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别打扰我赚钱 > 009
林枣不敢玩孟淮安的手机,但想到韩律给她科普的“与孟先生相处须知”,林枣更不敢拒绝他。
  
  她接圣旨般双手接过了那部黑色手机。
  
  手机已经解锁了,首页是几个孟淮安常用的软件,林枣只认得微信的绿色框框,其他的她不认识也不敢点。
  
  划到其他页面,林枣仔细甄选之后,点开了“天气”。
  
  今天多云转阴,明天阵雨,最高气温会骤降七八度。
  
  秋分已过,天渐渐转凉,林枣随手搜索老家的城市。
  
  结果很快显示出来,还好,老家最近都晴朗温暖,不用担心外公外婆受天气变化影响。
  
  突然,手机震动,屏幕跳出一个电话,显示“老爷子”。
  
  林枣刚要看向孟淮安,身边的男人已经夺走了手机。
  
  林枣搓搓手,假装欣赏窗外的风景,但耳朵却听到了一些声音。
  
  “你现在在哪儿?”
  
  “东市,刚开完会。”
  
  “赶紧订机票,你陈伯伯与小严来看我了,你早点过来一起吃顿饭。”
  
  “明晚到。”
  
  “嗯嗯,挂了吧。”
  
  通话结束,孟淮安看向手机,屏幕停留在天气预报的界面。
  
  孟淮安没有细看,将手机放在一旁,继续工作。
  
  林枣暗暗窃喜,孟淮安明天走,那么只要她撑过今晚,未来至少一段时间内都是安全的。
  
  心情一好,林枣忽然发觉他们又回到通往影视基地的高速路上了。
  
  还要去铭品吗?
  
  二十多分钟后,黑色幻影开进一片别墅区,最后停在了一栋两层小洋楼前。
  
  林枣瞪大了眼睛,孟淮安在这边还有别墅?
  
  韩律绕过来,帮她拉开车门。
  
  林枣提着轻纱裙摆下了车,脚底下踩着两根细细的高跟,她下意识地扶住了车门。
  
  孟淮安扫眼她手,问:“晕车?”
  
  林枣苦笑:“以前没穿过细高跟,不熟练。”
  
  孟淮安看向韩律。
  
  韩律低头道歉:“是我考虑不周,这就打电话让人送新鞋过来。”
  
  孟淮安没说什么,走到林枣身边,曲起左臂示意她挽。
  
  林枣差点脱口而出的“不用了不用了”,在对上孟淮安冷峻的侧脸时及时咽了回去。
  
  她乖乖地挽住男人的胳膊。
  
  有人帮忙支撑身体重量,林枣走得还算顺利,只是到了门厅的台阶前,孟淮安忽然抽回手臂,改成左手从后面环住她腰,右手扶着她胳膊。从后面看,林枣整个人都被高大的男人拥进了怀中。
  
  林枣紧张地忘了该怎么走路,不知道是不是裙子太过柔软,她甚至能感受到孟淮安手臂上的结实肌肉。
  
  孟淮安看着她慌乱扇动的睫毛,低声问:“怎么不走?”
  
  如被他拧动发条,林枣马上就往前跨了一步,一步两步,是被魔鬼挟持的步伐。
  
  孟淮安扶着她,视线慢慢从她发红的脸挪到了她的右肩上。
  
  细细的吊带仅宽一厘米,小女人的整片肩膀几乎都露在外面,蕾丝花边遮掩了肩膀以下的风光,却挡不住她右肩上的一点朱砂痣。其实并不算痣,因为那小小的一片红色肌肤似乎与周围的雪肤一样平坦,更像有人故意在她身上盖了一点无名印章。
  
  孟淮安盯着那点红色,脑海里是那天林枣饰演的小歌姬被董卓推倒在地的画面。
  
  美艳又柔弱的女人趴在地上,乌黑的长发下一张白皙小脸惊慌失措,香肩半露妖娆而不自知。
  
  孟淮安眸色加深,搭在林枣腰间的手臂慢慢收紧。
  
  林枣小腰猛地缩了下,她腰这里最怕痒、最怕人碰。
  
  孟淮安察觉到了手下肌肤的敏感,这让他更想。
  
  “冷?”孟淮安在她头顶问,继续抱紧她。
  
  林枣心砰砰跳,什么情况,是他真的在耍流氓,还是她误会了?
  
  眼珠乱转,林枣只能顺着孟淮安的话胡言乱语:“是啊,最近降温了。”
  
  为了证明她是真的冷,林枣故意仰头打了个喷嚏。
  
  没等她喷嚏结束抬起头,腰间的手臂突然消失,余光里,孟淮安已经避到了两步之外的台阶上。
  
  林枣想起来了,他有轻微洁癖。
  
  洁癖到她打喷嚏都不行?
  
  林枣有点怕孟淮安不高兴,但俗话说的好,屁能忍喷嚏难憋,孟淮安不至于因此发火吧?
  
  男人不扶她,林枣更自在,晃晃悠悠地爬完了全部台阶。
  
  “孟先生,林小姐。”一个四十多岁的制服女人站在门前,恭敬地朝两人打招呼。
  
  孟淮安面无表情地吩咐她:“半小时后用餐。”
  
  制服女人点点头,面带微笑去了厨房。
  
  孟淮安扫视一圈,指着洗手间的方向对林枣说:“去洗脸。”
  
  林枣在心里骂他假干净,然后乖乖地照做。
  
  等她洗干净出来,看见孟淮安坐在沙发上,除了他,客厅再没有旁人。
  
  林枣慢慢走了过去。
  
  十九岁的小女人,穿着长长的白色礼服,一扭一扭姿态笨拙地走过来,让孟淮安想到了海边刚用声音交换双腿的小美人鱼。
  
  孟淮安点点身边的沙发:“坐。”
  
  林枣强颜欢笑:“谢谢。”
  
  她与孟淮安隔了一人位坐下,身体陷进沙发,双腿得到解放,林枣享受地呼了口气。
  
  孟淮安扫眼她形状漂亮的小脚,视线重新回到林枣脸上:“多大了?”
  
