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缉凶进行时 > 第一百一十章 分头行动

第一百一十章 分头行动


  次日清晨,宋何与周凯早早的离开小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分开了。
  昨夜,宋何四人商定行动计划后,决定由张禹和陈平飞在明面上行动,负责与湖城警方沟通交涉,摸清楚湖城警局内部对于榆城警员追查王发财的态度。
  至与周凯和宋何,则分别调查酒吧周边和王发财身边人的信息,争取通过这些信息来推测王发财的动向。
  “凯哥,咱们可是异地行动,方式方法你可千万注意啊。”
  宋何看着周凯走远的身影,从戒指中拿出一个宽边墨镜戴上,然后找到报刊亭买了一份湖城地图。
  展开地图看了片刻,宋何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后径直坐在后排,换上一口东省口音,笑嘻嘻道:“西给西服(司机师傅),我包一天车几,馁(你)带我逛一逛武行(湖城)阔不阔以啦?”
  “嗯?你说什么?”司机一辆茫然。
  宋何见状连比划带说,总算让司机连猜带蒙的弄明白了自己的意图。
  “八百块。”司机说着还比划了个手势,生怕宋何听不懂。
  “某问题啦。”宋何笑着掏出五百递给司机,满脸笑容道:“剩嘅钱馁送我回来再给馁啦。”
  “不去太偏远的地方啊。”司机双手张开比了个长长的距离。
  宋何见状忍着笑意,随意胡乱比划道:“阔以阔以,馁放心啦,雨果服务周到,我嘎(加)钱。”
  司机听了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比了个OK的手势道:“某问题啦!”
  宋何配合的哈哈大笑一声,随即打开系统,盯着待领取任务列表,和司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黄昏时分,当出租车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宋何已经借着系统的侦测范围,将湖城内所有的任务目标筛了个遍。可是即便他连邻近的村镇都没有放过,也始终没有找到王发财的踪迹。
  至此,宋何不得不承认,王发财确实不在湖城。
  无声的叹了口气,他付钱下车。而收获了一千元车费的出租车司机,则热情的与他挥手告别,喜滋滋的离去。
  看着出租车司机欢欣雀跃的模样,宋何被逗笑了。
  其实这一天他也不算毫无收获,因为一开始之所以选择以出租车作为出行方式,就是因为出租车司机这个群体几乎能够掌握一个城市所有的即时信息和隐秘传闻。
  而在宋何与司机交流的过程中,通过暗中针对引导,他如愿以偿的获得了王发财的信息。而且信息量之大,甚至让宋何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信息可信度需要打些折扣,不过收获还是蛮大的。”宋何嘀咕一声,活动活动脖子,等待着周凯归来。
  因为小区门禁卡只有一个,所以宋何只能站在小区门口等着,即便他知道区区一个小区大门根本拦不住像周凯这样的警界精英。
  不一会,一个身影出现在远处,宋何无意间扫了两眼,忽然一愣。
  待那个人走到宋何身边,宋何惊叹道:“凯哥,可以啊,这乔装改扮的技术,绝了!”
  只见此时的周凯肤色呈黄褐色,身形健壮,个头高了近十厘米,腰腹上一个圆滚滚的肚腩极为惹眼,乍一看仿佛是个强壮的中年男子。
  “化妆侦查的基本功。”周凯淡定道:“先回去再说。”
  宋何点点头,一路好奇的打量着周凯,嘴里啧啧称奇。
  回到别墅后,周凯钻进卫生间,再出现时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宋何倒了一杯水地给周凯,问道:“怎么样?酒吧周围有什么异常没有?”
  “两个酒吧一整天都有人盯着,看外观不是很起眼,估计猫腻都藏在里面。”周凯显然口渴了,一口气喝光了杯中水道:“根据占地面积判断,赌场藏在地下的可能性比较大。”
  “出入口不好找,那个大点的酒吧我只找到一个可能是出口的地方,在紧贴着酒吧街的一个停车场里,因为那里有人守着。”
  “至于另外一个酒吧,占地面积虽然比较小,可是看守的人却比前一个多了很多。”
  “小一点的更重要?”宋何思忖片刻道:“果然出租车司机了解到的只是皮毛。”
  “出租车司机?”周凯疑惑。
  宋何将自己一天的行动更改了些许告诉了周凯,然后说道:“他知道的信息虽然可靠性比较低,不过经过我的观察,有一部分信息是他比较笃定的。”
  周凯很信任宋何甄别信息的能力,点头问道:“比如呢?”
  “他说有些深夜打车的乘客会在言语中透露一些信息,所以笃定酒吧街有赌场,不过不清楚具体是哪个酒吧。”宋何看了眼时间后道:“他回忆那些乘客打车的时间是十点左右,也就是三个小时后。而在我表现出不相信的态度之后,他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又说了很多东西做作为佐证,其中包括一些乘客的特征。”
  “所以我判断,酒吧街较大的那个赌场,应该是针对中等偏上收入的人开设的。实行的是会员制,入会方式还不确定。”
  “至于那个看守更严密的小酒吧,没理由比这个大的要次。所以我推测能出入这个赌场的都不是一般人,作用也不仅仅是赌博这么简单。”
  周凯闻言皱眉,微微摇头道:“越来越难办了,得尽快把王发财拽出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宋何说道:“其实比较让我意外的是,那个出租车司机对于王发财并不陌生,我听他说了很多关于王发财的事迹。虽然大部分是虚假信息和夸张的道听途说,需要仔细甄别,不过其中两件他说的很笃定。”
  “什么事?”周凯好奇的问。
  “第一个是王发财孩子生病住院的事情。”宋何缓缓说道:“王发财的老婆和一个外室都住在湖城,可是两个孩子生病后他的反应却很不一样。”
  “他女儿生病住院后,他花了很多钱请秦都专家给女儿看病,人却不出现。可是外室生的儿子生病后,他却在医院守夜。”
  “花了很多钱?”周凯敏锐地抓到了重点。
  “第二件事情是他老婆过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宋何继续说道:“据说当时排场很大,王发财甚至请了一个明星给他老婆庆祝生日,可是他本人依旧没有到场。”
  “我记得在榆城赌场案犯的描述中,王发财是一个很爱财的人,对于赌场金钱的管控堪称严苛。而在湖城民警的调查中,他对于金钱的态度又变成了花钱大手大脚。”
  “我在想,这两个看起来有点矛盾的描述,会不会有一个是他刻意营造的?”
  “你想的没错,湖城的表现是王发财刻意营造的。”周凯点头。
  “我也觉得王村的村民更了解王发财一些。”宋何继续分析道:“可是这样一来,他对于老婆和子女的态度就值得思考了。”
  “既然他看重钱财,那么他手中的钱流到谁手里,这个人就是他最在乎的人。”
  “看来那些现金都到了他老婆手里。”周凯认可的点点头道:“如果真的不在乎,就没有必要这么费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