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38章 攻陷蓝田关

第38章 攻陷蓝田关


  韦韬世见裴行俨请战,自然不会驳了他的面子。便说道:“好,就由裴将军奇袭南麓。”
  杜如晦接着说道:“昨夜在下夜观天象,两日后将起大雾。大都督可亲率五千左翊卫正面佯攻,牵制敌军,敌军见大雾弥漫,不知我军虚实,又有陈音弩为依仗,断然不会出兵,只会固守。”
  而后顿了顿又对裴行俨说道:“裴将军则正可借着大雾,率两千亲卫偷袭南麓,得手之后便大肆纵火。大都督但见关中火起,便发起总攻,到时里应外合,此关必破矣!”
  众人定下破关之计,便返回营寨之中,各自准备去了。
  两天之后的黎明,果然大雾弥漫。而韦韬世所部已然包餐战饭,开始往蓝田关正门进发。
  裴行俨所部早已在山崖边准备完毕,等着雾起。
  裴行俨见大雾骤起,兴奋的说道:“弟兄们,检查绳索,准备下山。”
  但见裴行俨将一对亮银锤挎在身上固定好,借着绳索之力,头一个开始往山下坠,他身形矫健好似一只猿猴,费时不多,便平稳落地。
  早就将绳索绑好在身的裴家军,一个接一个纷纷下坠,只是他们的身法并没有裴行俨那般俊俏,但也都能顺利着地。
  此刻,蓝田关前韦韬世一夫当关,单人独骑,扬起六通大宝槊直指关上,厉声呵斥道:“关上的贼军听着,我乃是京畿道黜置使、兵马大都督韦略,可有人敢与我一战?!”
  少顷,只见关门打开,杀出一员将来,手持长枪直奔韩世诏而来。
  来在阵前之后,提枪点指韦韬世:“我乃段纶将军麾下大将孟屠,奉我家将军之命,镇守蓝田关。哼,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儿,竟敢来阵前送死?也罢,今日将你杀死,定可扬名天下!”
  这孟屠跃马挺枪而来,口中哇哇怪叫。
  韦韬世见来者长相丑陋,膀大腰圆,并且气势汹汹杀来,心中不免有些怯意。毕竟,这是韦二公子头一回真刀真枪的上阵杀敌,跟韩世诏比武可不一样,可是要玩儿命的。
  韦韬世想到此处,全神贯注,不敢掉以轻心,掌中六通大宝槊一合阴阳,准备接战。
  二马盘桓,枪槊交锋,几个回合过后,韦韬世发现这个看似凶狠的孟屠,速度没自己快,力量也没自己大。便不再那么束手束脚、小心翼翼,放开手脚之后转守为攻。
  接着,二马再次相交,这孟屠便被六通大宝槊洞穿了心口。
  孟屠难以置信的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大窟窿,身子一歪,栽落马背。
  紧接着,五千兵马发出了响彻天地的呐喊:“大都督威武!大都督威武!”
  韦韬世调转马头,准备再次发起冲锋,却听见身背后呐喊,再一看孟屠,已经死了。
  韦韬世有些不尽兴的说道:“啊?就这?我还没出力,你就倒下了?”
  关上副将见孟屠已死,赶紧下令关门,万箭齐发逼退韦韬世。
  而任凭韦韬世怎么辱骂,蓝田关再无一人出战。
  杜如晦此时对韦韬世说道:“大都督,想必裴将军此刻也差不多了吧?”
  韦韬世手搭凉棚,极力的想要看穿大雾之中的蓝田关是否起火,嘴里还嘟囔着:“这实在是看不清楚。”
  说话间,只见蓝田关之后白色的雾气之中,泛起了缕缕的黑烟,紧接着火光冲天,关上守军大喊:“敌袭,敌袭!”
  韩世诏也不再似以往稳重,竟然高声道:“大都督,成了!下令总攻吧!”他这是担心裴行俨孤军深入。
  韦韬世刚想下令,杜如晦却阻拦道:“大都督且慢,韩将军稍安。再等等,待关上守军多去一些,再行总攻!否则,咱们攻城战损不但没降低,而且裴将军岂不是白白的冒了风险?”
  韩世诏虽然担心裴行俨安危,但此时当以大局为重,不能意气用事。只好摩拳擦掌的等着。
  韦韬世看出了韩世诏的心思,便出言劝慰道:“你还担心老裴呢?多余了吧?你看看守关的大将孟屠,就知道关里那些货色了,那能够老裴杀的吗?”
  韩世诏闻言,心中不再焦急,连连点头,口口称是。
  别人不知道,他韩世诏可清楚的很,裴行俨那一对大锤谁能挡得住?普天之下,除了李玄霸跟宇文成都,怕是无人能敌了。
  果然,蓝田关南麓,裴行俨不等身后的军士落地,就挥舞着大锤冲了上去。可是杀痛快了,跟割草似的,一锤一个。有时候他甚至连银锤都懒得挥,一脚过去,人都飞出去了。
  等两千亲卫尽数从山崖之上落地,裴行俨这个阎王,被一群敌军围着,不不不,应该说是他一个人围着敌军。想杀谁,就杀谁。
  这银锤太保的双锤、双腿甚至是他的头,都是致命性杀伤武器,那是碰上即死,挨着就亡。
  而随着关前的援军赶到,这些人多多少少来了点抵抗的勇气。可刚提起勇气,就被裴行俨那一声炸雷般的:“来得好!多多益善!”给打击的消失殆尽。
  裴行俨狂笑着再次杀入人群,享受着自己的杀戮盛宴。
  身后两千亲卫亦是加入乱战之中,这一场压制性的胜利不言而喻。
  终于,被恐惧与混乱笼罩的蓝田守军之中,有人认出了这一对银锤,声嘶力竭的喊道:“他……他……他是银锤太保裴行俨!”
  “哎呀!娘哎,怎么碰上这个阎罗了?”
  “他娘的,不投降等死呢?”
  “投降……必须投降。”
  看着身高几乎两米的裴行俨,浑身是血,还听着他肆无忌惮的狂笑,再看看那银锤上的血,都结痂变成黑红色了。还有身后那两千如狼似虎的亲卫精兵。
  这谁顶得住啊?
  不知是谁头一个扔了兵器,这种连锁反映顿时蔓延开来,裴行俨面前的所有人都缴械投降了。
  当然,肯定会一些头铁的顽固之徒,犹豫不决。
  裴行俨只是“嗯”了一声,这些怂货便纷纷下跪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