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39章 巧匠杨思齐

第39章 巧匠杨思齐


  裴行俨吐了一口痰,很不爽的说道:“爷爷我可还没杀够呢!都投降了?也罢,降者不杀。”
  说完,他习惯性的甩了甩双锤上的血,发现血迹已然干涸,便叹了口气,索性弄不干净,就扛在肩膀上了。
  一边悠闲的走,一边说道:“弟兄们,随我迎接大都督入关。”
  “吼,吼,吼……”
  亲卫府众人喊着特有的号子,跟着他们的太保朝蓝田关前走去。
  此刻,关前的激战也结束了,由于裴行俨吸引了几乎半数以上的守军,攻关之战打的异常的成功,除了上百个打头阵的被关上陈音弩射伤之外,其余人毫发无损。
  韦韬世跃马而来,准备进关,一抬头便看到关上的裴行俨踢膝掘断了那杆碗口粗细的“段”字旗杆,扯下旗面撕了个粉碎,而后仰天长啸宣示自己的胜利。
  韦韬世便笑着问道:“哎,老裴,你还好吗?”
  裴行俨咧嘴直笑:“哈,承蒙大都督挂念!我好得很,就是没杀痛快。”
  韩世诏无奈的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唉,果然是白担心一场。”
  杜氏三兄妹则谈笑风生的紧随其后。
  顺利拿下了蓝田关,关内五千人战死几百,还有四千多人尽数投降。
  营帐之内,在杜如晦、杜楚客的统计之后,发现他们绝大多数都不是军人。由于靠山吃山的原因,他们不是樵夫,就是猎户。
  韦韬世这才明白,蓝田贼弩箭射的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的,这些猎户不是现成的弓弩手吗?
  正当韦韬世与杜家兄妹翻看兵户籍的时候,韩啸押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跪下!”韩啸一脚踹在这人的腿关节。
  韦韬世头也不抬,只是自顾自的翻着页问道:“此是何人啊?”
  韩啸照着这人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骂道:“你他娘的,大都督问你话呢,你聋了,还是哑了?”
  这一巴掌,差点没把这人打晕过去。
  韦韬世见韩胖子真下黑手,便说道:“哎哎哎,怎么可以虐待俘虏呢?如此有损我朝的风度。”
  韩啸连连点头道:“大都督教训的是,卑职知错了。”
  韦韬世见此人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可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看了看韩啸满身尘土与血迹,便明白了,这家伙可以说一尘不染,而且这身盔甲极为不合身。
  韦韬世暗道:这货一定不是普通的小卒子!
  思量间,他走下帅案,来到切近,问道:“说,你是什么人?”
  没想到,此人竟然冷哼一声道:“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话不说还好,一经出口,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绝非普通的兵卒。
  韦韬世听后,点点头道:“哟呵,是条汉子。”汉子的汉刚出口,跟着便是一记窝心脚,这人便打着滚翻了出去。
  韩啸嘴角抽搐的问道:“大都督,您不是说要有风度……”
  “闭嘴!”韦韬世白了韩啸一眼,说道。
  杜如晦此时问韩啸:“韩旅帅,你是在何处将他擒获的?”
  韩啸回答道:“回禀长史,我带着弟兄们正在清点武库,见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往怀里揣东西,便被我拿住。”
  杜如晦眼前一亮,接着问道:“他所盗何物?”
  韩啸从怀里掏出来羊皮卷,交给杜如晦说道:“就是这个,我大字不识几个,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杜如晦接过,打开一看,变喊道:“克忠,你来看。”
  杜楚客正快速且机械的翻看着兵户籍,听闻欢呼,便来到近前,接过羊皮卷一看,顿时震惊道:“这,这是‘陈音弩’的设计图!”
  韦韬世一听,便笑了,对韩啸说道:“韩胖子,你这回可是立功了,这小子可是一条大鱼!”
  “当真?大都督可不要哄我。”韩啸惊喜的说道。
  韦韬世踢了他一脚屁股,说道:“先滚出去,杜主簿会把你的功劳记上的。”
  “哎,哎哎。”韩啸屁颠屁颠的退出帐外。
  韦韬世眯着眼睛望着地上捂着胸口之人,走到切近,蹲下对他说道:“报上名来,少受点罪。”
  这人阵阵咳嗽,将头一转,不再搭理韦韬世。
  韦韬世探手“啪”“啪”“啪”接连三个大耳光,抽的他眼冒金星。
  而后,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告诉你,我不会杀死你。但从现在起,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说。那样的话,我会让全营将士一人抽你一个嘴巴,到那时,怕是你想说,也说不出来啦。”
  此话一出,杜如晦听了直咽吐沫,杜槿双手捂住了脸。就连一向面无表情、忧郁深沉的杜楚客,面部也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被一万多人抽嘴巴?想想都疼啊!
  这人终于开口了,说道:“我姓杨,名思齐。辽西天工堂堂主,与段纶是同乡,又被其拜为军师,因精通机关术,三天前他让我来此处监造陈音弩。”
  韦韬世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与蜀中唐门可有瓜葛?”
  杨思齐闻听此话,脸上泛起恐惧之色,拼命的摇头。
  韦韬世又蹲下,拍着杨思齐的脸说道:“唉,这张脸哟!”而后陡然起身,呵斥道:“来人啊,擂鼓聚将,本都督要点兵。”
  韩啸挑帘进账,插手应命。
  杨思齐见韦韬世动真格的,呜咽着说道:“大都督饶命啊,我……我……”
  韦韬世立刻叫住韩啸,又对杨思齐说道:“哦?愿意说了?”
  杨思齐跪在韦韬世面前,抱着他的腿说道:“大都督,那唐门之人擅用剧毒与暗器,而且一向神出鬼没。我若说出来,不定何时,便会一命呜呼呐!”
  韦韬世叹了一口气道:“唉,你啊你,真是不知死活,看本都督抽不死你!”而后又对淡淡的对韩啸说道:“擂鼓,聚将点兵。”
  杨思齐哀嚎着说道:“大都督开恩,开恩啊。段纶以千金的价格买了百架陈音弩,而后又与那唐门之人商议,用万金的价格买到了图纸。”
  “你可见过那唐门之人?”韦韬世追问。
  “他向来黑纱罩面,从未见过其真面目!”杨思齐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