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9章 韦略就任

第9章 韦略就任


  “李娘子此话差矣,我霹雳堂岂会不分青红皂白?只是但请相告,是何人伤了舍弟?”长孙无忌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李晨初斟满一杯酒,敬给长孙无忌,长孙无忌笑了笑,接过畅饮。
  李晨初这才说道:“四郎的霹雳堂名声在外,一百单八坊人尽皆知!可奴这小酒肆就不同了,断不敢轻易得罪任何人呀!”
  长孙无忌一听,就显得不耐烦了,言道:“但说无妨,倒要看看在大兴城内,敢得罪我霹雳堂的是何人?”
  李晨初压低了声音说道:“奴只告诉你一个字,‘韦’。”
  长孙无忌听后,双眼眯缝着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哦,多谢李娘子相告,在下先走一步。”
  显然,以长孙无忌的才智,定然想到了郧国公府。
  李晨初目送长孙无忌带人离开,便又再次上楼了。
  “夫人祸水东引,端的好手段。长孙无忌是绝不会吃亏的主儿,明里不会得罪韦家,但免不了暗地里下手。如此就看看韦家的态度如何?到底是否投靠了李渊。”男子抚须说道。
  李晨初又说道:“既然如此,过些时日我便去一趟郧国府告诉韦二郎,说长孙无忌百般刁难,看看他反应如何。”
  男子点点头道:“也好,但你要悠着点儿,不能太过了,否则适得其反。”
  说完,夫妇二人便歇下了。
  翌日,韦韬世起了个大早,穿戴整齐要前去东宫接掌亲府中郎将的大印。
  正堂内,老爷子韦圆成得知儿子领了军职,大喜过望。
  便亲自嘱咐韦韬世几句:“二郎呐,这亲府中郎将卫戍宫禁,可是出不得半点儿差池,你到任以后定要尽忠恪守,莫要辜负殿下千岁,更要为门楣争光!”
  “儿明白,请父亲放心。”韦韬世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
  韦圆成又说道:“此番也是升迁之喜,待你下朝之后,为父要大宴宾客,你往后可是朝堂的将军,莫要再乱跑!”说到此处,韦圆成指了指平康坊方向。
  韦韬世讪讪说道:“儿记住了,谨遵父命。”
  “嗯,这才是我韦家的好男儿,速速去上任吧,别耽搁了。”韦圆成催促道。
  韦韬世这才出门,前往东宫就任。
  隋朝兵部设卫府制,就是以“卫”统“府”。亲、勋、武三府被左右卫统辖,属于内军,也就是俗称的内卫。
  如今杨广去了江都,并带走了左右卫骁骑军,这亲卫府便无人管辖了。
  故而,韦韬世这个亲府中郎将,只有杨侑一个上司了。更是比屈突通所统领右武侯卫要精锐许多,品级也只低了一品。
  杨侑亲自带着韦韬世前往亲卫府,十六卫府兵的军衙坐落在皇宫南部,便是所谓的“南衙禁军”了。
  而亲卫府上上下下一共两千多人,以后都要尽数归于韦韬世管理了。
  众人参拜了杨侑之后,杨侑便把韦韬世推上了台面。
  显然,从左右郎将到各营将校都不太服气新来的上司,一个个参拜的都特别勉强,韦韬世自然尽收眼底。
  更有甚者的是,他看到大校场中间有个擂台,看样子还是新搭起来的,不用说这是为他这个新任亲府中郎将准备的。
  韦韬世心中暗道:打吧,打服为止。说完,施展狮奋功一跃上了擂台。
  而后声如洪钟的说道:“本将军不想赘言,深知尔等尽数不服,以为我这个武散官是个绣花枕头。毕竟军中以武为尊,下面不服气的就可以动手了!”
  这南衙十六卫中,多为名臣宿将之后,特别是内卫军,随便拉出一个来,身上承袭的爵位都不比韦韬世差,所以想让这一群骄兵悍将服气,只能比拳头了。
  今日韦韬世前来赴任,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沾了代王杨侑的光,谁让他是王驾千岁的亲表哥呢?
  一名旅帅率先登台,抽出腰间横刀说道:“将军,末将亲府右旅帅韩啸,斗胆向将军讨教!”
  这韩啸膀大腰圆,腆着个将军肚,颇为壮实,可这个姓韩的胖子最喜欢出风头,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他岂会放过?
  韦韬世点了点头,说道:“韩旅帅好胆色,那就请了!”
  韩啸一头雾水,问道:“将军难道要赤手空拳不成?”
  韦韬世笑而不语,点了点头。
  韩啸觉得自己受到了严重的鄙视,二话不说举刀便来。面对寻常的军中刀法,韦韬世岂会放在眼里?
  只一回合,便被韦韬世踢下了擂台,其水准跟霹雳堂的那些人可能稍微好一些。
  杨侑见状,击节称赞道:“好!”
  擂台下的亲卫们即刻附和,喝彩声响彻天地。
  呼声过后,韦韬世出战告捷,信心满满,看着人群继续嘲讽道:“诸位弟兄,还有人要上来吗?难道我堂堂亲卫府就如此的水准吗?”
  此时,自有左校尉姓杨名玄登,上了擂台。
  杨玄登字朝旭,乃是已故内史令杨约的遗腹子,而杨约的亲哥哥,正是越国公杨素。
  杨玄登使一杆雁翅镗,据说受过宇文成都的指点,在亲卫府中颇具威望。
  “将军,末将亲府左校尉杨登,敢请将军赐教!”杨玄登眉清目秀,看上去斯斯文文,可下颌却生得一副连鬓络腮的虬髯,显得格外别扭。
  韦韬世笑了笑,从威武架上取下一杆蛇矛,在手中婆娑道:“这样吧,五合之内若胜不了你,本将军挂印卸甲而去,如何?”
  此言一出,却引来校场中哄堂大笑。谁都知道,这个杨玄登的手段确实了得,可以说是亲卫府前三的高手。
  就连杨侑也觉得韦韬世未免有些托大,毕竟他深知杨玄登的手段。
  杨玄登听罢,振臂制止笑声,按耐住自己的心情,正色问道韦韬世:“将军所言可作数?!”
  韦韬世不再搭理杨玄登,而是转身朝杨侑躬身请命道:“末将请殿下千岁作保!”
  杨侑一听,嘴角轻微抽搐,心中暗暗指责韦韬世太过鲁莽。可如今已成骑虎难下之势,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本王……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