  林枣瞄眼他一手搭在沙发靠背一手搭在膝盖上的大老板身姿,乖乖回答:“十九。”
  
  孟淮安看她的肩,漫不经心:“怎么没考大学?”
  
  林枣捏手指:“分数太低,考不上。”
  
  孟淮安看她的胸:“为什么想拍戏?”
  
  林枣难为情地笑:“我表姐说拍戏赚钱多。”
  
  孟淮安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视线上移,就看到了小女孩那抹可以称得上憨厚的笑。
  
  孟淮安:……
  
  她成年了,他不是禽.兽。
  
  又有电话,孟淮安有些烦躁地抓起手机,去落地窗边接听。
  
  林枣如释重负,趁机揉了揉酸痛的脚。
  
  孟淮安这通电话打了很久,久到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孟淮安放下手机,指着餐桌示意林枣走过去。
  
  两人面对面做好,李姐开始上菜。
  
  是西餐。
  
  林枣不爱吃西餐,但她不敢说,上什么她就乖乖吃什么。
  
  她安静吃饭的样子再次点燃了孟淮安的兴趣。
  
  “喜欢这里吗?”孟淮安开口,等林枣看过来,他指了指这栋房子。
  
  林枣左右看看,非常给面子地点点头:“喜欢。”
  
  喜欢什么啊,又不是她的房子,再说这里的装修也不是她欣赏的风格,有种老气的浮华。
  
  但她不知道,这是韩律只用一天半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折腾出来的效果,确保里面每样用具都是本市能买到的最好的品质,好到有人入住都不需要除甲醛。
  
  孟淮安很满意:“送你了。”
  
  林枣:……
  
  盯着孟淮安冷峻的脸,林枣结巴了:“送送送我?”
  
  孟淮安漠然地看着她:“不想要?”
  
  他希望她像上次收项链时乖乖接受,而非明明惊喜却假装受宠若惊,推来推去。
  
  林枣被男人阴沉的眼神吓到了。
  
  这是个不喜欢被人拒绝的男人啊。
  
  林枣决定采取迂回战术。
  
  她先朝孟淮安笑了笑,稍微融化了男人眼中的冰霜,林枣才遗憾地说:“我是很想住进来,只是我刚刚接了一部戏,接下来三个多月都会跟着剧组其他演员一起住酒店。”
  
  孟淮安有些意外:“什么戏?”
  
  抢到《水仙》女主演的角色大概是枣这十九年里遇到的最大喜事了,所以提到这个林枣就忍不住笑,桃花眼亮晶晶地看着孟淮安:“是一部抗战片,演董卓的孙老师帮我介绍的,今天下午才签的合同。”
  
  抗战片……
  
  孟淮安很久没看过抗战片了,上次有人在他面前提抗战片,好像是老爷子大骂什么手撕鬼子。
  
  一部会让一个新人龙套担当女主演的抗战片……
  
  孟淮安低头切牛排:“片酬多少?”
  
  林枣已经无法掩饰声音里的笑意了:“不多,才二十五万,表姐说大明星拍一集都比我多十倍。”
  
  孟淮安默默地吃牛排。
  
  这女人是真的傻,还是这只是她欲擒故纵的把戏,故意透露她现在的角色不好,暗示他帮忙?
  
  拿起酒瓶,孟淮安往林枣的高脚杯中倒酒:“抗战片没前途,你真想演戏,我让人给你找个合适的女一号。”
  
  她好不容易才抢到的角色,孟淮安居然让她推掉?
  
  林枣一着急,顿时忘了孟淮安那些臭毛病:“不用不用,我都跟剧组签合同了,而且我没有文凭没有经验,能演这个还是邓导关照我,你千万别去……”
  
  说到一半,看见孟淮安不悦皱起的凌厉长眉,林枣及时闭了嘴。
  
  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林枣低下头,眼泪掉了下来。
  
  孟淮安到底想干什么?
  
  说他贪图她的美色,孟淮安也没有像电视里演的色鬼那样见面就动手动脚,相反,他对她各种嫌弃,嫌弃她吃火锅,嫌弃她穿的便宜,嫌弃她打喷嚏,现在居然还嫌弃她接的电视剧没前途,为什么林枣越想越觉得孟淮安是往她这个底层小人物身上找优越感来了?
  
  “送她回去。”
  
  眼泪吧嗒吧嗒掉,林枣忽然听见孟淮安说话。
  
  送谁回去?
  
  林枣疑惑地抬起头。
  
  她眼圈红红的,眼里还挂着泪水,孟淮安越发心烦,起身朝楼梯走去。
  
  没多久,韩律打手般出现,客气地请林枣随他离开。
  
  林枣眨眨眼睛,望着孟淮安已经上了二楼的身影,心花怒放!
  
  终于可以走了!
  
  刚要笑,瞥见孟淮安似乎要转身,林枣忙低头,顺便抹了把眼泪。
  
  此刻的她,又好像有些可怜。
  
  孟淮安抿唇,沉着脸去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