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别打扰我赚钱 > 014
韩律一直站在小洋楼门厅外的罗马柱旁。
  
  秋天到了,笼罩江南几乎一夏的阴云被风吹散,夜晚的天空高远明净,星光闪烁,偶尔会有飞机经过,一闪一闪,仿佛航行在星海中的一艘游艇。
  
  韩律盯着那艘“游艇”,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韩律扭头,看见林枣从门厅里走出来,神采飞扬,脚步欢快。
  
  韩律皱眉,傻姑娘这么高兴,就意味着里面的老板很不高兴。
  
  问题是,老板没让他送林枣。
  
  这边的别墅区与大都市的别墅区不是一个概念,而且无论在哪里,通向小区正门的路上,孤身一人的林枣都有可能遇到危险。
  
  就在韩律准备去里面看看的时候,已经跳下台阶的傻姑娘突然身形一顿。
  
  韩律探究地看着林枣。
  
  林枣忽然想起,她的礼物还没还。
  
  因为孟淮安放手放得很痛快,林枣对他的畏惧少了一些,转身又蹭蹭蹭地跑了回去。
  
  孟淮安还在餐桌旁坐着。
  
  他漠然地看着跑进来的女人。有那么一瞬间,孟淮安再次怀疑林枣其实是个欲擒故纵的心机女,她故意拒绝他的追求好试探她在他心中的份量,发现他真的毫不留恋,林枣又后悔了,于是她回来了,想要弥补。
  
  他抬眸,等着心机女开口。
  
  而在林枣眼里,孟淮安脸上只有一种表情,冷峻威严。
  
  因此她看不出孟淮安现在是什么心情。
  
  既然看不出,林枣也不多想,站在餐桌几步外,她赔笑说:“孟先生,你送我的裙子、鞋我只穿过一次,洗得干干净净收起来了,现在就在你的车里。我,我知道你用不上,但可以送给你们公司身材跟我相似的女员工,类似公司福利那种?都挺贵的,别浪费了。”
  
  孟淮安觉得,今晚她的话太多了。
  
  是真的想跟他撇清关系,还是打算用这种手段塑造她清纯干净的形象,努力彰显她的特别?
  
  贺锦年说,确实有这种女人,以为有钱人都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会被单纯善良的傻白甜吸引。
  
  孟淮安冷笑。
  
  这女人恐怕不知道,他最讨厌算计。
  
  “可以。”
  
  没再看林枣,孟淮安叫韩律进来,让他送林枣回酒店。
  
  韩律:“好。林小姐,请。”
  
  林枣惊呆了,居然这么顺利?
  
  到了车上,林枣忍不住跟韩律八卦:“你们老板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啊,都怪你那天吓唬我,不然上次我就说清楚了。”
  
  韩律对她只有同情。
  
  老板是什么身份?多少女人费心心思想接近老板都不成,这傻姑娘居然只想躲。
  
  送完林枣,韩律将三个礼袋放进后备箱,去别墅接孟淮安。
  
  如韩律所料,孟淮安果然要连夜回S市。
  
  四个小时后,黑色幻影开进了孟淮安位于S市的豪华别墅。
  
  韩律替他开门。
  
  孟淮安直接往里走。
  
  韩律低声问:“老板,那些礼物……”
  
  “扔了。”
  
  冰冷的两个字,不带任何私人感情,不愤怒,也不留恋。
  
  .
  
  解决了孟淮安这颗不定时炸.弹,林枣拍戏更投入了。
  
  拍摄到中途,也就是十二月初,林枣收到了第二笔片酬。
  
  她的片酬采用分期结算,签合同时付了三成定金,拍摄中期再付三成,等杀青前一周结算最后四成。
  
  收到手机银.行入帐提醒,虽然是税后大缩水的数额,林枣依然很开心。
  
  将秦露的分成转过去,林枣趴在床上畅想:“表姐,拍完这部咱们回家吧,看看舅舅舅妈外公外婆。”
  
  秦露刚要说话,发现林枣给她转了这次进账的一半,秦露一巴掌拍在林枣的翘.臀上:“你给我转这么多做什么?说好了咱们二八分。”
  
  林枣目光真诚地望着她:“没有表姐,我现在肯定在外公的早餐店帮忙了,这是咱们第一次赚大钱,我本来就该多分你。”
  
  吃水不忘挖井人?
  
