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隋唐鼎革 > 第5章 殿议拒李渊

第5章 殿议拒李渊


  而后韦韬世暗道:这他娘明摆着,杨侑是来兴师问罪的吧!韦义节啊韦义节,你可真是搞事情啊,没事儿造的哪门子反?还要连累老子。
  可万没想到,杨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便不解的问道:“兄长请起,何故如此?又何罪之有?!”
  韦韬世哪里敢隐瞒?一五一十的说道:“殿下,罪臣之兄韦义节如今已然是李渊帐下之臣,霍州丢失,乃是他所献计!”
  杨侑大惊失色道:“大表兄,他竟然……投敌了!?”
  一瞬间,韦义节与自己的交际经历浮现在韦韬世脑海之中。
  他接着说道:“两年前殿下还是太原留守时,陛下巡幸晋阳带着韦义节随驾,他便有了投敌之心。后殿下调镇京师,李渊便为太原留守,韦义节又被陛下升为太原从事,正是此时顺势倒戈。”
  屈突盖听后,纵身一跃便按住了韦韬世,骂道:“小贼,怕是你韦家已然投靠了李渊,先拿住你再说。”
  “二弟,殿下面前不可无礼!”屈突通的身手自然比他弟弟高出许多,须臾间就拉开了屈突盖。
  屈突盖愤愤不平的站在一旁,冷哼一声,不再看韦韬世。
  韦韬世活动着被屈突盖扭的生疼的肩膀,呲牙咧嘴,向杨侑报以求助的眼光。
  毕竟,就算现在的韦韬世身怀桓侯三绝,也不能在杨侑面前大打出手吧?再说,韦韬世也不想树敌,只能忍一时了。
  杨侑自然是会袒护韦韬世的,言道:“二位老将军稍安勿躁,若说韦家一门尽数投靠李渊,怕是不太可能。舅父一门,除韦义节之外,尽数忠烈,绝不会与李渊那蛮厮同流合污的。”
  这蛮厮二字倒是让屈突兄弟面色略微不悦,毕竟他们都是鲜卑人。
  而李渊的身世也是不宣之秘,他的母亲独孤氏是正宗的鲜卑血统,但父亲李虎却是正宗的汉人。
  之所以屈突兄弟不悦,那是因为他们是纯正的鲜卑血统。蛮厮说的李渊,他们却是听者有意了。
  韦韬世见杨侑替自己出头,急忙说道:“殿下,家父已然决定将韦义节逐出门墙了!”
  杨侑闻言,看向屈突兄弟,三人相视点头。
  “好了,韦义节之事暂且不提。只说老将军出兵河东一事,兄长,你一向深知韬略,可有高见?”杨侑将话锋一转,问道。
  韦韬世听罢,陷入沉思:我虽然不懂历史,可别的不说,光一个李玄霸就够棘手了。这个两个老家伙虽然有些本事,但肯定不是李玄霸的对手。更不要提还有李世民跟一帮瓦岗英雄。
  但韦韬世不知道,如今绝大部分英雄还未归入李世民麾下。
  想罢,韦韬世开口道:“殿下,末将以为李玄霸天下无敌,又有李世民射术无双。并非末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以末将之见,还是暂避锋芒为上!”
  这是韦韬世故意变着法的说屈突兄弟不如李家兄弟,以报刚才之仇。要是他们不敢去河东,就留下惧怕李家兄弟的口舌,以为笑柄。若去了,一定会被李元霸捶死。
  韦韬世就是要让屈突兄弟下不来台,明着算计他们兄弟二人。
  果然,屈突兄弟二人都是火爆脾气,岂能听得下去这样的嘲讽?
  “臭小子,你此话何意?!”屈突盖率先发难,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近前就揪起了韦韬世的衣领。
  屈突通则请命道:“老臣不才,愿领兵前往。若殿下不允,便长跪不起!”
  韦韬世见效果拔群,又有了杨侑撑腰,便一探手,推搡开屈突盖,说道:“老大人与其在此处为难末将,倒不如随尊兄去河东斩李玄霸于马下呀!”
  屈突盖见杨侑脸色有变,便不再纠缠韦韬世,大袖一甩说道:“哼,去就去,待老夫擒了李玄霸那小儿,到时候在收拾你这鼓唇弄舌之辈!”
  杨侑虽然不知道李世民射术无双,但他却深深的知道李玄霸的本事。小时候他可是亲眼看着李玄霸跟宇文成都比武,而后李玄霸胜出,受到他爷爷杨广封赏。
  杨侑的记忆里,李玄霸年方十二岁,生得嘴尖缩腮,一头黄毛束在中间,戴一顶乌金冠,玄甲黑袍,面如病鬼,骨瘦如柴。
  别看他年纪轻轻,又其貌不扬,但却力大无穷,两臂有四象不过之勇,捻铁如泥,可谓胜过汉时项羽。掌中擂鼓瓮金锤,座下万里烟云照。杨广赐爵“西府赵王”、拜将“勇猛大将军”。
  若说李玄霸是天下第一,绝对名副其实。
  此时杨侑暗道:韬世的性子,一向睚眦必报,将屈突兄弟架上去,不外乎是为了报复他们。可若真去了,这二老将绝不是李玄霸的对手,甚至要命丧疆场。
  杨侑旋即言道:“二位老将军,暂且回府,待本王思量一番,再做定夺。”
  “臣等暂且告退。”屈突兄弟见如此,也只好先走一步了。
  韦韬世见两个老头儿退出了明德殿,也是有模有样的大袖一甩,冷哼一声,心中窃喜,脸上挂着笑意。
  “兄长,来坐。”杨侑拉着韦韬世顺势坐在书案前的玉阶之上。
  韦韬世与杨侑并排而坐,觉得杨侑身上的那种王者气度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友情的亲近感。
  依旧是杨侑先开口:“兄长,老家伙们也算是被你气走的,怎么样,出气了吧?”
  “殿下说笑了,末将并非有意要气走两位老将军的,只是……”
  不等韦韬世说完,杨侑便打断道:“得了吧,若真让他们去河东抵御李渊,岂是李玄霸的对手?他们一死,这西都岂不危矣?哦,还有,我怎么觉得兄长今日格外的生分呢?”
  “啊……是吗?哪里生分了?”韦韬世脊梁上又是冷汗淋漓,难道杨侑真的看出来?赶紧回想以前二人攀谈的记忆。
  杨侑接着说道:“从小到大,你都叫我贤弟,未尝改口。今日却毕恭毕敬,让我不太适应。”
  韦韬世顺水推舟,言道:“贤弟多虑了,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