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11章 仪刀名伏虎

第11章 仪刀名伏虎


  南衙十六卫中实力最强的是裴行俨,而韩世诏紧随其后,位居其二。
  两人亲如兄弟,故而这亲卫府的左右郎将谁都不愿做这个中郎将,这才使得韦韬世有机会。
  而亲卫府中,裴行俨、韩世诏、杨玄登三人关系最为要好,今天见韦韬世要对好兄弟痛下杀手,韩世诏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此刻,只见那韩啸将一柄仪刀扛了过来,对韩世诏说道:“公子,刀来也!”韦韬世这才明白这个韩胖子为何敢第一个上擂台,原来是上柱国府的家将。
  韩世诏扬刀立于擂台之上,挑战韦韬世,看那意思不把韦韬世赶出亲卫府,誓不罢休。
  而韦韬世此时此刻,还真有些怂了。
  韦韬世可不是瞎子,韩世诏掌中那口仪刀一看就是宝兵刃,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武学上更是如此,没有一把神兵利器,谈何所向披靡?
  仪刀,装以金银,羽仪所执。仪刀作为皇家御用军队和侍卫的重要兵器,刀比较长,形制上“施龙凤环”,承袭汉环首刀式样,装饰上亦是极尽奢华。
  南衙十六卫处了腰佩横刀之外,每人都配有一把仪刀,可以说是制式装备。
  普通卫士的仪刀也就四尺四寸(120厘米),但韩世诏的这把却有六尺三寸(170厘米)。
  韦韬世看着韩世诏手中那一米七的长刀,着实感到棘手。
  纵然他不懂兵器里的门道,可这把刀,刃薄背厚,锋利无比,绝非寻常铸刀匠之手笔,刀刃在阳光照映之下烁烁放光,让人不寒而栗。
  可事态已经发展到不可不战的地步,韦韬世只好应战了。
  “韩将军,请了!”韦韬世一拉架势,丝毫不惧的说道。
  韩世诏自然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看了一眼韦韬世手中的蛇矛,言道:“明威将军,这柄蛇矛,绝抵不住末将掌中这口‘伏虎’,若如此,纵然末将胜了,也胜之不武。”
  韦韬世一听此话,又不知说些什么了。
  杨侑早就坐不住了,站在点将台关注事态的发展,见局面陷入僵局,趁着间隙赶紧呼唤道:“韬世,你且近前来。”
  韦韬世见到杨侑打圆场,急忙朝点将台而去。
  杨侑低声说道:“兄长,他这口刀,可是韩家的家传之宝,当年上柱国擒虎公就是凭此刀纵横疆场的,高祖文皇帝御赐其刀名,言道:爱卿既名擒虎,此刀便名曰:‘伏虎’,方显益彰。如今传至他手,你无宝兵抵抗,此战还是作罢为好。”
  韦韬世则摇了摇头,说道:“贤弟所言不妥,今日若不立威,往后如何统领亲卫府?唉,想我韦家也是历代将门,怎么就没有传下来什么神兵利器?”
  杨侑听完此话,眼前一亮,喜道:“嗯?兄长此话提醒我了,高祖曾经赏赐给‘飞虎将’韦桃符一杆马槊,可向舅父询问此槊下落。”
  韦韬世一听,大喜过望,既然是隋文帝杨坚御赐之物,定然是神兵宝刃。想到此处,韦韬世当机立断便向杨侑告退,杨侑也心领神会的应允了。
  韦韬世再次来到擂台之上对韩世诏说道:“韩将军,今日这中郎将的印信,暂交殿下千岁保管。明日你我再战,若胜不了你,在下即刻辞官而走。你我当着诸位弟兄的面,击掌盟誓如何?!”
  韩世诏闻言,笑道:“哈哈,明威将军也是爽快人,既如此韩某便与你盟誓。”
  两人三击掌盟誓之后,韦韬世辞别杨侑,径直离开了亲卫府,返回郧国公府。
  裴行俨之弟裴行俭现任亲卫府参军,在一旁察言观色已久,见状如此,即刻请示杨侑:“殿下,我等绝无将明威将军拒之门外的意思,以末将之见,这比武还是取消为好。可请明威将军即刻就任!”
  杨侑对韦韬世的观点深以为然,若不震慑住亲卫府这些骄兵悍将,岂不是白忙一场?韦韬世就这么上任,还不是一样被裴、韩二将架空。
  杨侑旋即说道:“本王以为君子之约未尝不可,公平公正。若韦略当真落败,这亲府中郎将的印信,便是韩世诏的。就这么定了,散帐!”
  杨侑摆驾回了东宫,裴行俭看着王驾离去若有所思。
  此时,韩世诏一拍裴行俨的肩膀说道:“贤弟,若愚兄胜了,便举荐你为中郎将如何?”
  裴行俨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我弟兄都不愿坐这个中郎将的位子,也不能让一个外人捡了现成的便宜。可,你想胜那韦二郎,怕是没那么容易。”
  裴行俭长叹一声,说道:“唉,二位兄长闹的太过了!殿下他已然不悦。且不说千丈兄与韦二郎比武胜负,今日此举就是变相的为难殿下千岁!即便千丈兄胜出,这堂堂朝廷四品将军之位,被你们推来推去,成何体统?惹恼了殿下,得不偿失!”
  显然,二位猛将兄对于为官之道,还真是欠些火候。
  裴行俨一向佩服弟弟的智谋,不解的问道:“殿下不是也答应了?”
  裴行俭摇摇头说道:“兄长还不明白吗?看不出来殿下是站在韦二郎那一边吗?千丈兄若是不胜还好,要胜了,殿下必然记恨。”这言下之意,就是让韩世诏故意败给韦韬世。
  韩世诏虽然也钦佩裴行俭的兵法谋略,但他却认为比武就比武,不能与为官之道混为一谈,便说道:“守约所言,愚兄明白。可身为武者,争的就是一个胜负。若瞻前顾后,有负武心!若韦二郎胜我,我自心服口服。”
  裴行俭见劝不动韩世诏,便看着哥哥裴行俨,那意思是让他出言相劝。
  岂料裴行俨说道:“千丈兄所言甚是,武者争胜岂能徇私?再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战便是了!他若能胜了你,我自然也心悦诚服。能战败千丈兄之人,定是条汉子。”
  裴行俭微微轻叹,说道:“唉,既如此,便如此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韦韬世回府向父亲询问“飞虎将”韦桃符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