  
  去就去,她照样有办法不让孟淮安得逞。
  
  半小时后,秦露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孟淮安的别墅,陈宏英的已经够豪了,孟淮安位于山顶的这栋简直让人连做梦都梦不出来。
  
  韩律将表姐妹俩交给黎妈,他马上下班回公寓了——老板谈个恋爱,他真累!
  
  “你们吃过饭了吗?没吃我去做点。”黎妈笑容和蔼地说。
  
  林枣忙说:“吃过了,谢谢您。”
  
  年轻水嫩的女孩长得漂亮,又懂礼貌,黎妈真的很满意自家老板的眼光:“林小姐太客气了,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您与孟先生,您以后有什么事千万别跟我客气。对了,孟先生在二楼书房等您呢,您快去吧,我带秦小姐去她的卧室休息。”
  
  这就要分开她与表姐了?
  
  林枣还愣着,秦露反应快,神色自然地对林枣说:“那我先去房间,你见完孟先生再下来找我。”
  
  说完,她无奈地向黎妈解释:“小枣笨,每天都得我陪她对台词。”
  
  黎妈却觉得林枣工作认真,夸了林枣好几句。
  
  秦露要走了,转身前朝表妹眨了下眼睛。
  
  林枣佩服极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有了好借口,林枣镇定镇定,上楼去找孟淮安。
  
  她第一次来二楼,视线转了一圈,发现有间房门开着,林枣试探着走过去。
  
  果然是书房,宽敞奢华,比英剧中各种伯爵豪门家的书房不差什么。
  
  黑色大书桌前的座椅空着,林枣偏头,发现一身黑色西装的孟淮安坐在茶几旁的舒适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
  
  林枣抿唇,轻轻地敲了敲门。
  
  孟淮安抬头,看见她,他继续看书,淡淡说:“进来。”
  
  林枣就一步一步走到了他身边。
  
  孟淮安没理她,指着书桌的位置道:“我看完这几页就走,你去背你的台词。”
  
  林枣微微吃惊,他居然真的让她专心背台词?
  
  想到来时路上她脑补的那些,林枣有点脸热,看来孟淮安虽然好色,却也不是一无是处。
  
  “谢谢,不过我要跟我表姐对台词,还是去她房间背吧。”林枣尽量自然地说。
  
  孟淮安终于抬起头。
  
  男人俊脸威严,黑眸冰冷,只一眼,林枣就慌了,迅速低下头。
  
  孟淮安信她在微信里说的那些,但还没傻到现在也信林枣是真的要与秦露背台词。
  
  她是想躲他。
  
  笑话,人都来了,孟淮安才不会放她走。
  
  翻了一页书,孟淮安闲聊似的问:“你跟男主的台词?”
  
  林枣一当面撒谎就容易小结巴:“是,是啊。”
  
  孟淮安抬眸:“韩律给我讲过你这部剧的大概剧情,如果我没记错,男主跟我差不多的身份?”
  
  林枣不懂他的意思,但还是点点头。
  
  孟淮安便合上手里的书,用一种替她着想的语气说:“那我陪你对,更方便你代入。”
  
  林枣:……
  
  方便个p啊,剧里的男主对女主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孟淮安是什么样他自己心里真的没有点数吗?
  
  震惊、腹诽过后,林枣刚要拒绝,孟淮安却联系黎妈了,让黎妈将林枣的剧本送过来。
  
  林枣欲哭无泪。
  
  秦露爱莫能助,要怪只怪她低估了孟淮安的套路。
  
  三分钟后,孟淮安拿到了林枣的剧本。
  
  他翻了几页,问林枣今晚要背哪个部分。
  
  林枣指出来给他看。
  
  孟淮安就让黎妈复制那几页。
  
  黎妈走后,孟淮安将林枣的剧本还给她:“你先去背,需要我配合了叫我。”
  
  说完,他竟然开始研究他的那份剧本。
  
  男人的神色是那么严肃而专注,林枣不禁幻想,或许孟淮安真的只想帮她对台词?毕竟他先前是真的准备将书房让给她。而且,如果孟淮安急着占便宜,他大可以像在环宇套房时一样,直接将她抱到沙发上。
  
  “谢谢。”怀着对人性的美好信任,林枣去书桌旁背台词了。
  
  书房安静,针落可闻,没过多久,孟淮安就听到了小女人嗡嗡嗡念经似的声音。
  
  孟淮安当过学生,确实有些学生在“默背”时会嗡嗡出来。
  
  很招人烦。
  
  不过,看着小女人认真的侧脸,孟淮安渐渐适应了她的声音。
  
  林枣晚上八点半到的别墅,十点钟她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因为开机前她就背完了所有台词,现在只不过是巩固一下。
  
  但为了圆谎,她只好继续装出背诵的样子,至少要装到十一点。
  
  孟淮安看看腕表,不太耐烦了。
  
  他放下剧本,盯着林枣问:“还没好?”
  
  林枣不想好,不想跟他对台词。
  
  可孟淮安的眼神太让人难以违逆。
  
  这就是奔现与网聊的差别。
  
  “好,好了。”林枣乖乖站了起来。
  
  这段剧情要演曾经弃学的女主自考大学,男主知道她数学成绩较差,抽空帮她讲题。
  
  瞧瞧,剧本里的有钱人不但温柔体贴,还是个学霸,毕业那么多年还会解答高考数学题。
  
  “这个男主真厉害。”为了缓和严肃的气氛,林枣尝试先与孟淮安交流下剧情,“别说好几年了,去年暑假没过完,那些古诗词我就都忘了。”
  
  孟淮安冷笑:“那是你太笨。”
  
  林枣:……
  
  她不服气:“难道你还会解高考数学题?”
  
  孟淮安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般嗯了声。
  
  林枣不信,当场用手机搜了某省数学高考卷的最后一道大题让他答。
  
  孟淮安没有兴趣陪她玩这种幼稚游戏,但看着小女人挑衅的黑眼睛,他默默接过纸笔,坐到了椅子上。
  
  太久没做题,孟淮安用了十分钟才完成解答,龙飞凤舞地写下一个漂亮的数字。
  
  林枣一对答案,懵了。
  
  孟淮安抓住她手腕,轻轻一拉就将人抱到了怀里。
  
  林枣顿时忘了什么高考题。
  
  她脸颊通红,低头躲避男人危险的眼神,急着说:“该,该对台词了。”
  
  孟淮安抱着她肩膀,在她耳边问:“我厉害不厉害?”
  
  林枣点头,这个她真的服。
  
  孟淮安笑,掰过她红透的脸,幽幽地说了一句话。
  
  林枣:……
  
  她真的不想知道孟淮安还有什么比答题更厉害!
  
  她宁可他像前几次那样从始至终的一言不发,默默干活!
  
  作者有话要说:林小枣:别说话。
  
  孟老板:口勿你?
  
  林小枣:您想太多了!
  
  哈哈哈,谢谢小仙女们的地雷~
  
  囿点荏荇扔了1个地雷
  
  蓉儿扔了1个火箭炮
  
  忘忧扔了1个地雷
  
  saya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