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捉鬼林道长 > 第二十五章 黄大仙

第二十五章 黄大仙


  “师傅,你看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一切准备妥当,程有德问道。
  “你们觉得没问题,可以开始的话那就开始吧!”
  林少卿无所谓的说道。
  他这话让程有德和林小六听着感觉好没底气。
  “师傅师傅,要不你在帮我们看看,还有那些地方做得不到位,我怕待会开坛做法把我们自己搞没了?”
  林小六弱弱的问了一句。
  程有德含着殷切的目光看着林少卿配合着林小六的话点了点头。
  以前林少卿不让他们开坛做法他们还心中埋怨林少卿不教他们真本事,但如今林少卿让他们开坛做法了,心中反而忐忑起来了,原来开坛做法没有当初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哈哈,小六你还真敢说,放心,就你们今天开的这个求神问路法坛还没有那么大的反噬之力,顶多……没事,你们放心开坛做法就是,有我在出了什么事我给你们顶着!”林少卿被林小六的话逗乐道。
  “好吧,师傅!”
  程有德听出林少卿话语未尽,但林少卿如此说了,他们也只能被林少卿赶鸭子上架了……开始吧!
  开坛就开坛吧,有林少卿在总部至于有什么生命危险。
  “诸天神佛,万界妖魔,今有小道,求神问路,急急如律令,起!”
  程有德面朝南方,站在香炉前面正中央,一边说着,一边做着些看上去十分滑稽的动作,像是跳舞又像是得了羊癫疯更像是一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
  林少卿感觉辣眼睛,他别过头去没脸看。
  洪员外到看得津津有味,程有德的表演虽然单调,有些动作看上去十分生硬很是不协调,但开坛做法求神问路只要其中一个小环节做不好就会导致些诡异的事情发生,这可比他在剧院里看戏刺激有趣得多了。
  程有德开坛做法,那些墓匠人被洪员外叫停了手上的活计,他们也像洪员外一样站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程有德和林小六表演。
  程有德和林小六感觉就像耍戏的猴一样,但这个过程他们必须经历和适应。
  他们既然跟林少卿修道,那他们以后斩妖除魔必定得抛头出面,这是他们的必修课。
  “小六,洒米!”
  程有德感觉都做得差不多了,他大喊一声吩咐林小六。
  “得令!”
  林小六端起放在香炉前面的瓷碗,围着风水先生订好的墓穴边走边洒米。
  程有德跟在他后面手持罗盘,林小六每洒一把米,他就盯着罗盘细看一阵,当林小六将墓穴走了一遍他在罗盘上也没看出什么异样。
  “小六,下一步!”
  “好的,师兄!”
  程有德又拿着罗盘围着墓穴走了一遍,他依旧没在罗盘上发现什么,不过这次他低身看了一眼地上的糯米,随后抓了一把掺杂有糯米的泥土放在罗盘中央。
  这期间,林小六用粘了鸡血的毛笔在瓷碗里的鸡蛋上刻画了一张符箓。
  林少卿也走了过来看了看泥土中糯米的情况。
  “师傅,糯米无异样,土下不藏阴邪!”
  “确实如此,你们继续!”
  林少卿点了点头。
  “有主无主,有神无神,有妖无妖,现!”
  程有德走到林小六面前,拿起瓷碗中的鸡蛋放在罗盘中央,突然鸡蛋滚动了一下,程有德和林小六脸色微变。
  “师傅,鸡蛋中有一只黄大仙!”
  程有德拿起罗盘中的鸡蛋对着阳光看了看,他模糊的看到鸡蛋中的蛋黄变成了一只黄鼠狼的模样。
  林少卿拿过来看了看点了点头。
  “这么神奇?林道长我能看看吗?”洪员外好奇道。
  “小六,那给洪员外看下。”
  “好的师傅。”
  林小六也看到鸡蛋中的黄大仙,他把鸡蛋递到洪员外手里,嘱咐道:“洪叔叔,拿稳了,鸡蛋落地破了,我和师兄刚才做得就白做了,在想开坛做法就只有等七天之后了!”
  “放心林小师傅,我手稳着呢!”
