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52章 人品爆炸

第52章 人品爆炸


  平乱大军班师回京,代王杨侑亲率文武百官城门前迎接。
  韦韬世与众将早早下马,步行来见杨侑。
  “臣韦略韦韬世参见代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众将亦是齐呼:“臣等参见代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杨侑大喜过望,即刻笑道:“哈哈哈哈,大都督请起,诸位将军请起!你们可都是我大隋的功臣!本王早已摆下了庆功宴,定要与诸位将军畅饮一番!”
  显然,代王杨侑不知多少年都没有如此高兴过了。
  “谢殿下恩典!”
  杨侑与韦韬世携手揽腕上了车驾,而后进了大兴城。
  韦韬世看着杨侑如此开心,心里更纠结了,暗道:小表弟啊,老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毕竟韦韬世的性格使然,他只想在乱世里活的悠闲自在些。至于说,什么争权夺利、尔虞我诈对于他而言,太累。隋朝腐朽,无药可救。而强行支撑局面,也只是再让隋朝苟延残喘几年。连李渊一家子都打不过,更别说什么登基称帝了。
  正如韦韬世名字中的“韬”一样,如果没有魂穿,那是文韬武略的韬;但如今已经不一样了,这个“韬”就是韬光养晦的韬。
  但话说来,就现在韦韬世所展示的能力,瓦解关中联军,生擒李秀宁、李神通。已然成功引起了李渊或是李建成、李世民这三父子的注意。
  特别是李世民,他可是十分的爱惜人才,且极其擅长交际,拉拢人心的办法更是不胜枚举。就算韦韬世不投奔他,他也会主动拜访,从而千方百计将其收入麾下。
  东宫后苑,御膳齐备,庆功宴如期开始。
  这一次宴会的焦点,正是凯旋而归的韦韬世以及一众有功的将领。
  杨侑更是与韦韬世同席而坐,以彰显对其的殊勋。
  韦韬世心不在焉,根本没把这当成庆功宴,对于来敬酒的朝中重臣都是敷衍了事。莺歌燕舞,娇娘美姬,他也不想多看一眼。
  唯一能让其感兴趣的,就是这些御膳能给饕餮鼎加多少贪食度?
  饕餮鼎共鸣是共鸣了,但提示让他很失望,重复的食物,贪食度是减半的。
  不过,整个宴会下来,还是勉勉强强的凑了一千六百点,也还算不错。也就是可以在获得三件随机物品的反馈。
  神识入鼎之后,头一件就让韦韬世狂喜万分,这会让他做梦都笑醒。
  反馈物品:青龙偃月刀,关羽曾用兵器。
  韦韬世瞠目结舌的喃喃道:“青龙偃月刀!”
  鼎口上方赫然是传说中的青龙偃月刀,三百六十度悬浮旋转,龙口吞刃而出冷艳无比的刀锋,灿若霜雪。刀杆上盘着精雕细琢的龙身,直到龙尾链接着刀纂。不管从材质,还是外型,无论怎么看,这必然就是真正的青龙偃月刀。
  是否取出或存放?
  “存着,存着!”韦韬世眼都不眨一下,生怕青龙偃月刀消失,连连点头。
  韦韬世兴奋的喊道:“苍天有眼啊!这是人品爆炸了?终于开始出神器了!”
  有一说一,这青龙偃月刀可是半点儿都不比千机摧山弩逊色。
  诚然,饕餮鼎一向不会跟他交谈,接着反馈物品。
  反馈物品:纯钧剑,春秋欧冶子锻造。
  依旧是跟青龙偃月刀一样悬浮在鼎口旋转。
  纯钧出鼎,华光绽放,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
  剑柄上的雕饰如星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剑芒与鼎口的光华浑然一体,好像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就像壁立千丈的断崖,崇高而巍峨。
  纯钧,尊贵无双!越王五剑排名第二,除了剑首湛卢以外,胜邪、鱼肠、巨阙都排在其后。
  可从实战意义以及名气来讲,青龙偃月刀都要强过纯钧。
  不过对于韦韬世来讲,还是纯钧更适合自己。青龙偃月刀虽好,但他并不趁手。
  韦韬世看着纯钧,远远比青龙偃月刀要激动,他只感觉一切尽在不言中,动情的抱着饕餮鼎亲了一口。
  之后,第三件物品出现了。
  反馈物品:传国玉玺,曾经持有者,未知。
  韦韬世一瞬间宛若触电一般,周身颤抖一阵。
  他探出颤颤巍巍的双手,从鼎口取下传国玉玺。
  拿在手中,只见这玉玺四寸见方,上纽交五龙,缺一角,上书八个字:“受命于王,既寿永昌。”
  韦韬世捧着玉玺,心中将三件反馈的物品联系在一起,只觉得有些意味深长,他甚至觉得这是饕餮鼎有意而为。
  如果说青龙偃月刀的出现代表不了什么,可那纯均剑乃是至尊无双之剑,而这个玉玺的出现,更加的不言而喻。
  韦韬世若有所思的望着饕餮鼎,自言自语道:“这是让我当皇帝吗?”
  这传国玉玺怕是要成为韦韬世永远都不愿取出来的物品。因为他现在压根没有当皇帝的野心。
  当然,这也是他心中第一反应,至于未来的日子里能不能用上,要看实际情况了。
  韦韬世深呼一口气,压制了内心深处那即将勃发的膨胀感,暗暗说道:不管是谁,见到今天这些东西,都会为之动容的!可我现在绝不能动此念头。
  试想,现在的杨侑都不曾动过当皇帝的心,他韦韬世何德何能?即便现在天下间登基的皇帝一抓一大把,但他们又能走多远?
  统统都逃不过历史车轮的碾压!
  韦韬世很有自知之明,他深知自己绝无改变历史的能力,实际情况也无法抗衡李渊父子。
  但这也仅仅是现在罢了。
  野心的种子就在这个传国玉玺出现的一瞬间萌生在了韦韬世的内心深处。
  从最初的担心如何应付李渊,到现在的无所畏惧。
  野心,的确能让人成长!
  从饕餮鼎的虚空之中回过神,庆功宴依旧继续。
  而韦韬世的心情也转变了,那种焦虑不安的情绪不知为何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一种冷静。
  再观看歌舞,只觉得赏心悦目。前来敬酒之人,他都会热情洋溢的对待,并且用心记住其姓名、官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