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27章 韦珪返家

第27章 韦珪返家


  韦韬世抱着外甥女李似玉走在后面,杜槿搀扶着韦珪先行。
  莺奴带着府中侍女纷纷出迎:“恭迎大娘子回府。”
  韦珪显得很不适应,看着跪地的侍女们,意欲要去搀扶她们,还好被杜槿拽住了。韦珪这才反映了过来,自己现在回家了,依旧是郧国公府的大小姐。
  刚迈进院子,只见韦圆成拄着鹿头拐杖,被韦富搀着,整个人都是颤颤巍巍的,那是看到女儿之后,难掩的激动之情。
  “泽儿,你受苦啦!”韦圆成见了爱女,深陷的眼窝里老泪纵横。
  韦珪见了父亲,热泪盈眶,紧走两步,跪伏于地:“父亲!女儿回来了。”
  韦圆成擦了眼泪,说道:“快起来,别哭了。今日可是二郎大喜的日子!”
  韦珪被扶了起来,也是擦了擦眼泪,说道:“女儿都听说了,韬世擢升亲府中郎将,可是光耀门楣的大喜事。”
  韦圆成看到韦珪装束,不由得一皱眉头。
  韦珪梳着双环望仙髻,上身是一件深竹月小袖短襦,纤腰围裳,丝带紧束,天青色曳地长裙,下垂至地,不施边缘。
  韦圆成依稀记得这一身打扮,是她当年还在府中时常穿的。老爷子心头更是一疼,鼻子一酸,再次落泪。他知道女儿怕是只有这一身能穿出门的衣服吧!
  韦珪见父亲再次落泪,便问道:“父亲为何又落泪了?”
  韦圆成边擦拭眼泪边说道:“哦,喜极而泣,喜极而泣啊。”
  韦韬世抱着李似玉来到近前,说道:“玉儿,快叫外祖父。”
  李似玉很乖巧,说道:“外祖父怎么哭了?玉儿给你擦擦。”说着便要伸手为其擦泪。
  韦圆成见外孙女可爱,不由得老怀大慰道:“不哭了,不哭了。玉儿乖。”伸手抚摸了李似玉的头。
  韦韬世这时说道:“姐姐,我已经让莺奴将你的闺房打扫完毕了,陈设如故,还是当年的样子。”
  “韬世有心了。”韦珪欣慰的说道。
  一家人有说有笑的送韦珪回房,这郧国府内可沸腾了。讨论声大多来自于武将们,借着酒意再加上人声嘈杂,对韦珪评头论足。
  “嗬!都说韦家大娘子一等一的美人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可不是嘛,便宜李珉那死鬼了。”
  “你说这要是再嫁,还有人要吗?”
  “今时不同往日啦!如今韦二郎升任了亲府中郎将,估计这朝中勋贵,又要挤破郧国公府的门槛了。”
  …………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反正都是醉话。
  韦圆成见安置好了韦珪,便先走了,毕竟还有客人要招待。老爷子吩咐韦韬世与杜槿留下陪着韦珪说说话。
  韦韬世把外甥女放下,嘱咐莺奴道:“照顾好玉儿。”
  李似玉下了地,可撒欢了,她哪里见过郧国公府这样的豪宅?
  莺奴见状,赶忙去追赶,生怕小丫头摔了。
  韦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故地重游,难免有些入神。
  韦韬世突然问了一句:“姐姐,姐夫他对你好吗?”
  韦韬世的记忆里,也就知道李世民两个妃子,一个是长孙皇后,另一个就是韦贵妃了。这样问,是为了确定韦珪跟李珉感情到底如何?免得以后跟了李世民,感情上有什么障碍。
  韦珪点点头,又摇摇头,幽幽说道:“唉,此话从何说起呢?”
  韦韬世见状,便道:“也罢,姐姐还是不要说了。”
  韦珪看了看韦韬世与杜槿,问道:“昔人已逝,不提也罢。倒是你与蕣华,形影不离的,也是羡煞旁人。准备何时成亲呀?”
  韦韬世看着杜槿,开口道:“应该很快吧,想必父亲今日就会跟岳父谈及此事,选个吉日,定个婚期。”
  杜槿也是幸福微笑,连连点头,而后问道:“姐姐今番归家,可想过再嫁?”
  韦韬世听后,显得十分尴尬。毕竟这样问也太不合时宜了!
  可让韦韬世更像不到的是,韦珪却是很坦然的说道:“自然想过,可是也没什么上好人选呢。”
  韦韬世看着这两个女人,一时间僵住了。他很难相信,这两个女人竟然谈及这样尴尬的问题,还泰然自若。
  这就是韦韬世孤陋寡闻了,隋唐时期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对妇女的道德压迫不那么严重,都能理解和包容,像寡妇改嫁这样事是在平常不过的了。
  所谓:闺门失礼不以为异。婚俗闺门中的一些礼法,大异常人这也是很正常的,不用大惊小怪。
  韦韬世见两个女人对改嫁相谈甚欢,自己根本插不上嘴,便开口说道:“槿妹,你陪着姐姐,我去招待客人了。”
  杜槿与韦珪点点头,二人示意他赶紧去,看样子是要说些私房话了。
  韦韬世见如此,他也搞不清状况,便往正厅而去。
  此时的宾客基本上都以到齐,正厅之中亦是高朋满座。
  以太傅卫玄、御史大夫杜淹、中书舍人封伦这三位的官品最高,居主宾之位。实际权力上来说,杜淹这个御史大夫几乎为零。毕竟天下战火四起,杨广都跑到江都去了,御史台弹劾谁去?
  但位列三公的品级在那里摆着,表面上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韦韬世的到来,才让宴会来到了正题。
  以卫玄为首,诸位官员纷纷致词,表示祝贺。皆言韦韬世乃少年将才,前途不可限量。
  但越是听了这些话,韦韬世越觉得好日子不长了。他推杯换盏的应酬着,心中暗自踌躇,李渊若兵临城下,自己是战是降?
  随着韦韬世的到场,诸位官员的贺词也送到了,以卫玄为首的一干朝中大员便纷纷告辞了。
  韦圆成父子也是亲自送客至府门外,留下的便只剩亲卫府的众人,以及杜家人。
  撤了旧宴,换上新席。
  韦圆成开口对杜淹说道:“现在都是自家人了,贤弟,你看这婚期定在何时?”
  杜淹笑了笑说道:“哈,一切好说,兄长决定就是了。”
  这订婚之事,自然不用韦韬世去操心,但他看到了两个人,心中大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