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32章 大都督的虎威

第32章 大都督的虎威


  白善思接着说道:“不错,以向将军之勇武,确实不及韦略。但韦略则罢了,南衙第一的银锤太保,可是也在敌军之内呀!”
  何潘仁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问道:“这裴行俨着实厉害,掌中一对八棱梅花亮银锤,座下一字墨角赖麒麟,千钧神力,万夫莫敌。怕是除了玄霸公子,无人能敌!”
  白善思停摇羽扇,皱眉道:“大总管,此战不可搬请玄霸公子。”
  何潘仁疑惑问道:“这是为何?敢请先生明言。”
  白善思接着说道:“我等盟军自成立以来,寸功未建。今番朝廷初次征讨,便要请唐公麾下最强的猛将襄助,唐公会如何看待我等?”
  何潘仁点点头说道:“不错,唐公会认为我等联军是一帮乌合之众!”
  白善思羽扇轻摇,点头说道:“然也!大总管所言不差。故而,我等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抵抗朝廷此次围剿。”
  多时不言的丘师利此刻开口了,说道:“若我等抵挡不住朝廷,丢了这司竹园的关中屏障,如何跟唐公交待?!到那时,唐公想要再入关中,势比登天!”
  何潘仁听后,额头上渗出一丝冷汗,想到让李渊那失望的表情,让他不寒而栗。他深知这唐公李渊,可是一个狠角色,若丢了司竹园,自己绝对不得善终。
  白善思沉吟片刻,说道:“事到如今,唯有请三公子前来坐镇了,我等皆听三公子调遣便是。”
  在座的众将领都深以为然,只要李家三公子来了,再打败仗,这个锅就能甩出去了。
  只是一日的时间,韦韬世率领三军疾行,便驻扎在了武功县内,此处乃关中平原腹地,东接始平,南临渭水与周至县相望。
  别看京兆尹是从三品的实权职务,但面对京畿道黜置使也是惶恐之至,因为韦韬世这个职务跟钦差没有任何区别。
  他早就率领阖郡文武官吏在武功县城外十里接官亭恭候韦大都督的虎驾。
  少时,只觉得地面开始颤动,远处尘土漫天。
  远远眺望,凌空就看到一杆大纛旗,迎风招展,上书一个斗大的“韦”字,左右两边还有竖着的两行小字,一行上写“京畿道黜置使”;另一行上是“兵马大都督”。
  大纛旗后,各营将帅的字号旗亦是密密麻麻,一时间旌旗林立,刀斧林立,这一大队人马,堪称幕天席地而来。
  韦韬世一马当先,头戴束发紫金冠,身穿蜀锦百花袍,披狻猊明光铠,腰间紧束狮子吞兽带,足蹬虎头金靴。掌中六通大宝槊,座下玄夜乌骓马,身后大红色披风随着飞奔而猎猎作响。
  这要是再换个方天画戟,还不是温侯在世?
  亲府左郎将“银锤太保”裴行俨、右郎将“小柱国”韩世诏左右拱卫,杜如晦、杜楚客两兄弟紧随其后,这两文两武皆是勇猛的上将、无双的国士。
  待韦韬世来到切近,左边韩啸抱着代王尚方剑,右边裴行俭捧着大都督帅印,身后各营将帅一字排开,肃容而立。这样大的排场,让韦韬世兴奋的耳朵都发烫。
  京兆尹见状,急忙率领众官吏俯身下拜:“我等见过大都督!”
  韦韬世不怒自威,缓缓说道:“诸位大人免礼吧。这拜,也不是拜本都督,拜的乃是代王殿下。”
  “我等明白!”言毕,众人纷纷起身。
  韦韬世又问道:“京兆府抵抗叛贼多日,也算得上是功不可没,且说说战损情况吧。”
  京兆尹本来还很高兴,听闻要汇报战损,便支支吾吾,半天也每个囫囵话。
  韦韬世沉声“嗯”了一声,开口道:“怎么?有何难以启齿吗?”
  “这……这……”京兆尹依旧无言以对。
  韦韬世见状,便知道内有蹊跷,径直对其他官吏说道:“既然京兆尹大人说不出口,哪位大人可以向本都督说说啊?”
  果然,有人站了出来,躬身施礼道:“大都督,下官澄城令盛彦师,愿向大人检举。”
  “且慢!你说检举?”韦韬世问道。
  盛彦师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说了个清楚:“正是,下官要检举京兆尹大人。自从关中叛乱始,他屡战屡败,以京兆府战死的将士充数叛贼首级,虚报功勋。如今,那蓝田贼段纶依旧占据蓝田县城,安然无恙。”
  韦韬世也不急于下定论,转身对杜楚客说道:“杜主簿,将他所言记录在案。”
  杜楚客点头示意,而后奋笔疾书,迅速完成。
  韦韬世又对盛彦师说道:“你可知道,若检举不实,该当何罪?”
  盛彦师回答道:“下官明白,乃以下犯上之大不敬,并加以反坐之罪!”
  韦韬世点点头,转身怒视京兆尹问道:“大人,盛县令所言,可属实否?”
  京兆尹也不知道哪里来得勇气,竟然斩钉截铁的说道:“大都督,他这是诬告,还请大都督替下官做主!”
  韦韬世就知道他会矢口否认,冷笑着转身“仓朗”一声把尚方宝剑抽了出来,拍打着手掌说道:“哎呀,本都督再重申一次,这是替代王殿下问的。盛彦师所言,可属实否?”
  “他……他……”京兆尹见了利剑出鞘,再一次怂了。
  韦韬世一探手,便把尚方宝剑放在京兆尹的肩头,笑道:“本都督马不停蹄来到此处,可谓四肢酸痛。保不齐这手一抖,哈哈。”
  京兆尹见韦韬世握着剑的胳膊,还真就抖动起来,他亦是不由自主的抖似筛糠。
  韦韬世依旧是满脸微笑,接着说道:“哈,京兆尹大人,本都督知道你是从三品的高位,甚至比本都督还高出一品。但这是代王殿下的剑,本都督要是失手杀了你,你说殿下千岁会不会降罪啊?”
  京兆尹闻听此言,“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带着哭腔就求饶:“大都督,下官该死,下官该死。还望大都督饶了下官性命,下官愿回大理寺受审!”
  众人见京兆尹俯首认罪,皆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更有甚者放声辱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