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8章 长孙无忌

第8章 长孙无忌


  这李晨初,是那种“美到骨子里”的女人,越看越好看。也就是常说的“美人在骨不在皮”、“骨相美”。
  用窈窕、姣好这些词来形容她,可谓相得益彰。
  看着李晨初张罗着忙去了,一颦一笑,言行举止尽收眼底。韦韬世自斟自饮之后,言道:“哎呀,就是年纪大了点儿。”
  吃吃喝喝,饕餮鼎自然也会共鸣。只是这里酒菜太过寻常,都是几十点的贪食欲,聊胜于无吧。
  饮酒观舞,不亦乐乎。可就在韦二公子兴致盎然之时,便有人要扫他的兴了。
  “李娘子……晨初……”此时一个醉态横生的男子进入酒肆,跌跌撞撞,拨开人群直奔李晨初而去。
  韦韬世脸色一变,心中厌恶感油然而生,自然的攥紧了酒杯。
  二人拉扯推搡着朝韦韬世方向而来,原来他就是定位置的人。
  人未到,骂声先至。只见他不再纠缠李晨初,冲着韦韬世骂道:“哟呵?好大的狗胆,竟然坐的与小爷我如此之近??”
  这就是没事儿找抽的贱人。韦韬世能忍吗?显然,他用脚回做出了答复。将手中酒杯一摔,运起九牛二虎劲,探腿如狮爪,生生的朝他肋下而去。
  “啊……”一声杀猪般的嘶吼,酒肆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那男子怒指韦韬世说道:“混账东西,你……你可知道我是何人?!”这一脚太狠,肋骨稳断,酒都被踢醒了。
  这厮还身怀武艺,忍痛就扑向了韦韬世。
  韦韬世冷哼一声,又是一脚,便将他踢飞出去,径直飞出了酒肆。
  顿时,口喷鲜血,酒肆外显然是他的下人,见主人重伤,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持械杀向韦韬世。
  可这几个人岂会是韦韬世的对手?
  桓侯三绝尽出,这些杂鱼须臾间败下阵去,抬着伤重不能言语的男子仓皇逃走了。
  韦韬世转身看向李晨初,只见她倒也冷静,但语气略带感激:“谢过军爷替我出头。不过,军爷还是要小心,招惹他们绝非善事。”
  “哦?愿闻其详。”韦韬世颇为不屑的问道。
  “他们是霹雳堂的人,你所伤之人,正是长孙无忌之弟,长孙无逸。”李晨初有些担心的说道。
  韦韬世面色一变,说道:“长孙无忌?!”
  别人韦韬世可能不认识,但长孙无忌可是很有份量的人物。出于内心的真实想法,韦韬世还是不愿得罪他的。
  但一切都晚了!
  李晨初接着补充道:“然也,霹雳堂内都是老革,大多都是右骁卫大将军长孙晟的旧部。只因长孙晟死去,他们竟然退了军籍,统统加入了霹雳堂。霹雳堂就变成了绿林性质,长孙无忌为堂主,如今的霹雳堂在这大兴城里可是呼风唤雨的存在。”
  “这么大势力?那朝廷不管吗?”韦韬世还是不想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李晨初接着摇摇头道:“可长孙家的势力不光遍布江湖绿林,那长孙无傲乃是当朝的鹰扬郎将。更何况如今天下纷乱,群雄并起,朝廷只怕忙着平乱,哪里有功夫管他们?”
  韦韬世再次笑了:“呵呵,区区五品的鹰扬郎将,有何惧哉?!”
  李晨初的表情此刻不再淡然,她最起码知道眼前这个俊俏小郎,最起码是个四品武官,并且后台很硬,长孙家宛如以卵击石。
  李晨初又对韦韬世说道:“军爷,你还是快些走吧。不然他们定来寻仇,到时人马众多,怕你不是对手。”
  韦韬世深以为然,也怕双拳难敌四手,再者,就算要收拾霹雳堂,也要明日领了中郎将大印之后,有了兵权岂不美哉?
  想到此处便答应下来,又问道:“我若离去,那姐姐这店怕是要受牵连。”
  “不必担心,这长孙无逸对我颇为上心,只要我出面与其攀谈,定然无恙。”李晨初笑了笑,表示无碍。
  韦韬世见宵禁在即,想必霹雳堂也不敢顶风作案吧?便又说道:“那如此,我便告辞了。”
  李晨初将他送到酒肆外,自有伙计伺候他上马,韦韬世跃马而走时留下一句话:“姐姐若有难处,便到宣阳坊郧国公府寻我!”
  李晨初一听,便恍然大悟,旋即回酒肆上楼。
  她对丈夫说道:“若所料不错,此人定为明威将军韦略韦韬世,郧国公府的二公子。”
  这男子点头说道:“不错,韦义节投靠了李渊,并不在大兴城内。也只有韦韬世了,不过,他的身手可是不凡,几十回合内怕是我也拿他不住。”
  “那夫君以为,韦家投靠了李渊?”李晨初问道。
  男子摇摇头道:“不大可能。长孙无忌与李世民乃郎舅关系。若韦家投靠了李渊,绝不会轻易得罪长孙家。更何况,在李渊马上就能攻克河东的节骨眼上,我想他韦家公子不会这么有闲心来逛平康坊。”
  “那夫君以为,霹雳堂会来吗?”李晨初又问道。
  男子肯定的说道:“会,但不是来找你跟酒肆的麻烦,而是要打听是何人敢得罪霹雳堂。若得知是韦韬世,我想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长孙无忌也不会去得罪韦家,否则对李渊入主大兴不利。毕竟,韦氏一门可是巨族,影响力不容小觑。”
  正说话间,但听楼下喧闹起来,男子一指说道:“你看,来了!”
  李晨初这便下楼应付。
  放眼望去,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迈步进了酒肆,身后簇拥着下人各个手持兵刃。
  只见他头戴浑脱帽,辫发索头,胡服短衣,长裤革靴,典型鲜卑人的打扮。相貌平庸,但一张大众脸却充满了正直感,二十来岁的年纪。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霹雳堂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见李晨初端着酒菜,更有胡姬相拥而来。
  便单手一挥,另一手捻着八字胡须,笑道:“哈哈,李娘子,在下此来,并非饮酒观舞。”
  李晨初示意胡姬散去,开口道:“奴不知四郎来意,莫不是要砸了奴这酒肆?!”
  长孙无忌行四,故而称其四郎,看来二人关系比较熟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