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28章 杜氏兄弟

第28章 杜氏兄弟


  韦韬世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杜家兄弟。一个是杜如晦字克明,另一个则是杜楚客字克忠。
  所谓:居上克明,为下克忠。这杜家兄弟皆非等闲之辈。
  二人是杜淹的亲侄子,颇受杜淹的青睐。更重要的是,这杜楚客还跟韦韬世有同窗之谊,关系相当不错。
  只因杜如晦外放滏阳县尉,杜楚客随行左右。今番杜如晦辞官,兄弟二人也是近日才归,故而韦韬世不曾见过。
  今天一见兄弟二人,记忆便如潮水般上涌。
  韦韬世看着杜家兄弟暗道:这就是‘房谋杜断’的杜如晦?
  思量间,杜敬同便带着兄弟二人前来向韦韬世敬酒。
  杜敬同率先开口道:“韬世,你今番升迁,可谓大喜。他日飞黄腾达,可别忘了愚兄呀!”
  “兄长言重了,请酒!”韦韬世先干为敬。
  接下来是杜楚客,他与韦韬世年龄相仿,仪表不俗。
  但见他头戴平上帻,面容英俊,一袭青衫,在他眼神的深处,却总有一抹拭不去的忧郁、暗淡。这种忧郁仿佛深入骨髓,若是放在现代,定能风靡万千少女。
  杜楚客微微一笑,举杯说道:“韬世,许久不见,当满饮此杯!”
  韦韬世自不多言,一饮而尽。
  杜楚客见状,言道:“出任了武职,果然与以往不同,豪放许多。”
  韦韬世笑着点了点头,举杯接着望向杜如晦。
  而杜如晦就比较冷漠了,举杯说道:“将军,请酒。”
  韦韬世看着这位一代名相,心中颇为感慨。自己的记忆中,杜如晦评价韦略四个字:言过其实。看来,他是不待见韦韬世的。
  韦韬世依旧是笑着说道:“克明兄,请!”
  二人对饮之后,杜如晦面无表情的将酒杯放下,不再看韦韬世一眼。
  韦韬世却开口说道:“众生疲于应酬,而沉醉浮华者,不外乎为自己升迁搭桥铺路。今,克明兄与我对饮,想必是万般的不情愿,唯恐染俗。既如此,我当向克明兄赔罪。”
  杜如晦听后,深以为然,毕竟韦韬世说出了官场现状。
  韦韬世自顾自敬了杜如晦一杯,而后一饮而尽。
  杜如晦看着韦韬世,想看看他还有什么下文。
  韦韬世接着说道:“克明兄应变之才,当为栋梁之用!不日,我便要率军讨逆,愿保举克明兄为亲卫府长史,不知克明兄意下如何?”
  杜如晦万万没想到,韦韬世竟然会举荐自己为官!
  虽然亲卫府长史只是正七品上,比起县尉从八品下也没高几品,但性质上有本质的不同。
  长史,掌判诸曹府。季秋以属官功状上于率,而为考课。
  这就意味着,长史可是实权职务,统管兵曹、胄曹、骑曹、仓曹等四曹诸事。招募兵勇、军械战马、辎重粮饷那一项不是重中之重?而且一众将校军官能不能升迁,全由长史一人说了算。
  而长史更是亲府中郎将最为亲近的人,几乎寸步不离随行左右。
  杜如晦本以为,就算韦韬世要挑选亲卫府的长史,自己的弟弟杜楚客那是当仁不让。没想到,竟然落在了自己头上。
  而此言一出,让厅中饮宴的诸人颇为震惊,亲卫府的长史可是肥缺啊,韦韬世竟然轻描淡写的就定了人选。
  就连一向忧郁稳重,彷佛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的杜楚客,也是睁大了双眼望着韦韬世。
  杜淹听后,老怀大慰的说道:“克明,你还不谢过亲府中郎将的提拔之恩?”
  杜如晦还未反醒过来,对于这个亲卫府长史之位,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职务。于公于私,他都很愿意出任。于公是为国效力,于私也是自己心仪的官职,可以施展自己平生所学。
  自己辞去县尉,不就是因为这个可有可无的官职,压制了自己的抱负?
  杜如晦颇为激动的朝韦韬世拱手施礼道:“如晦谢过亲府中郎将提携!愿为亲卫府长史一职。”
  韦韬世握住杜如晦抱拳的双手,说道:“若得克明兄襄助,平定关中之乱,定是易如反掌!”
  杜楚客一脸惊叹,半晌也不知道跟韦韬世说些什么。
  韦韬世这才望向杜楚客说道:“克忠,你我同窗数载,亲同手足。我怎么会忘了你呢?亲卫府尚有主簿出缺,不知克忠可有意向?”
  杜楚客听后,淡淡一笑说道:“既是中郎将相请,安敢不从啊?”
  韦韬世再次与杜氏兄弟举杯,三人一饮而尽,相视大笑。
  能将杜氏兄弟拢入麾下,这是韦韬世再开心不过的事。因为,他再也不用怕长孙家霹雳堂背后算计了,长孙无忌心计再强,还能强过杜如晦、杜楚客两兄弟?
  韦韬世暗道:饶你长孙无忌奸似鬼,定让你喝洗脚水。
  再有,从大局上来说,有了杜氏兄弟在身边,就算到时李渊打过来,这二人定会有应付对策,不至于难以立足。
  韦韬世领着二杜去往亲卫府饮宴处,向诸人介绍了一番。
  杜如晦对这些将门之后还是很有好感的,少时便与他们打成一片。只是杜楚客本就忧郁孤傲,又不喜喧闹,便与韦韬世在一旁单独闲聊。
  “韬世,真不知道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杜楚客一脸疑惑的看着韦韬世。
  韦韬世不明白他的话,便说道:“此话怎讲呢?”
  杜楚客抿了一口酒,说道:“哦,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看,都绝非常人。此次归来,从第一眼见到你,便觉得你好似变了个人一般。”
  杜楚客这么说,倒也好理解。毕竟,正常的为官之人,绝不可能随意的把两个军务要职轻而易举的许给别人。就算关系很好,可杜家兄弟毕竟是外人,这样的恩惠也太大了。
  韦韬世生怕被识破了身份,连连说道:“人嘛,总是会成长的。如今长大成人,自是不能与幼时同日而语。”
  作为崇尚奇异节操的杜楚客而言,韦韬世今天的做法,十分附和他的交友观念,故而杜楚客更愿意将韦韬世引为知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