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35章 千机弩失窃

第35章 千机弩失窃


  杜楚客却说道:“韬世,这弩我是喜欢,但我也不会横刀夺爱。今晚让我带回去细细钻研,明日还你如何?”
  韦韬世多少有些心疼,但他还是咬着牙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明白,君子不夺人所好。”
  杜楚客点了点头说道:“这你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行了,我就先走了。”
  韦韬世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去了。
  看着杜楚客带着千机摧山弩离去,他明白诚如杜楚客这样的心高气傲之人,是绝不会对这弩产生占为己有的念头。因为,依着杜楚客的性子,他会仿制一把属于自己的诸葛连弩。
  别人的永远都是别人的,自己有属于自己的,才是真正的拥有。
  韦韬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返回了自己的卧房,门前当值的是杨玄登,见他归来,赶忙行礼:“大都督!”
  韦韬世便问道:“朝旭啊,怎么还亲自当值?”
  杨玄登说道:“这是裴将军的意思,说叛贼猖獗,唯恐不测。您的安全必须由旅帅以上的负责。”
  韦韬世笑着摇摇头,说道:“嗨,本都督还需要保护?行了,你歇着吧。”说着,拍了拍杨玄登的肩膀。
  杨玄登也不说话,只是继续站着值守。
  韦韬世一回头,见他还在,就知道这是军人的天性。便说道:“杨玄登,本都督命令你,立刻歇息!”
  杨玄登面露难色说道:“大都督,这……”
  韦韬世假意怒道:“嗯?裴行俨的军令是军令,本都督的军令就可以固若罔闻吗?你现在就去歇息,难道想抗命不成?”
  杨玄登听后,不敢怠慢,躬身施礼道:“末将,谨遵大都督之命!”
  韦韬世转怒为喜,笑道:“去吧去吧。”边说,边把门关上了。
  杨玄登见状,心中一丝暖意,感激韦韬世体恤下属之情。
  刚把杨玄登送走,韦韬世再一次无奈的叹了口气。
  只见床榻之上,杜槿和衣而卧,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韦韬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杜槿,杜槿不耐发的用手一挥,示意不要打扰。
  韦韬世笑着摇了摇头,掀开被褥为其盖好。
  这才起身,自己卸了甲,坐在桌前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之后,托着下巴看着杜槿那盛世美颜,一阵阵傻笑。少时,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路马不停蹄,也着实的累了。
  没过多久,只听房门重重的被打开,吓得韦韬世连忙惊醒。
  他睁开朦胧的睡眼一看,面前站着头发凌乱的杜楚客,双眼布满血丝的望着自己,而后失魂落魄的喃喃道:“丢了,丢了。”
  韦韬世伸了一个懒腰,问道:“怎么了?什么东西丢了?”
  “弩,弩啊。弩丢了!”杜楚客近乎于咆哮。
  韦韬世宛若醍醐灌顶一般,拍案而起,拽着杜楚客的衣领问道:“你是说,我的千机摧山弩丢了?”
  杜楚客失落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杜槿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说道:“吵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她看清之后,问道:“三哥?二郎你们这是?”
  被松开衣领的杜楚客,也不理杜槿,只是黯然坐在桌案前,怅然若失。
  韦韬世则来回踱步,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千机弩丟的?”
  杜楚客开口说道:“我太过疲乏,只是闭目养神有一炷香的时间,再醒来,弩就不见了踪影。”
  韦韬世立即说道:“走,去你房间看看。”
  路上遇到了起夜的杜如晦,杜如晦见这三个人都不搭理自己,而且行色匆匆,便索性跟了上去。
  到了杜楚客房间,杜如晦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杜如晦沉着冷静,立即开始认真勘察杜楚客的房间。
  少时,杜如晦抚须说道:“除了窗户开着,其他没有任何痕迹,连脚印都没留下,真是奇哉怪哉。”
  韦韬世此时也恢复了平静,思索着说道:“会不会有一种轻功身法,不留任何痕迹呢?”
  杜槿此时开口道:“若论轻身功法,这大都督行辕之中,怕是没有人能做到此等地步。”
  杜楚客也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说道:“昨夜,也只有我跟韬世两人知道这诸葛连弩的存在,行辕之中的人,应该可以排除了。”
  杜如晦点点头,说道:“那就需要知道盗弩之人的动机了。”
  韦韬世相信杜楚客的人品,便说道:“克忠他若是真的想要千机摧山弩,一定会开口向我索要,大可不必愚蠢至极的监守自盗。”
  杜如晦接着说道:“那会不会窃贼本来不是为诸葛连弩而来,只是碰巧撞见克忠休息,顺手盗走?而且,这个贼人一定是机关术方面的行家,否则怎么会知道这弩的珍贵,从而对弩下手?”
  韦韬世这才下令,让整个行辕查看有没有丢了什么贵重物品。
  不出杜如晦所料,行辕中贵重的金银器,以及众人的钱财都没有丢失。
  杜如晦又说道:“这就是了,那又是什么样的动机,让这个贼人铤而走险盗窃大都督行辕呢?”
  杜楚客瞪着双眼,咧嘴笑道:“机关术的行家里手?不惜这么大的险?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韦韬世眼前一亮,也是想到了线索,脱口而出:“唐家堡!”
  杜如晦与杜楚客相视点头,深以为然。
  杜楚客又说道:“只是不知这唐家之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杜如晦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想,若真是唐家堡的人,会不会跟段纶有关?唐家人此番前来,不外乎两种情况。其一,是继续贩卖弓弩;其二,怕是重操旧业。这段纶既然不缺钱,那会不会雇佣唐家堡的刺客从而行刺大都督?”
  韦韬世觉得杜如晦分析的有道理,说道:“很有可能,这个贼人本欲是来刺杀我的,但行至克忠的房间,发现了千机摧山弩,从而顺手牵羊。由于怕被发现,故而匆匆而走。”
  杜楚客又说道:“那也不合理啊!拿了千机弩,再把你杀死,岂不是两全其美?”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赞同杜楚客的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