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43章 兵进鄠县

第43章 兵进鄠县


  杜槿听后,突然话锋一转,问道:“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弩在哪里?”
  “嘻嘻,姐姐还想诓我?”唐小鸾狡黠一笑,闭口不言。
  杜槿无奈,只好说道:“罢了,你不愿说就不说。只是一天不说,就要被困一天,一年不说,就要被困一年。行了,你休息吧,姐姐我走了。”
  唐小鸾把小嘴一噘,说道:“哼,还困我一年?就不怕我老汉儿带着唐家堡的高手来找我?”
  杜槿转身微笑说道:“哦,二郎他说了,就算你唐家堡高手如云,他也不怕。妹妹不用拿这个来吓我。”
  韦韬世仗着有柳先成,那背后可是朔州柳家,自然不会怕。
  杜槿来见到蓝田县衙来见韦韬世,说了唐小鸾依旧不肯开口道出千机摧山弩的下落。
  韦韬世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嗯,那就这么耗着吧。只要有她在,这弩就丢不了。眼下还要攻打鄠县,我也无暇分心。”
  接着便对韩世诏说道:“千丈兄,你亲自跑一趟鄠县的暗桩,去见见李靖还有我大哥,问问情况如何了。”
  韩世诏点点头,立即动身走了。
  韦韬世再看看杨思齐,问道:“杨先生,段纶他还是不吃不喝吗?”
  杨思齐长相还算英俊,也颇为自恋,便说道:“大都督,您还是别让我去作说客了,您瞅瞅,我这脸上又挨了一下。”
  裴行俨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道:“嘿,这在座的列位,除了你去能让他开口。谁去好使啊?”
  杨思齐“哼”了一声,接着刻手中的木雕,没好气的说道:“是,我是能让他开口,那不也是开口骂我吗?”
  “哟呵?你还敢犟嘴了?信不信我抽你?”裴行俨指着他道。
  韦韬世不管他们斗嘴,看了看杜如晦,说道:“克明兄,这段纶可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若不能为我所用,着实可惜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杜如晦想了想说道:“为今之计,怕是只能用些非常手段了。”
  韦韬世喜道:“哦?克明兄请说。”
  杜如晦问杨思齐道:“思齐,我且问你,这段纶可是李渊的女婿?”
  杨思齐挑指赞道:“克明先生运筹帷幄,连这些事你都知道?不过,这段夫人可不太清白哟。她啊,先嫁长孙家,二嫁才到段家。”
  韦韬世看着一脸八卦的杨思齐,摇了摇头,笑道:“你他娘的能好好说话吗?怎么跟个长舌妇一样?”
  杨思齐这才一脸正色说道:“这个段夫人是李渊的庶出女,但却十分得宠,李渊对其的宠爱,绝不亚于任何儿子。”
  韦韬世打断道:“哎哎哎,不对啊克明兄,这怎么讨论起家长里短来了?”
  杜如晦笑了笑,说道:“哈哈,大都督稍安勿躁,且听完。”
  杨思齐接着说道:“当年这李建成与李四娘,一同长大,可谓兄妹情深。听说妹妹在长孙家受了欺负,李建成竟然带人去砸了长孙家,并接回了妹妹。而这段纶当时侠名远播,与李建成关系极好。自然也在队伍之中,一眼便相中了李四娘,这才改嫁段纶。”
  韦韬世听后,暗道:这个李建成也是个宠妹狂魔啊!
  杜如晦这才开口:“段纶与这李家四娘可谓一见钟情,夫妻恩爱。今年又得一女,名曰:简壁,小字昙娘。思齐,我说的可对否?”
  杨思齐连连点头称赞:“先生真神,知道的如此清楚!”
  “那,此刻,这母女在何处啊?”杜如晦问道。
  杨思齐说道:“应该在鄠县李家庄,那是李渊的一所大庄园,各路首领每天都会派人呈报战事。”
  杜如晦这才对韦韬世说道:“韩将军此时不已经去鄠县了?我已经嘱咐过了,让他与李药师等人联手把段纶妻女接来。如此,不怕这段纶不降。而眼下,大都督只需率军攻打鄠县,如此,战火一起,鄠县必乱,李靖等人便可趁乱行事。”
  韦韬世是真佩服杜如晦,这亲卫府的密探自从到了杜如晦手里,跟以前发挥的功效真是天壤之别。
  最初这些密探是裴行俭掌控,也不是说裴行俭管理的不好,只因他还是孩子,很多事情在他这个年纪,是想不到的。现在杜如晦来了,表面上裴行俭还是阁领,但暗地里指挥的,却是杜如晦了。
  大军休整之后,韦韬世留下杨玄登与蓝田兵守城,自己率大队直逼鄠县。
  如今负责关中义军的李三公子已然前往司竹园坐镇,随行长孙无忌、史万宝等一众文武,这鄠县只留下了受伤的李神通与家仆马三宝。
  而这也是李靖一行人可以顺利打入鄠县的原因。
  “将军,大事不好,那韦略攻陷了蓝田,如今正率军杀来。”马三宝匆忙禀报李神通。
  李神通震惊不已,问道:“什么?韦略不是在武功对峙司竹园吗?怎么会突然出现鄠县?还有段纶是怎么回事?这蓝田关是纸糊的吗?轻而易举就丢了?”
  面对李神通一连串的问题,马三宝也是茫然摇头,但他知道,段纶的蓝田军装备有陈音弩,可是关中联军最精锐的了。韦略能轻而易举攻陷蓝田关,那这鄠县亦是囊中之物。
  马三宝接着说道:“将军,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但是末将却知道,单凭鄠县这些兵力,绝抵挡不住韦略。”
  李神通只觉得肋下一疼,低头一看,伤口处再次渗出了鲜血。这伤正是拜李靖所赐,若不是史万宝及时赶到,他必被李靖生擒活拿。
  马三宝见李神通伤口出血,赶忙吩咐医者前来。
  李神通接着说道:“唉,我岂能不知敌不过那韦略?可鄠县乃重中之重的所在,绝不能丢失。各路首领、各营将士的家眷尽在此处,鄠县若失,那整个关中联军定然大乱,甚至土崩瓦解!”
  马三宝深以为然,说道:“那为今之计,只有立即禀报三公子,至于鄠县,也只好拖一时算一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