  秦露并不领情:“等着吧,你名气肯定会一年比一年大,片酬也会一年比一年高,难道你每次都要给我一半?表妹我告诉你,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更何况咱们俩只是表的,以后其他方面怎么乱都行,分成这个必须专业严肃。”
  
  林枣眨眼睛,现在的表姐好凶。
  
  秦露说到做到,马上把林枣多给的转回来了。
  
  分完钱,秦露躺到林枣身边,叹了口气。
  
  林枣戳她胳膊:“好好的叹什么气?”
  
  秦露是真的烦:“我是混龙套的,靠着这么多年的人脉给你找钱多的龙套还算游刃有余,但其他稍微重要点的角色就难了,现在那么多影娱公司、经纪公司、影校高材生,人家不屑跟你抢龙套,遇到戏份多的角色,再小人家都要抢给自己的艺人,咱们连跟他们同台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林枣不懂:“你不是说电视剧一播出我就有知名度了,会有人主动找我拍戏?”
  
  秦露捞起她的小手放在肚子上捏:“那是理想状态,《水仙》什么时候能播还不一定,有的大IP拍完压了三四年都没能上映,万一你也遇到这种倒霉事怎么办?”
  
  这确实是个沉重的消息。
  
  林枣悻悻了会儿,马上又想通了:“那就继续演龙套,月入一万也很多了,哪天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混个女主当当。”
  
  秦露哼她:“你想的倒美,这次是歪打误撞,哪那么多便宜给你捡?再说了,你好歹也演过女主了,你不介意回去演龙套,我还介意给龙套当经纪人呢。”
  
  林枣头疼:“不能拍龙套,又没有女主拍,那你说该怎么办?”
  
  秦露沉默。
  
  如果表妹没有遇到《水仙》,秦露不介意继续带着表妹像以前那样一边混龙套,一边做白日梦等待机会,毕竟她只是临时兴起要当经纪人捧表妹的。但,当机会真的来了,秦露才发现她根本没有匹配这个机会的能力。
  
  表妹有拍戏的能力,是她这个经纪人太low,low到只有表妹觉得她很厉害,在其他专业经纪人眼中,她秦露就是个笑话。
  
  大剧小剧的重要角色早已内定,现在表妹好歹也是拍过小制作女一号的人了,难道她要带着表妹去试镜一些排不上号的小小女配?按照一个新人演员的正常发展计划,她接的角色份量或前途至少应该与上部戏平级,而不是越来越次。
  
  所以,秦露烦的是她自己,烦她无法为表妹抢到下一个女主或重要女配。
  
  林枣撑起胳膊,看到表姐紧紧皱着眉头。
  
  林枣无法理解表姐怎么就烦成了这样。
  
  她将银行卡余额的页面举到秦露面前,语气轻松地说:“这部戏的片酬相当于咱们演一年的龙套,大不了咱们用一年的时间找机会碰运气,如果《水仙》明年能上,机会就更多了。表姐,你想点开心的,真必须重演龙套的时候你再发愁也行啊。”
  
  秦露看着有些晒黑的表妹,莫名想到了孟淮安。
  
  她开玩笑:“你要是答应了孟淮安的追求,我什么时候都不用愁。”
  
  林枣……
  
  她还是去背剧本吧。
  
  .
  
