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别打扰我赚钱 > 016

  得知真相,林枣感觉怪怪的,虽然不用拍吻.戏免除了一些尴尬,可孟淮安这种举动,既干涉了她的拍戏自由,也会让剧组误会两人之间有什么。
  
  华哥一直在观察她,见林枣脸色不太好看,他体贴地道:“你放心,这事只有我与韩律知道,副导演最多以为我在关照你,猜不到真相。”
  
  林枣好受了点,冷静片刻,她将她与孟淮安的三顿晚餐经历告诉了华哥。
  
  华哥看林枣的眼神终于多了点别的东西,在此之前,他只把林枣当一个运气好、有发展潜力的小新人罢了。
  
  这世上,能拒绝孟淮安的女人太少太少。
  
  而且,据华哥对孟淮安的了解,凡是他看上的东西,要么得到,要么毁掉。
  
  但,这是孟淮安处理环宇集团事务的风格,华哥多么消息灵通的一经纪人,都没听说过孟淮安与哪个女人有过纠缠,也许孟淮安比较怜香惜玉?
  
  “这么说,你们已经断干净了?”
  
  林枣点点头。
  
  华哥:“好,我清楚了,你身上基本没有问题,你家人方面……”
  
  提到家人,林枣神色微黯,低头说:“我外公外婆都很好,一直经营早餐店,很少与人争吵。我两岁的时候爸爸妈妈离婚了,我没见过我爸,也不知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我妈妈,我七岁的时候,她去世了。”
  
  华哥沉默几秒:“抱歉。”
  
  林枣抬头朝他笑笑:“没关系,早就过去了。”
  
  基本的都了解了,华哥亲自送表姐妹俩离开,就快过年了,林枣年后才开始正式进公司。
  
  与二人分开后,华哥想了想,给韩律打电话。
  
  韩律:“什么事?”
  
  华哥笑:“没事,就是告诉你一声,我们陈总准备捧林枣了。”
  
  韩律:……
  
  他差点忘了林枣是谁。
  
  扫眼董事长办公室里正在看文件的冷峻男人,韩律多问了一句:“你牵的线?”
  
  华哥:“不是,林枣表现不错,陈总欣赏她,亲自去谈的。再说了,你这么久都没联系我,也没什么指示,我还以为那位只是临时起意,早把林枣忘了,那我还费心关注一个小龙套做什么。今天陈总突然叫我带她,我才又想起来,怎么样,那位到底什么意思啊?”
  
  韩律淡淡道:“我不知道。”
  
  华哥一噎,这个韩律,还真是滴水不漏。
  
  “那我还需要特别关照她吗?”华哥确认问,“譬如她下部剧中的亲.密戏……”
  
  韩律:“随你。”
  
  华哥:“行,明白了,那你忙,我也有点事。”
  
  韩律挂了电话。
  
  孟淮安处理完文件,还要去赴一位老总的饭局。
  
  韩律开车时,往后看了几眼。
  
  孟淮安皱眉:“说。”
  
  韩律便说了。
  
  没办法,林枣是老板第一个感兴趣的女人,韩律得确定老板的态度,万一后面老板还要找林枣,那安排林枣拍亲密戏的锅……
  
  韩律不想背。
  
  听完韩律的叙述,孟淮安想到了林枣的好友圈。
  
  那天不欢而散,孟淮安并没有一怒之下删除林枣这个好友,一来这个举动太幼稚像高中男女生分手,而他早不是高中生了。二来孟淮安对林枣依然有感觉,他只是不满林枣的性格。
  
  譬如她吃相不够优雅,譬如她拒绝他的追求,譬如她退还了他的礼物。
  
  起初,孟淮安仍然怀疑林枣是心机女。
  
  孟淮安一直在等林枣主动联系他,可他一直都没等到,甚至连朋友圈都刷不出林枣的动态。
  
  就在某个晚上孟淮安忽然记起朋友圈有屏蔽功能然后怀疑林枣是不是屏蔽了他的时候,林枣终于更新了一条动态。那时距离两人的第三顿饭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林枣发了一条“领工资了,请表姐大吃一顿!”的动态,照片里是一桌串串,还有她老土的剪刀手摆拍。
  
  看着那桌串串,想到第一次晚餐林枣吃火锅吃得热火朝天,而她以前的动态几乎也都是吃吃吃,孟淮安终于承认,林枣是真的不贪他的钱不喜他的人,而非心机深。
  
  这个发现让孟淮安更加不满。
  
  不贪钱算是优点,可不喜他的人……
  
  孟淮安得多傻,才会因为林枣不贪钱的传统美德就忘了她也没看上他本人这件事?
  
