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15章 柳家多神兵

第15章 柳家多神兵


  新亭侯,刀长五尺二寸,赤珠山铁所锻,重四十三斤。实乃一柄削金断玉的宝刀!
  关羽败走麦城之后,张飞意欲报仇,又勒令部将制造白衣白甲,怎奈逾期。张飞怒而鞭挞,并扬言杀之。范疆、张达惧怕,故而潜入寝帐,用新亭侯斩下张飞首级。
  柳先成接着说道:“固而便有此刀克主不祥之说。可家父却认为,此刀跟随张翼德久矣,怀有正气,可震慑邪煞。”
  韦韬世听完他诉说了新亭侯的来生今生,便言道:“韩某也深以为然,新亭侯可谓不祥之祥也。”
  杜槿兴奋且期待的对说柳先成说道:“柳掌柜,快打开下一个盒子!”
  柳先成又拿过第三个木匣,言道:“这一柄,可就厉害了。乃为‘龙鳞’!”
  杜槿自然知道,连忙说道:“《典论》记载:魏太子造百辟匕首,状似龙文,名曰‘龙鳞’!”
  柳先成笑着摇摇头说道:“夫人所言《典论》之龙鳞不假,但此龙鳞非彼龙鳞。这柄‘龙鳞’乃是欧祖所锻巨阙之时用余下的陨铁所铸,天下无对呐!”
  韦韬世见到这龙鳞短剑,亦是八面汉剑的样式,顿时眼前一亮,一把拿了过来,问道:“柳掌柜,我且问你,若将此龙鳞改铸为槊锋,需要多久?!”
  柳先成听罢,连声称“妙”,而后言道:“二公子异想天开,果然妙人矣!龙鳞只有二尺之长,若改为槊锋,当为巧夺造化之举。”(隋尺,二尺约六十厘米。)
  杜槿一听,亦是深以为然,欢欣的鼓掌。
  龙鳞为槊锋,加上槊杆,必是冠绝天下的一杆神槊,自然不惧韩世诏的“伏虎”。
  “只是……只是……擅自改造上古神兵,有违家规。若让家父得知……啧啧”柳先成直咂舌,一脸的为难,不再言语。
  他双手负于身后,来回踱步。可见,他被父亲柳弘毅的恐惧所支配着。
  韦韬世这就纳了血闷了,随即问道:“柳掌柜不必为难,我自然会把它买下。成了我的,想怎么发落都说的过去吧?”
  柳先成连连摇头,撇着嘴说道:“二公子说笑了,这些神兵乃我柳家收藏之物,是概不贩售的。”
  杜槿顿时就暴躁了,这小暴脾气可忍不了。别忘了,大夏龙雀还攥在她手里呢。
  果不其然,只见她疾风迅雷一般的朝起手中大夏龙雀,直指柳先成脖颈,怒斥道:“姓柳的,诚心戏耍老娘吗?既然不肯割爱,何故引我夫妇上这阁楼?!”
  韦韬世见状,瞳孔一缩,心里咯噔一下子,暗道:我艹,这将来结了婚要是吵个架、拌了嘴,还不是这个下场?
  同时他也深深的理解,以前那个韦略为什么不喜欢杜槿了,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可人家柳先成毫不畏惧大夏龙雀的锋芒,一副看淡生死的表情,淡然说道:“若轻易改锻龙鳞,被家父知道了在下违反家规,跟夫人杀了我无甚区别。”
  “你……欺人太甚!”杜槿言毕,就意欲往前挪动刀锋。
  韦韬世看这意思,杜槿可是真敢杀人呀!他赶紧拉住杜槿,安抚道:“槿妹,我的好妹妹,咱们有话好好说成不成?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谁都不容易……”
  杜槿把刀锋一转,对着韦韬世嗔怒道:“不许叫我妹妹!”
  韦韬世顿时恍然大悟,瞬间明白过来。
  二人订亲这许多年,杜槿能不焦虑吗?
  更何况,柳先成一个外人,一见面就尊称其‘将军夫人’。而后再加上怒气攻心,自然将多年的恨嫁怨念全部宣泄出来。
  韦二公子多精啊,粘上毛就是猴儿。连忙改口:“夫人、夫人,有话好好说,弄不好你要守寡的。”
  韦韬世连拉带拽,就把杜槿手里的大夏龙雀夺过来了,要知道,这神兵利器,可是见血封喉的。
  杜槿毕竟是豪门大小姐,那也是有脾气的。想来想去还是气不过,便拽着韦韬世说道:“咱们走,还就不信了,天下只有姓柳的一家?”
  杜槿自幼习武,自然是膂力惊人。韦韬世几乎是被强行拖走的。
  “柳掌柜、柳掌柜,还请三思呐。钱不是问题……”
  噔……噔……噔……传来了下楼的声音,柳先成看着韦韬世夫妻下楼,心中泛起了遗憾:唉,可惜呀可惜!不成……
  “二公子、夫人,还请留步!”楼上传来柳先成的呼唤。
  韦韬世这才轻而易举的挣开杜槿,这让杜槿大吃一惊,她从不知道韦韬世竟然有此力道?
  此刻,柳先成已然下了楼梯,韦韬世也迎了上去。
  “柳掌柜,你且开个条件吧。”韦韬世说道。
  柳先成颇为不好意思,还有些脸红的说道:“若想成其此事,唯有一法可行。”
  韦韬世连连点头,问道:“计将安出?愿闻其详!”
  柳先成认真的说道:“唯有夫人来我柳家庄……”
  韦韬世一听,顿时恼羞成怒,抬手就是一拳,还带着现代话的骂街:“去你娘的臭流氓,我说你说话说的好好的,怎么他娘的就脸红了?拿自己老婆换一把破剑,我他娘的疯了我?”说着便是拳脚相加。
  杜槿见韦韬世爱妻心切,心中暖意盎然,便在一旁加油:“二郎打的好,定要好生替我出气。这个衣冠禽兽!”
  柳先成根本没反应过来,被一拳打在了眼上,一手捂着眼,一手抱着头喊道:“哎哟,二公子切莫动手,我的话尚未讲完呢。”
  其实柳先成武学造诣不低,虽然不能瞬间击败韦韬世,但就算再不济,最起码还是能应付的。可他不知道韦韬世不按套路出牌,乱拳打死老师傅。
  韦韬世闻言,旋即住手,便问道:“你且说来听听。”
  柳先成挨了一顿好打,也不再咬文嚼字了,径直说道:“我的意思是让夫人拜入柳家庄学习锻造之术。”
  “那你脸红什么?”韦韬世质问道。
  “对啊,若无非分之想,何故脸红?”杜槿也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