  十二月底,《水仙》拍摄进入了尾期。
  
  《水仙》的出品公司宏英影视则召开了高层会议,做年度项目总结,制定来年项目计划。
  
  宏英影视的老板叫陈宏英,今年四十六岁,女。
  
  陈宏英是正经影校毕业生,年轻时当过演员,还曾演过一次女主,只不过那部电视剧没有激起多少浪花,之后陈宏英认识给了一位富商,两人迅速结婚生子,陈宏英就此息影。婚后陈宏英并没有完全离开娱乐圈,富商喜欢投资影视项目,有赔有赚,陈宏英出于爱好亲自参与了很多项目,也曾提议开家影视公司。
  
  富商不同意,他觉得陈宏英根本不是那块儿料。
  
  为了家庭和谐,陈宏英默默压下了自己创业的念头。
  
  后来,陈宏英发现富商养了个小三连儿子都能打酱油了,陈宏英立即跟富商撕破脸,分了富商一半家产出来自己创业了。
  
  今年公司与网络视频公司合作,成功播了两部网络剧,一部保本,一部赚了。
  
  “陈总,要不咱们今年多拍几部?”有人提议说,这是尝到甜头了。
  
  陈宏英很理智:“项目在精不在多,按照原计划,每年只拍两部剧。”
  
  接下来,制片部的高总上台展示公司明年待播的两部剧的进展情况。
  
  这两部剧分别是已经定了档期的网剧《狐仙》以及尚在拍摄的抗战片《水仙》。
  
  《狐仙》年中已经重点研究过了,这次主要评估《水仙》。
  
  高总插.入u盘,播放一段尚未后期处理的《水仙》片段。
  
  片段中的水仙匆匆跑到船上,撑篙往湖中划动,后面两个色眯眯的鬼子跳到一条渔船上,拿枪威胁渔夫去追水仙。两艘船越来越近,一个鬼子先跳到了水仙的船上,船头的姑娘双手紧紧攥着竹篙,水灵灵的眼睛盯着鬼子,高度戒备却不慌乱。
  
  利用鬼子的轻视,水仙靠灵巧的身姿与对小船的熟悉成功将鬼子晃到了湖中。
  
  一直看戏的第二个鬼子怒了,对着水仙的大腿来了一枪。
  
  水仙敏捷避开,丢开竹篙跳进水中。
  
  第二个鬼子对着水里一片扫射,没射到人,他先去救湖里的同党。船的另一头,水仙悄悄从湖里冒出脑袋,朝渔夫比划个嘘的手势,水仙悄悄爬上船。船上的鬼子看不见她,水中的鬼子发现时却晚了,水仙一脚将第二个鬼子踹进水里,然后捡起他放在旁边的枪,对着两个鬼子就是砰砰两声。
  
  打完枪的水仙气喘吁吁地站在船头,一身狼狈,坚定的脸上却满是英气。
  
  画面定格在这一幕,陈宏英点点头:“邓导眼光够狠,这个林枣很让人惊喜。”
  
  怪不得会被金.主看上。
  
  金主身份神秘,代为传话的朋友不好向她透露,陈宏英也不敢兴趣,因为她本就不允许自己公司的剧组出现那种事情,至于演员们离开剧组后会不会投奔金主,那与她无关。
  
  “如果整部电视剧都能保持这种水平,电视台那边应该很好卖。”高总信心十足地说。
  
  陈宏英点头:“你盯着点,必要时增加投资。”
  
  年末总结结束,接下来该挑选明年启动的ip项目了。
  
  近年古装剧不行,悬疑探案、仙侠爱情、都市生活、青春偶像剧都比较热,相关知名ip的售价也水涨船高。
  
  陈宏英有钱,但她从来不去抢那些大热ip,而是挑了些名气不显但内容并没有逊色很多的小ip。
  
  一番讨论后,众人一致决定明年拍一部青春偶像剧,一部轻松风格的励志电影。
  
  青春偶像剧一半校园一半行业,讲的是一位年轻的集团继承人因为爷爷辈的娃娃亲不得不去穷乡僻壤接村花未婚妻回大都市的浪漫故事,经典的灰姑娘套路。因为身份、教育的差异,男女主交往过程中笑料不断,又足够甜暖。
  
  因为这部青春剧要冲星,是重点项目,高总挑了几个这两年刚刚冒头的新人男女演员,既有一定的粉丝基础,又不会索要天价片酬。高总早看出来了,他们陈总无论挑选ip还是演员,都喜欢物美价廉的。
  
  陈宏英看着大屏幕上青春剧的故事简介,忽然笑了:“这个让林枣演女主。”
  
  林枣的简历她看过,无论学历还是性格,都与村花女主有相似之处,清新亮眼的美貌+自然灵动的演技+接近本色出演,不选林枣选谁?
  
