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56章 君臣芥蒂

第56章 君臣芥蒂


  韦韬世的婚礼圆满结束,元德太子妃与代王杨侑商量之下,对杜槿与唐小鸾再次进行了封爵,二女皆为“命妇”,就是俗称的“诰命夫人”。
  三品以上文武官员之妻,诰封郡夫人。往上是一品的国夫人,四品为郡君,五品为县君。
  显然作为嫡妻的杜槿从各方面来看都是可以诰封的,而唐小鸾以媵纳娶,虽比妾的位份要高,但依然无法获得命妇诰封。
  作为姑姑的元德太子妃拿出《周礼》中记载对媵的封赏,以此为据驳倒了礼部众官吏,为唐小鸾争取了诰封,最终也是赏下诰封中最低的县君。
  最后,礼部的文书下在了郧国公府,杜槿诰封为太原郡夫人,赐八钿钗礼衣;唐小鸾为晋阳县君,赐五钿钗礼衣。
  钿钗越多,就证明地位越高。后妃一品,最高九钿。而有了礼衣,就代表着可以自由出入后宫朝见后妃们了。
  韦韬世一看,就连妻妾的诰封都这么有针对性,看来自己必须跟李渊针锋相对了。
  总之,现在的韦韬世在隋朝的地位,跟王爷的待遇也只在官位品级跟称谓的区别了,其他的待遇该有的都有了。长安坊间更是将韦韬世称作:“韦王”。
  可越是如此,韦韬世越是韬光养晦,更是吩咐郧国公府内之人要低调行事,不可跋扈。而对杨侑的态度也越发的恭敬了,免得与杨侑产生间隙。
  镇军大将军府也开始投入建设,地址选在了宣阳坊南门,占地面积跟整条南街一样宽,相当于两个郧国公府那么大。一时间成了宣阳坊最大的建筑。
  这么说吧,整个宣阳坊长六百五十步,宽三百五十步。光一个镇军大将军府就长一百五十步,宽一百零六步。
  这一日,杨侑与韦韬世亲临工地巡视。
  杨侑看着这偌大的面积,对韦韬世说道:“兄长,这将军府可还满意?”
  韦韬世恭身九十度说道:“臣,何德何能敢恬居于此?”
  杨侑将他搀扶起来,说道:“哎,兄长说的哪里话来?若非你平定关中之乱,如今这大兴城怕是要姓李了。你可是我大隋的功臣呀!”
  韦韬世接着说道:“关中平乱,乃臣分内之事,不敢言功。”
  杨侑看着战战兢兢的韦韬世,叹了口气说道:“唉,人言高处不胜寒,不想兄长也不能免俗。”
  说完,拍了拍韦韬世肩膀,继续朝前走。
  韦韬世可不管杨侑怎么说,他只知道,现在可不是自己炫耀的时候。
  因为李靖告诉他,昨天在太傅府批阅奏章时,连杨广都要下旨褒奖自己,想必诏书明日就会公布。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现在的韦略韦韬世,可不是那个郧国公府的二公子了。不光引起了李渊、杨广的注意,天下间各路反王、义军首领都看着他呢。
  换句话说,这整个关中地区可都在韦韬世手中,因为这近十万将士可都把韦韬世当作大都督,韦韬世之名在军中可谓显赫无比。
  不说长安城中的南衙十六卫,对韦韬世心服口服。就关中的这些义军能得以保全性命,全都是靠着韦韬世。
  杨侑之所以要把他派往河东道,也是动用了帝王心术的。只要你韦韬世就任河东道兵马大都督,离开了京师,这兵权便会落在我代王杨侑手中。
  而杨侑毕竟还是年轻,他不曾考虑,这些骄兵悍将会不会听他的调遣?
  可韦韬世并没有过多的盘算,他也是只能顺其自然,一切听从杨侑的安排。
  表兄弟二人离开了工地之后,便成了君臣。
  杨侑上了车驾,对韦韬世言道:“兄长明日便要出发,本王到时就不送你了。”
  韦韬世恭声道:“臣惶恐,安敢劳动殿下王驾!”
  “起驾,回宫!”杨侑一声令下,马车缓缓出发。
  韦韬世望着远去的马车,躬身施礼:“恭送殿下千岁!”
  此时,宁远将军副将牵着玄夜跟自己的坐骑来到韦韬世身边,这个副将就是玄夜的专职马夫,名叫:张小千。
  张小千问道:“大都督,咱们去哪儿?”
  韦韬世看了看年纪尚轻的张小千,又看了看他的坐骑,发现这匹马也是一匹良驹,便问道:“小千没有大名吗?”
  张小千答道:“回禀大都督,末将出身官户贱民,哪有什么大名啊!只因精通相马之术,被选入御马监,后跟随出使西域采购马种,因末将选的马种皆被评为良马,就入了东宫为代王千岁养马。”
  韦韬世一听,便赞道:“你到底是个人才!今我赐你一名,并抬你为良人之身,脱去贱民籍。”
  张小千闻言,那是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韦韬世看着张千,考虑道:“嗯,你既然出使过西域!那不如就把小字去掉,改“千”为“骞”,此举也是追念先贤!从即日起,你就叫张骞!”
  张骞再次谢过:“多谢大都督垂青。”
  韦韬世笑道:“还没完呢,你既精通相马之术,那就出任亲卫府骑曹参军事一职,即刻上任。”
  张骞热泪盈眶,感恩戴德再次谢过知遇之恩。
  韦韬世安慰他之后,翻身上马说道:“回亲卫府!”
  换掉杨侑安排的骑曹参军,这是韦韬世开始着手控制亲卫府的第一步。往后,各曹参军将会被慢慢换掉,皆为韦韬世心腹之人。
  亲卫府,可是韦韬世的根基,绝不能出半点差池。
  回到亲卫府之后,韦韬世就告诉杜如晦改任骑曹参军一事。
  杜如晦将一切文书手续办理完毕,吩咐了张骞上任之后,回来私下见韦韬世。
  “将军若往河东,须带我前往。如若不成,怕此去无功而返。”杜如晦抚须说道。
  韦韬世看了看杜如晦,问道:“哦?克明兄何出此言?”
  杜如晦说道:“将军有所不知,这‘河东三凤’各个才华横溢,若能为将军谋,岂不美哉?”
  韦韬世听闻,记忆涌现,言道:“可是那河东薛氏?”
  杜如晦笑而不语,只是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