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别打扰我赚钱 > 004
龙套小区,韩律绅士地替林枣拉开了右后侧的车门。
  
  林枣先看到了对面的那双大长腿。
  
  男人穿着黑得发亮的皮鞋,脚真长。
  
  林枣低头坐了进去。
  
  韩律关上车门。
  
  林枣巴巴地看着外面的表姐,直到表姐坐在了副驾驶位上,林枣才放下心来。
  
  秦露比林枣更紧张。
  
  林枣傻,根本不知道被孟淮安邀请共进晚餐的意义,满脑都是表姐千万别丢下她跟陌生人去吃饭。但秦露知道,越是知道就越紧张越兴奋,就像期待已久的幸运之神终于降临了,她既盼望神快点赐予她幸运,又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触怒了神,神又弃她而去。
  
  因此,从未坐过豪车的秦露虽然对这辆传说中的劳斯莱斯幻影充满了好奇,却不敢暴露自己土包D丝的一面,努力保持着她自以为存在的大方得体形象。
  
  后座,宽大的前排座椅完全挡住了表姐,林枣无法与表姐有任何互动,注意力就移到了眼前的汽车内饰上。
  
  她最先注意到旁边的车门,别的出租车就是一扇光秃秃的门,眼前的车门内侧居然有两排放东西的皮质小格子,四条钻石项链正明晃晃地摆在那里。
  
  钻石项链非常得漂亮,一看就很贵。
  
  林枣突然有点慌,孟淮安把项链放在这里,不怕她偷吗?
  
  林枣肯定不会偷的,她也不想让项链的主人因为她的某个动作产生她可能在偷东西的误会,于是林枣挪挪屁.股,一直往左挪到不能挪了,这才停下,然后目视前方,再也不往车门那里看。
  
  “送你的。”
  
  耳边突然响起男人冰冷的声音,林枣吓了一跳,一扭头,就对上了一张冷峻威严的脸庞。
  
  上午林枣在片场见过孟淮安,当时离得远,现在近在咫尺,林枣才发现这个男人长得太可怕了。不是说孟淮安丑得吓人,其实他非常帅非常帅,但孟淮安太冷太冷,尤其是那双沉沉盯着她的眼睛……
  
  林枣没敢看第二眼,一边本能地低头一边飞快地挪回了座椅中间。
  
  现在的她,有点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发现家里来了一位长得很凶的叔叔,吓得僵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长长的睫毛局促地乱扇,然而不敢看左边,也不敢看右边。
  
  她穿着白色的蕾丝连衣裙,因为低着头,几缕长发垂到了脸侧,一张白皙莹润的小脸写满了被迫的乖巧。孟淮安注意到,她的头发非常细,想必摸起来会很软。
  
  目光扫过她修长的天鹅颈,孟淮安突然朝她倾身。
  
  林枣吓得不敢呼吸。
  
  副驾驶位上,早在孟淮安开口时秦露就偷偷留意后面了,瞥见孟淮安的动作,秦露心中一紧,前面两个大活人呢,难道孟淮安就要对小表妹用强了吗?
  
  秦露急得额头都在冒汗。
  
  可她什么也不敢做。
  
  后排,林枣紧紧贴着椅背,大气不敢出,眼睁睁看着孟淮安从四条项链中取了一条。
  
  跟着,孟淮安将项链套在了她脖子上。
  
  林枣:……
  
  真的是送她的?
  
  可他为什么要送她?
  
  她抓住胸前的吊坠,小声对头顶似乎在对项链卡扣的男人说:“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前排的秦露:……原来是送礼物。
  
  孟淮安第一次给女人戴项链,操作不太熟练,但闻着年轻女孩淡淡的洗发水香,孟淮安发现这件事很令他享受。
  
  “这是见面礼。”将她柔软的细发整理到项链外,孟淮安不容拒绝地说。
  
  林枣咬了咬嘴唇。
  
  表姐总说她傻,可她还没有傻到什么都不懂的地步。
  
  这两个月表姐跟她讲了很多女演员的八卦,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就是陪.睡上位。
  
  表姐有时候很鄙夷那些女演员,有时候又说这种行为也正常,大家各取所需,男人得了美色,女人得了机会。表姐还说,如果她长得美,遇到这种机会她可能也会接受,否则失去一次上升的机会没什么,就怕得罪了金主,以后再也接不到戏了。
  
  林枣不想陪.睡,但她想接戏。
  
  林枣的最低目标是赚够在老家县城买一栋房子的钱,连买带装修大概需要五十万吧。
  
  如果现在林枣已经有了五十万,她会将项链甩到孟淮安脸上马上下车,可她没有,所以,林枣暂且不能得罪孟淮安。
  
  捏捏手中的钻石吊坠,林枣决定随机应变,除非孟淮安真要强迫她,她再拼死反抗。
  
  “谢谢。”林枣小声说。
  
  孟淮安看着她乖乖的样子,非常满意。
  
  他喜欢安静,如果她明明喜欢项链却矫揉造作地拒绝,会很不可爱。
  
  黑色幻影平稳地在马路上行驶,林枣低着头,看自己搭在膝盖上的手。
  
  原来表姐说的是真的,有钱男人都喜欢泡女人。
  
  这个孟淮安那么有钱,肯定是个老手了。
  
  他与电视剧中演的那些好色坏人比,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脸。
  
  .
  
