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48章 白鹿原上,药师定计

第48章 白鹿原上,药师定计


  白鹿原居高临下便于回旋,对保卫长安城区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位置。在白鹿原东部曾是汉代长水校尉屯兵之处,而李秀宁的大军就屯于此处。
  韦韬世七人夤夜赶路,来到白鹿原时已然天光大亮。
  七人向东涉过滔滔的滋水河、登上平展展、荞苍苍的一座原上。
  韦韬世看着白鹿原,说道:“周平王东迁时,有白鹿游于此,以是名。周幽王被犬戎杀死后,新登基的周平王因镐京无险可守,岌岌可危,乃与大臣商议,决计另行择地建都。这里显然成为了首选,但由于各种传说禁忌,导致周平王不得不东迁洛阳。”
  张出尘点点头说道:“当今皇帝也在白鹿原以南修建过行宫,当年我年少之时,曾有幸随越国公杨素前去献舞。”
  李靖不由得赞叹道:“此原三面环水,一面接南山;从原上向西北可以瞰制广阔的渭河平原,东南依靠终南山,进退可据。这李秀宁选在此处扎营,堪当将才!”
  裴行俨打了个哈欠,说道:“先找个隐秘所在歇息,今晚还有大事要做呢!”
  此言一出,众人深以为然。便让唐小鸾与张出尘在周围转一转,最后决定在风光秀丽的鲸鱼沟歇息。
  众人选定了一处隐秘的树林栖身歇息。
  李靖对韦韬世说道:“李秀宁在此扎营,意在直取京师。如若不成,也可以改道直逼蓝田。诚如贤弟所言,这个女人绝不容小觑!”
  韦韬世又问道:“那要不要通知阴都督?到时以为接应?”
  李靖点点头说道:“也好,一旦事成,先让小鸾带李秀宁去左翊卫大营。只不过,怕是要贤弟亲自走一趟了,毕竟此次行动颇为机密,还需贤弟亲自去跟阴都督讲个明白。”
  韦韬世本打算让别人去传个信,见裴行俨跟韩世诏鼾声如雷,想是非常疲惫了,便决定亲自跑一趟。
  “也好,你们现在此处歇息,我这就跑一趟。”韦韬世说道。
  唐小鸾这个时候正缠着张出尘要学剑舞,见韦韬世意欲离去,便问道:“瓜娃子,你作甚去?”
  “秘密,不能告诉你。”说完,韦韬世运气狮奋功,飞奔而走。
  唐小鸾一叉腰,朝着韦韬世的背影喊道:“哼,我还不想听呢。”
  张出尘见状,莞尔一笑,问道:“小鸾,你是不是相中我弟弟了?”
  唐小鸾脸色微红,拼命的摇头说道:“姐姐莫要胡说,谁会看上他个瓜娃子呀?!”
  张出尘抚摸着唐小鸾的头,笑道:“哈,有些事情,你是瞒不过姐姐我的。姐姐可是过来人,你那点小心思呀!”
  唐小鸾心中砰砰跳个不停,赶紧岔开话题说道:“姐姐……还是教我剑舞吧。”
  张出尘也不再为难她,便再一次翩翩起舞。
  李靖则和柳先成二人去打些猎物,也好让众人果腹。
  几个时辰之后,韦韬世已然来到了阴世师的大营,为了掩人耳目,他以最快的速度摸进了军中大帐。
  恰好阴世师一人独坐帐中,正在看地形图。
  阴世师只觉得头顶一阵风掠过,在一抬头便看到了韦韬世从帐篷顶上落下,站在自己面前,而帐篷顶上赫然有个大口子。
  阴世师以为自己老眼昏花了,震惊不已的喊道:“大……大都督?!”
  “老将军莫要声张!”韦韬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阴世师也是戎马一生,他隐约能感觉到韦韬世秘密前来,定是有什么军情大事。即刻来到帐外吩咐道:“传我将令,任何人都不准擅自来我帐中!”
  韦韬世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将军,今夜可擒敌军主帅,待三更时分,你率领人马前去叫阵,把动静搞得越乱越好。最好能把史万宝引至阵前!”
  阴世师抱拳拱手说道:“请大都督放心,老夫定不辱命!”
  韦韬世点点头,猱身向上一跃,出离了军中大帐。
  阴世师看着韦韬世离去抚须而笑,赞道:“这韦二郎若早生几年,定是我朝第一的名将!”
  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他阴世师若年轻十岁,也可做到。但若说往中军大帐内劫持主帅,全身而退。这可是闻所未闻,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当然了,也就是韦韬世机缘巧合之下汇聚了这许多高手,随便少两个人,亦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韦韬世返回鲸鱼沟之时,已经接近傍晚。
  李靖正在与众人安排周密的计划,韦韬世回来的正好。
  “裴将军与柳庄主的双锤与长刀,皆是大开大合所向无前的招式,故而可以很好的震慑敌军。”
  二人听后,纷纷点头。
  韦韬世将对阴世师的安排也告知了李靖。
  李靖接着说道:“若史万宝出营对战阴都督,再好不过。出尘便可以更好的去牵制敌营中的其他大将。诸如何潘仁、丘师利等人加在一起,出尘也不惧。只是这个丘行恭膂力千钧,且骑射无双。若他出现,我亲自去应付。”
  唐小鸾此时问道:“那我呢?那我呢?”
  李靖说道:“小鸾与韬世可直面李秀宁,一旦将其擒获,我等五人便合兵一处,全力掩护你二人撤回左翊卫大营,相信阴都督会前来接应的。”
  韦韬世接着说道:“相信小鸾一旦升空,大事可成,毕竟空中与地面不同,不会有任何障碍。唯一就是怕弓弩箭矢,可我想李秀宁营中的弓弩手也不敢擅自放箭吧!”
  众人深以为然,纷纷点头。
  李靖又说道:“一旦开战,我们五人弃马步战,这些凡马会成为累赘。而韬世跟裴将军则要骑战,毕竟只有他二人的坐骑神骏,从而能在乱军之中如虎添翼。”
  韦韬世看看那一字墨角赖麒麟,频频点头,暗赞道:这大犀牛,进了人群之中,还不是跟坦克一样横冲直撞?
  再看看自己的玄夜乌骓马,确实不如这犀牛霸气。但灵活程度上,却大大占了优势。裴行俨的双锤也是势大力沉,配合犀牛的冲锋,可谓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