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34章 详解千机弩

第34章 详解千机弩


  杜楚客否定了韦韬世的观点,说道:“那倒不会,据我游历川蜀所知,唐家堡规矩森严,他们只在川中活动,从不踏足中原。并且,绝不会收外姓弟子的。”
  盛彦师则说道:“那会不会是段纶只是个化名?”
  众人也深以为然,赞同盛彦师的看法。
  杜楚客又说道:“这个倒也有可能。唐家本是刺客世家,擅用毒药,巧习机关,然则适逢文帝开皇盛世,国家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当刺客已经不能满足唐家的日常需要。唐家为了继续生存便开始涉足商业,并从此不断壮大。”
  杜如晦也补充道:“大都督的义兄柳先成为朔州柳家,而这蜀中唐家,跟柳家做的营生异曲同工。只不过,柳家卖刀枪剑戟,唐家则主营暗器弓弩。”
  韦韬世接过话头,说道:“如今天下大乱,军械兵器的生意大行其道,而这弓弩比之刀剑更胜一筹。所以,这段纶要么是唐家弟子化名,又或者通过什么机缘认识了蜀中唐家,从而花费大价钱进购了一匹‘陈音弩’。”
  众人听完韦韬世分析,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杜楚客又说道:“大都督所言不差。但我还要再说一点,这‘陈音弩’在唐家堡之中,随便一个机关坊外门弟子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制造出来。”
  此言一出,掀起轩然大波。照杜楚客所言,这陈音弩竟然是制式装备。
  “啊?什么?”
  “这,这样的弩竟然如此易得?”
  “是啊,若是叛军人手一把,那还了得?”
  …………
  杜楚客见众人慌乱,便又说道:“诸位将军,不必慌乱,听在下把话说完。”
  韦韬世单臂上扬,示意众人禁声。
  杜楚客这才说道:“‘陈音弩’虽然制作简单,但其所用的材料,都需因地制宜。单说这所用的竹木,就只能是川中之竹。故而,想要在中原量产,是绝无可能的。因此,段纶这一批‘陈音弩’只能从唐家手里采买。而制弩之法,唐家堡以外的人,实难学会。”
  韦韬世笑着问道:“嘿嘿,你杜楚客难道不会吗?”
  光是刚才杜楚客那拆卸机弩的手法,韦韬世就知道了,这家伙可不简单。
  杜楚客抱着肩膀,只是望着韦韬世,笑而不语。
  韦韬世见这次军议时间不短了,众人急行军到此也是尽显疲态,便宣布散帐。
  散帐前,韦韬世留下了杜楚客:“克忠,你且留步。”
  杜楚客伸了一个拦腰,打着哈欠问道:“留我作甚?哦,我承认,我会制作‘陈音弩’,不过,我跟唐门可没关系,都是我多年钻研机关术的结果。”
  韦韬世笑着点点头,佩服杜楚客的脑子。
  “没别的事儿,我就先歇息去了。”杜楚客转身欲走。
  韦韬世从腰后拿出了千机摧山弩,从背对自己的杜楚客肩膀上递了过去。
  杜楚客可是机关术的行家,只斜了一眼,便一把夺过,拿在手里端详,须臾间便按动了机关,将千机弩展开了。
  而后一脸吃惊的表情,压低了声音问道:“韬世,你……你是唐门弟子?!”
  杜楚客转过身来,不可思议的望着韦韬世。
  韦韬世叹了口气,说道:“唉,首先作为兄弟,我告诉你,我不是唐门弟子。其次,你也不要问这机关弩是哪里来得。你且看看这个机关弩是不是唐门的物件。”
  杜楚客是个执着的人,但他只是执着机关术。要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去四川寻找唐家堡。
  至于说眼前这个机关弩的来历,他才不会在意呢。他在意的只是自己能不能参透其中的奥妙。
  杜楚客研究了半个时辰,韦韬世生怕这货手欠,把这神器给拆了。
  提心吊胆半个时辰,杜楚客终于得出了结论。
  杜楚客显然对唐门不屑一顾,他指着千机弩的连弩匣说道:“唐门?哼,纵使唐家深谙机关之道。但如何与先贤相提并论?这弩可是诸葛武侯之作,绝不是唐家可比的。”
  韦韬世确实要对杜楚客刮目相看了,暗道:这家伙厉害啊,竟能看出这是诸葛连弩。
  杜楚客又说道:“韬世,这弩为何只有十支弩箭?”
  韦韬世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甚清楚,得到时便是如此。”
  杜楚客又摆弄着千机弩问道:“那你会用吗?”
  韦韬世笑道:“哈,这还有什么会用不会之说?”
  杜楚客神秘的摇了摇头,而后对准地上,扣动了扳机,只见十发弩箭一齐发射,贯穿了青石地板,生生的整支刺入,只留下箭羽露在外面。
  韦韬世惊呆了,由衷的感叹道:“摧山裂石,果然名不虚传!”
  杜楚客用鄙夷的眼神看着韦韬世,蹲下身子开始将弩箭一一从石板中拔出,而后说道:“你啊,就是不会用。”
  韦韬世脸上一红,不再言语。因为他确实是第一次见识这千机摧山弩的厉害。
  杜楚客重新将弩箭装填回去,而后指着弩箭匣的地方说道:“看,这里的机关消息。”
  杜楚客再一次扣动了扳机,这回只是一发弩箭射出。
  韦韬世恍然说道:“哦,还能换成单发?”
  杜楚客笑了笑,连连扣动扳机十次,十发连弩尽数射出,威力再次提升,弩箭直接没入石板,不见踪影,只留下一个个小孔。
  韦韬世顿时大喜,暗道:这他娘的还能半自动射击?诸葛连弩果然厉害。
  可马上他就不乐意了,埋怨道:“哎哎哎,你怎么把弩箭都浪费了?只有这十发啊!”
  杜楚客嘲笑着说道:“哈,人言宰相肚里能撑船。再看看你这大都督的胸襟,着实不堪啊,怎么还怨起我来了?”
  韦韬世指着杜楚客,半天嘣出一个字:“你……”。
  杜楚客按下韦韬世指着自己的手,笑道:“嘿嘿,放心吧,逗你呢。这可是诸葛连弩,考虑绝对周全。只需普普通通的弩箭,就可以继续使用了。”
  韦韬世这才拍了拍胸口,表示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