  黑色幻影开上了跨江大桥。
  
  面朝粼粼水面,孟淮安冷声道:“最迟明晚,把她下部剧的资料发我。”
  
  韩律喉头一滚。
  
  幸好他问了,不然哪天老板在大荧幕上看见林枣与别人拍了亲密戏,肯定算他失职。
  
  虽然老板很难伺候,但最煎熬的阶段已经过去了,韩律暂时还没有跳槽的打算。
  
  到达目的地,韩律给华哥打了个电话。
  
  签了合同,秦露去外面跑了半天,天黑才回青年旅社,顺便买了两份外卖。
  
  林枣:“你做什么去了?”
  
  秦露得意地拿出一份合同与两把钥匙:“找房,今天先休息,明早咱们搬过去。”
  
  林枣:……
  
  不愧是单独在外打拼的表姐,动作就是快。
  
  出于对租金的好奇,林枣接过合同看。
  
  “这么贵!”看到那个五位数,林枣差点跳起来,龙套小区的租金才六百啊!
  
  秦露一边拆外卖袋子一边嫌弃:“拜托你好歹跟我混了五个月了,不要老是因为钱咋咋呼呼行不行?这里是s市中心地带,那边能比吗,而且这是高档公寓,就这个价格还是我费了半天吐沫才砍下来的。”
  
  林枣缩缩脖子:“换个便宜点的?”
  
  秦露掰着手指头跟她解释:“第一,所有步行十分钟能到宏英的小区或公寓租金都是这个价,第二,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安全**都很重要,郊区便宜,但容易出事。第三,你表姐我租了七八年破烂房,终于有出头的机会了,我要趁年轻好好享受一把高档公寓,这个理由行不行?”
  
  她都快化身河东狮了,林枣敢说不行吗?
  
  第二天,表姐妹俩提着大包小包去了公寓。
  
  光是站在公寓外面,林枣已经被公寓与龙套小区的巨大反差折服了,贵果然有贵的好啊!
  
  公寓高四十多层,两人住在三十六层。
  
  秦露打开门,让林枣先进。
  
  林枣往里面一望,一下子就被.干净温馨的客厅暖化了心!别说龙套小区的廉租房,就是外公外婆在小县城的那套老房子都不如这里漂亮。对表姐妹俩来说,这套一百多平的公寓便是童话故事里的城堡!
  
  “我喜欢这里!”扔了包包,林枣兴奋地冲了进去。
  
  公寓是精装修的,两室两厅的结构,两个人住又热闹又没有拥挤的问题。
  
  秦露一边陪林枣逛房间,一边提议可以添些小摆件。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搬了新家,表姐妹俩去超市买了食材回来。
  
  林枣想帮忙,秦露将她赶出厨房:“你是要当大明星的人,以后全身上下都得好好保养。”
  
  这个理由,林枣居然无法反驳。
  
  于是她愉快地跟外公外婆视频去了,举着手机四处走动,让二老欣赏她与表姐的新家。
  
  秦外婆与秦外公挤在一块儿盯着手机屏幕,秦外公只是欣慰地笑,秦外婆忍不住问:“你们俩不是在东市的影视基地吗,怎么跑到s市了?听说s市房价特别高,你们这房子租金不便宜吧,挣钱不容易,别瞎花钱!”
  
  林枣:……
  
  她好像有点明白表姐为什么老是拍她了。
  
  林枣赶紧把她签约宏英的好消息告诉了二老。
  
  老人家追着问了很多问题。
  
  林枣耐心地解释。
  
  秦露做好饭出来,看到表妹还在嗦嗦,她快步走过去,抓起手机对二老道:“后天我们就回家了,有话回去再聊,省点电话费吧,拜拜!”
  
  说完她就挂断了。
  
  林枣撇嘴:“视频又不花钱。”
  
  秦露头疼:“有时候真佩服你,跟他们能聊那么久,我说三分钟都烦。”
  
  林枣笑笑,跑过去给晚餐拍照,然后发朋友圈:“搬新家了,表姐第一次下厨,看着就好吃!”
  
  除了晚餐,林枣还上传了一张从阳台角度拍的江景照。
  
  孟淮安在s市有多处房产,他常住的有两套,一套是位于郊区的西山别墅,一套则是他在环宇大厦的套房。
  
  集团事情多的时候,孟淮安都会住在环宇大厦。
  
  用过晚餐,孟淮安坐在阳台的沙发上接电话,电话结束,孟淮安随手刷了下好友圈。
  
  他的好友不多,经常更新日常动态的几乎都被他屏蔽了,而在没屏蔽的好友当中,林枣的每条动态都十分显眼。
  
  从林枣这两张照片中,孟淮安充分感受到了她对新家的满意。
  
  看来她并非安于贫穷的人。
  
  讽刺过后,孟淮安刚要放下手机,他忽然皱眉。
  
  为什么林枣拍的江景他有些眼熟?
  
