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30章 好马配好鞍

第30章 好马配好鞍


  韦韬世见有卫士抬上来一个箱子,杨侑即刻吩咐打开箱子,为玄夜套上马铠。
  杨侑指着马头说道:“这一副马铠,乃是当年诃陵国进贡皇祖父之物,他老人家赐给了父王,这才一直留在了东宫。”
  韦韬世赶紧拒绝道:“末将岂敢觊觎皇室之物?还请殿下恕罪。”
  杨侑摇摇头说道:“哎,此言差矣!宝剑赠英雄,好马配好鞍。今番兄长要为国杀敌,这区区马具,何足挂齿?”
  韦韬世单膝跪地,谢恩道:“末将谢殿下厚恩!”
  此时,玄夜乌骓马一声龙吟虎啸的嘶鸣,再看其马具已然穿戴整齐,还真是神采奕奕,威风凛凛,就像是顶盔掼甲的大将军一般。
  杨侑扶起韦韬世,见玄夜已然装备完毕,便赞叹道:“千里绝群,玄夜乌骓。真乃马中将军也!本王封其宁远将军,并配拨副将一员,随行左右。”
  “末将,替玄夜谢过殿下!”韦韬世赶紧谢恩道。
  韦韬世这下可得意了,自己的坐骑都是正五品下的武散官了!而这个副将,说白了就是专职的马夫。
  杨侑示意韦韬世不必多礼,而后开始介绍玄夜身上的马具:“这马头至马脖子上的‘面帘’与‘鸡颈’,乃是犀皮所致,寻常兵刃伤不得分毫。马胸至马身的‘当胸’、‘身甲’、‘搭后’是诃陵国所生的一种藤蔓嵌入金银丝所铸,弓箭弩矢不可洞穿。”
  韦韬世再谢杨侑,说道:“末将定不辱使命,尽快平定关中乱贼!”
  杨侑接着说道:“这一副马铠,不但可避刀剑弓弩,而且轻盈。绝不会影响玄夜驰骋疆场,再加上兄长的六通大宝槊,这疆场之上怕是罕有敌手!”
  韦韬世再一次千恩万谢之后,杨侑将他们一人一马送出了东宫,表兄弟二人话别之后,韦韬世径直前往亲卫府点兵。
  韦韬世单人独骑直奔亲卫府大校场而来,在场中兜了一个大圈,果然如杨侑所言,这副诃陵马铠像是玄夜乌骓身体的一部分,根本不影响它的自由行动。
  点将台上,裴行俨、韩世诏那可都是相马的行家,盯着这玄夜乌骓眼睛都直了,根本不愿移开半寸。
  二人相视之后,赞叹道:“好马,端得好马!”
  裴行俨提了一口气,说道:“哼,殿下也太偏心了,这匹乌骓我讨要多时,不想今日……唉!”
  韩世诏倒是淡然说道:“咱们将军得了,便是亲卫府得了。只要不是其他卫府,我倒是可以接受。马倒其次,只是这诃陵马铠,殿下也赏赐下来,颇感意外。”
  裴行俨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不错,这副马铠,恐怕天下无双,只此一副。唉,这皇亲国戚就是不一样。”
  杜如晦此时业已就任了长史,他听闻下属褒贬上司,便开口说道:“裴将军,据在下所知,您那头一字墨角赖麒麟,不也是诃陵国进贡而来?在下可以跟将军商量,用你那赖麒麟换乌骓,你可愿意否?”
  裴行俨听后,脸色一变,连连摇头,讪讪笑道:“哈,哈哈,不换,这可换不得。”
  杜如晦与众人听后,也是尽皆发笑。
  杜如晦方才用“头”而不是“匹”来形容裴行俨的坐骑,由此可见,裴行俨的坐骑根本不是马。
  不错,裴行俨的坐骑正是一头黑犀牛。
  哪有人就问了,犀牛还能当坐骑吗?
  这裴行俨身高几乎两米了,寻常的马匹可都驮不了他。适逢诃陵国朝拜杨广,这黑犀牛便是贡品之一,诃陵国使者称之为“麒麟”,以为瑞兽,献于杨广。
  这头犀牛脾气暴虐,无人降服。当时裴行俨随驾杨广,便出手降服了犀牛,在他翻身上了犀牛之时,杨广见状,大加赞赏,便将这犀牛赐给了裴行俨,并赐名:“一字墨角赖麒麟”。
  比起其他体形高大的犀牛,这黑犀牛个头很小且善于奔跑,用来当坐骑再好不过。当然,这个坐骑的主人要足够的强大。
  韦韬世骑乘乌骓转了一圈之后,回到了点将台,众人纷纷见礼,他示意不必,而后问杜如晦道:“克明兄,行军准备做得如何了?”
  杜如晦答道:“回禀将军,万事具备,明日便可出征。”
  韦韬世又问道:“那周至县司竹园地势如何?”
  杜楚客此时说道:“那南山竹林乃周穆王西征,元池奏广乐时所植。因在芒水傍,故植竹又曰:芒竹。陛下也曾下诏在司竹园大肆建造宫殿、寺院、别馆、亭榭。”
  杜如晦在帅案之上摊开了行军图,指点说道:“司竹园一带竹林遍地,曲径幽深,虚实难测,于此屯兵作战,易守难攻,实为兵家必争之地!”
  韩世诏又补充道:“那三部贼酋之首何潘仁,自称行军大总管,与李仲文、向志善集结叛军七万余人,本阵大营设在司竹宫,若众贼尽数出兵,关中危矣!”
  韦韬世忧心忡忡,言道:“七万人?!不知殿下会调拨多少人来呢?”
  杜如晦此时胸有成竹的微笑说道:“将军,以在下之见,两万人苦战险胜,三万人游刃有余,五万人便可高奏凯歌还!”
  众将见杜如晦夸下海口,纷纷露出鄙夷之色。唯有年纪轻轻的裴行俭看着杜如晦,露出崇拜之色。
  韦韬世见情况有些异样,便说道:“我以为,有什么话,都可放在桌面上讲,不必藏着掖着。对克明兄此言有异议者,大可说出来,免得上了战场,再各自为战。”
  裴行俨听了此话,头一个便发难了:“杜长史岂不闻兵法云:‘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且不说五万人高奏凯歌。单说两万怎么打七万?!”
  不等杜如晦解释,裴行俭便说道:“用兵讲究出奇制胜,自古以来以多胜少之战多矣,兄长为何不相信杜长史?”
  裴行俭一听,便朝弟弟背上来了一巴掌,说道:“嘿?臭小子,你是哪一边的?”
  接下来,众人便开始了激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