  洪员外双手接过鸡蛋,却感觉这鸡蛋比其他鸡蛋变重了好多,约莫有半斤重,他学着林少卿的样子拿起鸡蛋对着阳光看了看。
  “这……也太神奇了!果然有一只黄大仙,而且这鸡蛋也变重了好几倍!神奇,太神奇了!”
  洪员外口中暗暗称奇,心中生出一丝刺激和兴奋。
  “洪叔叔这不是鸡蛋,是符蛋。”林小六说道。
  “符蛋,原来这就是符蛋!以前听朋友说过,如今终于见到真物了!”
  “洪员外别高兴得太早,鸡蛋化符蛋,这对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程有德从洪员外手中接过鸡蛋道。
  “这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花重金买的这块风水宝地已是有主之物,而且还是一只不好对付的黄大仙!”
  程有德从洪员外手中拿过鸡蛋道。
  “这……这可如何是好?”
  洪员外被程有德的一句话像冷水一样在心中泼得拔凉拔凉的。
  “洪员外别担心,我师傅已经说了,有神请神走,有妖请妖离,黄大仙也不例外,但这其中的凶险难料,所以这事后嘛……”
  程有德搓了搓手指。
  “明白,还请程道长帮忙,洪某事后必有重谢!”
  洪员外会意,他明白这是程有德向他表明要加钱的意思。
  “有德开始吧,先看下能不能和这黄大仙和谈,让他离开这里。”
  “好的师傅!”
  程有德将手中的鸡蛋轻轻一滚,鸡蛋滚到墓地中央直立不动。
  “咔咔,咔咔……”
  没过多久,四周传来一阵奇怪的叫声,声音由远及近,一只黄皮子从墓地周围的乱石堆中露出了头。
  它走近鸡蛋嗅了嗅鸡蛋上的味道,围着鸡蛋走了几圈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但随后嗖的一下抱着鸡蛋躲进了石缝中。
  原来它刚刚只是在做样子骗程有德等人。
  “不好,这孽畜不想离开这里,它想白吃符蛋,有德、小六快过去捉住它!”
  林少卿见状赶紧开口道。
  “是,师傅!”
  程有德和林小六闻言没有迟疑,他们分成左右朝黄鼠狼扑去,想用手抓住它,但这黄鼠狼在石堆的裂缝中身体灵活无比,程有德和林小六好几次都扑了空。
  “师傅,它跑得太快了,我们追不上它!”
  “不能让它逃走了,不然以后就麻烦了,洪员外,快让几个兄弟一起帮忙将乱石堆围住,千万不能让这黄皮子带着符蛋跑出这里!”林少卿侧过头来对洪员外道。
  同时他从怀中取出几张符纸在手上快速刻画着。
  “明白,几位兄弟麻烦你们帮一下忙!”
  “洪老板客气了,只是捉一只黄皮子而已,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哥几个走,照林道长说的做。”
  洪员外也随着那群墓匠站在乱石堆外围将黄鼠狼困在乱石堆内。
  而程有德和林小六依旧在乱石堆中追逐着黄鼠狼,他们有好几次都差点抓住黄鼠狼,但都扑了空。
  这黄鼠狼明显是在故意逗程有德和林小六,它故意跑跑停停时而还会直立起身子发出咔咔声挑衅他们。
  林少卿并没有随着洪员外等人一起去围堵黄鼠狼,他在乱石堆外围走着,每走到一个特定的方位他就埋下一张符纸,当他在乱石堆外面八个方位都埋下了符纸时一直在挑逗程有德和林小六的黄鼠狼突然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噗的一声,黄鼠狼放了一个屁,突然间乱石堆中生起了大量黄烟,程有德、林小六以及洪员外等人都被黄烟笼罩进去,他们一吸到黄烟立马瘫软跌倒在地,前后不过半分钟时间,所有人就陷入了昏迷。
  没有了程有德和林小六在后面追,黄鼠狼没有继续在石缝中钻,而是爬到了一块大石头上,乱石堆中都缭绕着烟雾,变成了它的主场,它没有表现得想象中的那么安静,反而变得更加急促不安了!
