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龙象帝尊 > 第五百二十章 火

第五百二十章 火

    “周元霸复活了,他正在猎杀所有他知道的暗桩,也包括那些脱离巨鼎宗的人,我被他找到打成重伤!”
  
      崔三娘这话一出,把一旁正喝着热茶等着看热闹的云飞都给吓到了,后者噗得一口热茶喷出,几乎要把眼珠子瞪出来,道:“周元霸复活?他都被大师兄烧成一地的渣子了,他怎么复活?等等,那个家伙不会也会万兽复生吧?”
  
      一想起方痕告诉自己的寒山烈的事情,云飞就一阵头皮发麻。
  
      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比你杀死了一个敌人之后,扭脸对方又在别的地方复活还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呢?
  
      估计也就只剩下对方在你面前直接复活了吧?
  
      崔三娘听到云飞的话却是摇头,道:“并不是万兽复生,之前收到方先生的消息,我也调查过关于万兽复生的事情,并没有发现类似的情况,而且周元霸的情况也确实不像万兽复生!甚至一开始我以为他是被人炼制成了尸傀,但后来发现他是有意识并且有记忆的,这才知道对方并非是尸傀,不过他似乎并不记得自己带人攻打青山宗的事情!”
  
      崔三娘当下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出来。
  
      因为接了方痕的任务,所以崔三娘为了安全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给安排到了另一个地方,其实她一开始是想将丈夫和儿子安排到青山镇的,但因为种种原因而耽误了。
  
      只是没想到她谨慎的作法救了自己丈夫和儿子一命,三日之前周元霸突然杀到了她居住的家里举刀就杀。
  
      按崔三娘所说,周元霸的实力起伏相当大,时而通灵境,时而道台境,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崔三娘才能借助一直布置在家中的陷阱机关逃过对方的击杀。
  
      在受伤逃走之后的崔三娘就想到立刻寻找城中其他暗桩将消息传给方痕,哪知道她赶去第一个暗桩的时候对方已经死了。
  
      崔三娘意识到情况不对,于是立刻前往其他几处暗桩,结果都是晚到一步,只有最后一处赶到时刚好看到周元霸离开,这才确定了猎杀暗桩的是周元霸。
  
      而也就是那个时候崔三娘犯了一个关心则乱的错误,她没有第一时间前往青山宗报信,而是想前往丈夫与儿子之处让他们和自己一起逃,只要到了青山镇想来也就安全了。
  
      但她被人跟踪了。
  
      还好在她快要到达丈夫和儿子隐居之处时发现了跟踪者,与对方一番大战之后,她浴血突围总算是没有把丈夫和儿子的位置给暴露,然后她就一路急赶的前往青山宗,最终却在到了青山镇的时候实在是坚持不住昏死过去。
  
      她还算是幸运的落到了应羽和秀儿的家里,方痕因为感念当初之缘,再加上很喜欢秀儿这个聪明的姑娘,所以刻意给这兄妹两人留了一套保命的丹药。
  
      应羽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这套丹药用在崔三娘手中是可以补回来的,所以很大方的就使用了,不然不等崔三娘被送到青山宗怕就已经死了。
  
      等崔三娘说完情况,方痕道:“看来要去一趟白水城了!”
  
      白水城就是巨鼎宗总部所在的地方,而崔三娘潜伏的也就是那里。
  
      “方先生,我的……”崔三娘有些心急的道。
  
      金婷安慰她道:“三娘莫要心急,方兄定不会忘记的!”
  
      方痕点点头,对一旁的哈赤和云飞道:“两位师弟要一起演一出戏,哈师弟你正大光明的前往雷虎镇,而云师弟和宝儿一起夜间行动前往葫芦口,哈师弟你到了雷虎镇之后做出找人的样子,但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立刻回来,云师弟你的任务要记住,任何情况下都以不暴露三娘家人消息为优先,一旦接到人就立刻赶回来,哪怕让宝儿辛苦一下也必需以最快速度回来,我怀疑现在已经有人盯上我们,我们的任何行动都会在他们的眼中!”
  
      葫芦口是崔三娘家人真正隐居之地,而雷虎镇却是一个相反的地方,方痕这是要玩一手声东击西。
  
      等哈赤和云飞点头表示明白之后,方痕又补充了一句,道:“若是三娘的家人已经暴露,那就必需要放弃,云飞师弟你不出现三娘的家人可能还能活着,但一旦出现他们必死,这一点你要相信宝儿的直觉,他在这方面不会出错!”
  
      崔三娘的脸色随之一变,但搞情报工作的她是很清楚方痕所说才是最理智的,她虽然最终没有暴露自己丈夫和儿子的下落,但既然她自己都暴露了,她又怎么敢保证家人百分之百不暴露?更何况她当时是向着葫芦口去的,虽然那条道还可以通往很多地方,包括雷虎镇,但她既然已经犯了错,就不能要求云飞拿命去填。
  
      因此她也咬牙不言。
  
      当天哈赤和云飞就出发了,而方痕和云岚四人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之后,也跟着出发前往白水城。
  
      当然,金婷和他一起。
  
      从青山宗前往白水城可以完全走水路,这也是当初周元霸带兵进攻青山宗时的选择,方痕知道自己这一次行动有可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所以也干脆不做隐藏,大大方方的选了一艘商船上路。
  
      路途共计五日,前两日一切太平,待到第三日入夜之时,情况就变得不对起来。
  
      倒不是商船的船主摇身一变成为邪修,也不是同船的哪个客人成为了杀手,更不是有水鬼凿船。
  
      而是大江烧起来了。
  
      当方痕和金婷听到动静来到甲板的时候,只见前方数百米处火光冲天,火势之大连在数百米之外的甲板上都能感受到一股又一股的热浪涌来。
  
      因为是顺流而下,船家拼了老命才把船给停住,但等船停稳之时已经离火场不到两百米了。
  
      大火甚至让船边的水温都上升起来。
  
      “火油,有人在江面用了大量的火油,但为何火油不是顺江而下?”金婷觉得眼前的大火只能是火油才能如此猛烈。
  
      毕竟没在火场中心看到任何其他的东西,没有船也没有杂物,总不能烧水吧?
  
      但若是火油,又为何不顺江而下,而是就停在同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