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7章 拜将游平康

第7章 拜将游平康


  在韦氏宣布可以开席之时,韦韬世立即开始大快朵颐了。
  饕餮鼎面对四道御膳,自然是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金齑玉脍,美馔级,增加贪食欲五百点;
  金鸡报晓,佳肴级,增加贪食欲一百点;
  缕金龙凤蟹,美馔级,增加贪食欲五百点;
  胡麻饼,佳肴级,增加贪食欲一百点。
  韦韬世暗自惊呼道:佳肴美馔?一个等级之间竟然相差五倍?!不知道再上一级会涨多少。
  此时,韦韬世的神识竟然进入了饕餮鼎的虚空之中,再一次见到了鼎的全貌。
  没等他反应,鼎再次浮现出字体:
  贪食欲首次达到五百,获得反馈物品:洛神赋图,顾恺之所作。
  贪食欲首次到达一千,获得反馈物品:书圣紫毫、澄泥砚,王羲之所用笔砚。
  饕餮鼎获得进化。
  韦韬世本来兴奋不已,谁知道竟然给了写笔墨纸砚,宛若霜打的茄子一般,看着饕餮鼎抱怨道:“我要这些东西干嘛啊!?”
  是否选择取出或存放?
  韦韬世嫌弃的说道:“存着吧,存着吧!唉,浪费资源。那能告诉我美食等级吧?!”
  只见鼎口再次换了文字,美食等级分为:佳肴、美馔、绝味、珍馐,天物。每级五百点增幅。贪食欲每涨五百点就会随机反馈物品,不限种类。
  “不限种类?!那就是什么东西都有可能了?”韦韬世想起笔跟砚台,再一次失落感爆棚。
  饕餮鼎再一次合上了眼跟嘴,鼾声大作的沉睡了。
  宴席依旧继续,韦韬世失落的端起酒喝了一口,醇香清冽,与后世的白酒已经有些相似了。
  此时饕餮鼎有发出了共鸣:剑南烧春,佳肴级,增长贪食欲一百。
  这一下让韦韬世的心情多少有些好转,暗道:原来酒也算啊,那茶一定也算。如此看来,那增加贪食度的条件也不算苛刻。
  此刻,韦氏有些微醺,伴着醉意开口道:“皇儿,这朝中可有出缺?”
  显然,这是做姑姑的要为侄子谋个前程了。
  面对一向识大体,从不参与政事的母亲头一次提出的要求,杨侑是无法拒绝的。
  更何况,如今国难当头,杨侑能信任的彷佛只有韦略韦韬世。
  杨侑点了点说道:“朝中的出缺怕是难些,毕竟一切都要由太傅决断。可这东宫之内,还是有兄长一席之地的。”
  韦韬世一听,心中直痒痒,这一趟果然是不虚此行。
  虽说饕餮鼎中收获的不尽人意,但升官却是实打实利益。
  “多谢,殿下、娘娘垂青,略定然肝脑涂地!”韦韬世赶紧顺着往下说。
  杨侑想了想,说道:“东宫内亲、勋、翊、广、济等五府诸兵唯有亲府中郎将暂时出缺,兄长可领此职,也好伴我左右。”
  韦韬世一听,这可是从四品的武职,可是掌兵权的实差。即刻下拜谢恩道:“谢殿下!”
  随着东宫家宴的圆满结束,韦韬世受益匪浅,高高兴兴离开了东宫,准备返回宣阳坊了。
  这宣阳坊可是紧挨着平康坊,而平康坊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长安城的红灯区,韦韬世可是一清二楚,早就憋着去呢!趁着还未宵禁,打算进去逛逛。
  进了平康坊,可算是让韦韬世开了眼界啦。
  这可真所谓:一条街上四方辐辏,遂倾两市,昼夜喧呼不断,灯火不绝,京城中一百单八坊,谁能与其比肩?风流薮泽名不虚传!
  此刻只能用“秋风得意马蹄疾,一夜看尽长安花”来形容韦二公子的心情。
  不光有汉家姑娘的美艳风韵,还有那些异域风情的胡姬们,高眉挺鼻,金色秀发,双瞳异色,皮肤白皙,身材妖娆。
  韦韬世几乎已经到了那种“笑入胡姬酒肆中”的状态。
  看着妖艳的胡姬玉手轻抬,用流利的汉话招呼自己,他不由得两眼发直,就这模样的,没有非分之想?骗鬼去啊!
  但韦韬世今天出门带的钱不多,自然不敢去高端场所,可在酒肆之中饱饱眼福还是没有问题的。
  翻身下马之后,自有酒肆的伙计过来牵马,韦韬世也很内行得到打赏了小费。
  就算明威将军是武散官,可也是一身正儿八经的四品武官装束,进了酒肆也是比较扎眼的。
  韦二公子也没在意这么多,便撩袍进了酒肆。酒客们见状,纷纷让道,谁也不敢触了军爷的霉头。
  别看酒肆不大,但吹拉弹唱、载歌载舞的胡姬们亦是热情洋溢,丝毫没有怠慢酒客的意思。
  酒肆里的气氛也烘托的恰到好处,不喧闹,也不冷清。加上秋风送爽,可谓惬意无限。
  韦二公子可是头一回来古代的娱乐场所,他可得了意啦!找了一个上好的观看位置,刚想落座,却被伙计叫住了。
  “军爷,这个位置已经被人定了。”这伙计满脸赔笑的说道。
  韦韬世心情极佳,听闻此言,也就没那么抵触。旋即换了个位置,可刚准备落座,伙计十分尴尬的又开口了:“这里……这里也不行。实在是抱歉。”
  韦韬世从鼻子里哼出一股浊气,十分的不耐烦。便又退而求其次的又换了个地方。虽然偏了一些,不及刚才感官体验好,也还凑合。
  伙计见军爷脾性好,也把心里的大石头撂下了,赶紧伺候道:“军爷,本店有上好的西域葡萄酒,您看?”
  由于刚才的行为,韦韬世也不太想搭理他,只是点点头道:“你看着办吧!”
  一旁的酒肆老板娘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酒菜齐备后,便亲自为韦韬世奉上:“军爷,您多海涵,却是小店招待不周。”
  韦韬世一抬头,与老板娘四目相对,观其相貌之后便心中一颤,暗道:嚯,这素颜大美女啊!就是年纪稍微大一点儿,要随便打扮一下,绝对天姿国色。
  旋即说道:“罢了,想必定位之人,姐姐是惹不起他,否则断不会如此。哪有卖家得罪客人的?”
  老板娘听罢,连连点头,连赞韦韬世深明大义,而后笑道:“军爷大义,奴当敬您一杯!”
  二人把酒言欢,也算聊的投机。韦韬世得知这老板娘姓李名叫晨初,江南人氏,与丈夫多年前买下了这胡人酒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