  它被林少卿用符纸困在了乱石堆内,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孽畜!你已经被我困住了,休得伤人,不然贫道定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林少卿在乱石堆外大喊道。
  “咔咔,咔咔……”
  黄鼠狼似乎听懂了林少卿的警告,它发出几声叫声回应,到没有趁机去撕咬昏倒在它不远处的程有德和林小六。
  “黄巾力士,助我救人,急急如律令,去!”
  林少卿没有浪费时间,他取出两张符纸刻画符箓变化出两个纸人,在他控制下,那两个纸人走近乱石堆中将昏迷过去的墓匠搬运出来。
  符纸变化出来的纸人没有被黄鼠狼放出来的黄色烟雾影响到,它们在乱石堆中活动自入。
  而现在他怀中只剩下最后一张他之前刻画好的符纸,那是他用来对付黄鼠狼的。
  做完这些,林少卿走近了乱石堆中。
  洪员外等人有他用符纸变化出的两个黄巾力士往乱石堆外搬运,他暂时不担心他们的安危,反而他的两个徒弟昏睡在乱石堆正中央,离那黄鼠狼又近,是最危险的,他得亲自去救他们。
  一进入乱石堆中,受黄色烟雾的影响,林少卿眼前景像顿时大变,他眼前那还有什么乱石堆,他正处于长福镇最繁华的街道上。
  林少卿始终保持冷静,他知道自己现在多半进入黄鼠狼制造出的幻境中了。
  他心中默念法决,在他眼中闪烁着两道金光。
  他左眼里,他依旧看到自己已经回到了长福镇中并且正往家里走去,而他右眼里,他看到的却是一大片浓浓的黄色烟雾,他正一步步的往位于乱石堆中央的程有德、林小六以及黄鼠狼走去。
  林少卿没有关闭左眼中的视觉,因为他左眼中看到的,正是黄鼠狼制造出来的给昏迷过去的程有德等人看到的幻想。
  而这左眼中的幻想有助于林少卿解救处于幻想中的程有德等人,对他对付黄鼠狼有极大的帮助。
  程有德和林小六以及洪员外被黄鼠狼释放出的烟雾熏倒昏迷过去,他们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们已经回到了长福镇,他们看到的景象和林少卿左眼中看到的景象差不多。
  “咔咔,咔咔……”
  黄鼠狼察觉到林少卿不受它的烟雾影响在一步步靠近它,它惊恐的不断叫唤着,在它的叫声下,程有德、林小六、洪员外以及几个墓匠竟然慢慢的爬起身来,他们一步步的朝林少卿走来。
  程有德等人的眼睛都是闭着的,看上去就像梦游一样。
  “鼠妖,快给我住手,我不是来对付你的,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你也看到了,有人要在这里修建墓地,我让徒弟开坛做法请你出来只是和你商量,并不是准备收你!”林少卿开口道。
  “哼,这是我的地盘,我凭什么让?你想拿一个符蛋就让我离开这风水宝地,简直做梦!我明白着告诉你,这家人若敢强行在这里修墓,我必然让他家永世不得安宁!”黄鼠狼竟然口吐人言道。
  “狂妄!你难道忘记开启灵智成妖时天道的警示了吗?你就不担心我真的收了你?”
  “你大可以试试,本妖到要看看是你收了我快,我还是把这几个人杀了快?对了,他们两个是你徒弟吧?他们资质不错啊,这开坛做法做得有模有样,这符蛋也画得颇有几分灵气!”
  黄鼠狼高举抱着的符蛋道。
  它是鼠妖,生性狡诈,自然不会被林少卿的三言两语恐吓住。
  林少卿一步步朝它走来,看上去它显得十分慌乱,但那些都是它故意表现出来的,它肚子里早就暼了一股气就等林少卿靠近发出致命一击。
  “你……你要如何才肯罢休?”
  “简单,先和我打一架再说,让我见识一下你这小道长有几分本事!动手!”
  鼠妖说着,站起身来的程有德等人突然加快速度朝林少卿攻去。
  “你竟然操控他们攻击我,真是不知死活!”
  林少卿没有反抗,他快速移动着避开程有德等人发出的攻击,同时在不断接近鼠妖,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一击拿住黄鼠狼的机会。
  “臭道士,我劝你离我远些,在敢多靠近一步,我立马杀了你那小徒弟!”
  鼠妖察觉到林少卿的意图,他纵身一跃跳到另一块石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