  孟淮安看向环宇大厦前面的那条江,其实隔得有些距离,但因为他的位置太高,整条江仿佛都在他的脚下。
  
  对比江对岸的建筑,孟淮安将林枣的照片发给韩律:“查拍照人的位置。”
  
  今晚孟淮安没有活动,韩律已经下班了,看到老板发他的照片,韩律下意识地走向电脑,可再看一眼,韩律皱皱眉,改成去了阳台。
  
  反复对比,韩律将他拍的照片发给孟淮安:“似乎跟我是一个公寓。”
  
  孟淮安:“什么公寓?”
  
  韩律:“花滨公寓,步行五分钟能到公司。”
  
  孟淮安什么都没说,只将带着“林家小枣”的整个动态截图发给了韩律。
  
  韩律:……
  
  一个小龙套搬到了他的小区,是说明小龙套生活改善了,还是他这个有钱人的随身助理待遇不够高?
  
  压下这个人生哲学问题,韩律开始替老板办事。
  
  站在阳台上,韩律拨打林枣的电话。
  
  林枣刚吃了几口菜,瞥见韩律的名字,她差点噎死。
  
  秦露瞥眼她的手机,也停了筷子。
  
  表姐妹俩一起盯着屏幕。
  
  “要不,不接了?”秦露并不是很诚心地建议。
  
  林枣咬唇,想到了华哥的话。
  
  分开之前,华哥让她放心,说韩律只打过那一个电话,后来再没有联系他。
  
  隔了三个月韩律突然又冒出来……
  
  林枣接听:“韩先生?”
  
  韩律:“林小姐,你在哪?”
  
  林枣警惕:“有什么事吗?”
  
  听出她的小心翼翼,韩律笑了:“没事,我回公寓时看见两个拎着菜的女的,其中一个有点像你,打电话问问。”
  
  林枣瞪大了眼睛,公寓,两个拎着菜的女的,难道……
  
  “什,什么公寓?”林枣努力掩饰。
  
  韩律:“花滨,真的是你们?”
  
  林枣求助地看向表姐。
  
  秦露摊手,表妹可以撒谎,但现在大家住在一个小区,肯定还有碰面的时候,与其那时尴尬,不如大方承认,反正韩律又不是孟淮安,看韩律在孟淮安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这两人应该不会交流彼此的生活。
  
  她朝表妹点头。
  
  林枣就乖乖承认了。
  
  韩律:“好巧,你们住几楼?有空我请你们吃饭。”
  
  林枣受宠若惊,韩律虽然看起来很绅士,但林枣忘不了韩律让她换鞋时突然发飙的冰冷样子。
  
  “36,你呢?”
  
  韩律没有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林枣疑惑地看向手机,什么意思?没电了?
  
  秦露扭头,对着自家门口说:“不会过来找咱们了吧?”
  
  林枣:“不能,咱们跟他又不熟。”
  
  真的不熟啊!连点头之交可能都算不上!
  
  然而她刚说完,那边就响起了敲门声。
  
  林枣彻底僵住。
  
  秦露好笑地去开门,这叫什么缘分?
  
  门口,韩律一身黑色西装,朝秦露微微一笑:“秦小姐,又见面了。”
  
  秦露请他进门,奇怪地问:“你住几层?过来的这么快。”
  
  韩律:“36。”
  
  林枣都想站起来了,听到这个数字再次僵化,他也住36,那岂不是就在对面?
  
  “林小姐,好久不见。”韩律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林枣干笑:“是啊,好久了,那个,你吃饭了吗?”
  
  韩律看向餐桌上的几道菜,摇摇头。
  
  林枣:……
  
  她该换个寒暄语的。
  
  秦露直接去厨房给韩律盛饭、拿筷子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来啦,这章也有200个红包哦,不过我还要攒力气码三更,今天的红包都等明早发哈!
  
  p.s.:韩律与表姐不是cp,他们都是枣的小可爱!
  
  孟老板:那我是什么?
  
  林小枣:你是冷冰冰的印钞机,专心赚钱,别来找我了!
  
  孟老板:我宁可当冷冰冰的剥枣机。
  
  哈哈哈,谢谢小仙女们的地雷~
  
  忘忧扔了1个地雷
  
  我就是苏格格呀v扔了1个地雷
  
  ocap扔了2个地雷
  
  李白太白扔了1个地雷
  
  meiko扔了1个地雷
  
  saya扔了12个地雷
  
  我有一只小毛驴扔了4个手榴弹
  
  风风的小宝贝扔了1个地雷
  
  24235871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