  而且,陈宏英还有个计划。
  .
  
  《水仙》原计划拍摄三个月,但因为邓导要求高,新人演员们的发挥也不稳定,进度稍微慢了点,经过邓导与制片人沟通,成功争取了一星期。
  
  一星期比较充裕了。
  
  林枣参与的最后一段剧情,讲的是水仙与男主得知鬼子要去袭击小镇,为了替镇上的人们争取撤离时间,水仙一行人要在对岸拦截鬼子。男人们负责最危险的陆地战,水仙藏在水草中,带着一船伪装成酒的炸.药。很快,陆战的男人们都牺牲了,作为最后防线的水仙唱着曲儿靠近鬼子的大船,点燃炸.药,在漫天的火海里与鬼子同归于尽。
  
  男女主在江边分开之前,有一段缠.绵的吻戏。
  
  看着冯超与替身演员吻得难舍难分,林枣脸红红的,假装欣赏远处的风景。
  
  秦露站在她身边,越想越觉得奇怪。就这穷比剧组,为什么连比较危险的动作戏都让表妹自己上,明明可以表妹亲自出演的拥抱戏或吻戏却必须请替身?
  
  秦露有点怀疑这事背后有孟淮安的影子。
  
  但替身第一次出现时,孟淮安已经被表妹气跑了,三个月过去,孟淮安再也没有露面,而且,孟淮安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心甘情愿在背后默默守护表妹的做好事不留名的人。
  
  难道宏英高层有人看上表妹了?
  
  秦露找副导演打听,副导演笑哈哈地说他们陈总是女人,最反感潜规则。
  
  但这无法解释剧组只给表妹找亲密戏替身的安排。
  
  算了,如果真有猫腻,那猫早晚会跑出来。
  
  一月初,《水仙》正式杀青。
  
  林枣去吃杀青宴之前,收到制片人高总的电话,请她明天去S市商议下一部合作。
  
  林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一部合作?电视剧吗?”
  
  正在化妆的秦露听到这话,丢了口红冲过来,抱住林枣偷听。
  
  高总:“是的,具体的咱们面谈。”
  
  林枣:“好的好的,明天见!”
  
  电话结束,姐妹俩激动地抱在了一起。
  
  当晚的杀青宴上,冯超等人都因为下部戏还没着落而强颜欢笑,林枣却根本忍不住笑意。
  
  “你低调点。”秦露专门跑到主演这桌,悄悄提醒林枣。
  
  林枣这才收敛。
  
  秦露走后,方玫忽然羡慕地问:“林枣你这么高兴,是不是新戏又要开拍了?”
  
  林枣特别实在:“没有,还没签合同呢。”
  
  方玫目光微变:“没签合同?这么说已经在谈了?电视剧?也是女一号?”
  
  林枣愣住,高总只是说要跟她谈合作,到底什么合作她也不清楚啊。
  
  唐秀云误会林枣不想说,帮忙转移话题:“这都要保密的,你就别问了,来来来,咱们喝酒!”
  
  林枣马上就被唐秀云拐跑了心思。
  
  方玫盯着林枣微红的漂亮脸蛋,先是嫉恨,跟着又飞快冷笑了下,转瞬即逝。
  
  林枣有脸有胸有邓导的人脉,估计会红,方玫比不过她,但她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林枣一帆风顺。
  
  想到三个月前她拍到的那段小视频,林枣单独上了一辆与她身份不配的豪车,方玫攥紧了手机。
  
  等着吧,她会一直留着这张王牌,等林枣有红的兆头了,她再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