  铭品是南方影视基地一带专门为招待名流豪贵而设计的高档餐厅,中式园林建筑风格,私密性极强,据说里面所有从业者都签订了极其严格的保密合同,如果有工作人员胆敢将他在铭品看到的名人隐私泄露出去,只要被发现,便会面临高额违约金。
  
  铭品采取会员制,银卡会员必须提前二十四小时预约才能进入餐厅,金卡会员没有预约限制。
  
  据秦露所知,何晶晶这个当红流量小花持的是银卡,张导大概是金卡。
  
  傍晚六点,黑色幻影缓缓停在了铭品那毫不起眼的大门前。
  
  迎宾小哥走过来,秦露看见韩律从卡包里抽.出一张黑卡。
  
  秦露:……黑卡对应什么级别的服务?
  
  迎宾小哥看见黑卡,接都没接,直接安排一辆小车在前面给贵宾带路。
  
  几分钟后,幻影停在了一座单独的古风小院前,周围绿荫成片,绝没有撞见其他客人的可能。
  
  秦露:长见识了!
  
  韩律先下车,替后座的两人开门。
  
  林枣下了车,先看向秦露。
  
  秦露见孟淮安已经往院子里走了,她才悄悄凑过来,一边挽着林枣慢步跟上一边说悄悄话:“表妹别怕,孟淮安从来没出过绯闻,出席各种酒会时也从来不带女伴,记者还拍到有个女明星主动给他敬酒,他直接拒绝了,特别不给对方面子。圈里人都说他不近女色,我看八成是真的。”
  
  林枣扫眼前面男人高大的背影,不太信:“那他请我吃饭做什么?还送我这么贵重的见面礼?”
  
  秦露早瞧见她胸口的钻石项链了,羡慕的不行。
  
  换成她,她巴不得孟淮安对她别有居心呢,就表妹傻。
  
  “可能真的欣赏你的表演吧。”秦露心虚地安慰说。
  
  林枣:……
  
  “秦小姐,稍后林小姐陪孟先生用餐,我们在前面随便吃点,可以吗?”韩律突然走过来,笑着对秦露道,“我想了解下林小姐今后的发展计划。”
  
  秦露眼睛一亮,只是……
  
  她担忧地看向林枣。
  
  林枣觉得,如果孟淮安一定要强迫她,表姐在不在都没有区别。
  
  她朝秦露点点头。
  
  看着小表妹虽然不安却勇敢的脸蛋,秦露心情复杂,这孩子估计很快就真的长大了吧。
  
  三分钟后,林枣与孟淮安面对面地坐在了临窗的餐桌旁。
  
  窗外是一座小花园,夕阳的余晖从墙头洒落,花园静谧又温馨。
  
  孟淮安似乎在看她这边,林枣不敢正视,就假装好奇地打量花园。
  
  侍者捧着菜单走了过来,一人面前摆了一份。
  
  “喜欢什么点什么。”孟淮安盯着林枣说。
  
  林枣翻开菜单。
  
  菜单图文并茂,不知道图片是不是处理过的,林枣翻了几页,每道菜都强烈地刺激着她的口水。
  
  忍着吞咽的冲动,林枣翻啊翻,突然看到一张火锅图。
  
  漂满辣椒的锅底,一下子点燃了林枣的智慧之火!
  
  孟淮安一看就是非常讲究的上流人士,如果她吃的满头大汗满嘴是油,孟淮安还下得了手吗?
  
  不管能不能成功,试试总是好的。
  
  小手按着菜单,林枣轻咬嘴唇,欲语还休地抬起头,水漉漉的桃花眼充满渴望地看向孟淮安。
  
  孟淮安小腹一紧。
  
  耳边好像响起了她那声软绵撩人的“相国”。
  
  目光扫过让她露出这种小妖精模样的图片,孟淮安确定问:“想吃火锅?”
  
  林枣点了点头。
  
  孟淮安:“那就点吧。”
  
  林枣窃喜。
  
  侍者似乎一点都不诧异两位黑卡贵宾的选择,及时拿出随身携带的两台ipad,点开火锅一栏,请贵宾们选配菜。
  
  Ipad点单虽然便捷,但少了一点格调,在铭品,只有点了火锅才用得上。
  
  为了继续降低孟淮安对她的胃口,林枣毫不客气地点了一大堆她爱吃的,边点边念出声。
  
  孟淮安在听到“鸭血”时皱了下眉。
  
  侍者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贵宾,注意到孟淮安的微表情,他轻声提醒林枣:“不好意思,今天鸭血断货了。”
  
  林枣失望地“啊”了声,她超级爱吃鸭血,每次吃火锅都要点。
  
  好在还有其他好吃的。
  
  孟淮安只默默地看着。
  
  林枣终于点完了,孟淮安示意侍者去准备,他没有再添菜。
  
  林枣隐约猜到他可能不爱吃火锅了。
  
  这样更好。
  
  双肘搭在桌子上,林枣又生一计,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她最讨厌跟表姐吃饭时表姐只玩手机不理她了,现在她也这样,孟淮安肯定不高兴。
  
  随手点开微博,林枣得意地想。
  
  餐桌对面,孟淮安看着小女人微微翘起的唇角,突然说:“加个微信吧。”
  
  观察到这里,孟淮安已经确定他会与林枣保持一段较长的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