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仙,还是要修的 > 第一百零五章 那就是记错了呗

第一百零五章 那就是记错了呗


  “鹿仁贾道友,你这是怎么了?”
  王闯无语地看向他,“你不说,这只是精神体不是鬼吗,你怎么还被吓成了这样!”
  “我没害怕,只是,王闯道友,你不觉得周围的空气有些潮湿吗……”鹿仁贾为自己狡辩着。反正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尿裤子的。
  “这精神体,多半只是上古残魂,以及近一些年退忆谷内自然形成的精神意志,不出意外的话,它们应该是不会伤害我们的。”
  “那他们能听懂我们说的话吗?”王闯好奇地问到。
  “我这不正在尝试沟通呢么…”
  咳咳。
  鹿仁贾清了清嗓儿。
  “嗨~你们…你们好啊~”鹿仁贾强颜欢笑,咧着嘴露出一股极为难看的笑容,向周围的精神体打着招呼。
  精神体说的好听,可特么的一个个长得张牙舞爪的,该吓人一样吓人啊,这么盯着他,搁谁谁不害怕啊!
  “行了行了,你说啥是啥吧。”王闯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都尿裤子了还死在这要面子,不过看他都这样了,也不愿意跟他犟。
  谁叫王闯也是隐隐地感觉到,他也是即将忍不住,隐隐感觉到裤裆也要滴出水来了…
  “不行,我得忍住啊!我特么可是主角,哪能这么轻易就…”王闯激励着自己,为自己打气。
  “算了,尿了就尿了吧,反正女主还刚开篇就尿了呢……”
  “嗯~咳咳,我这特么的想啥呢!”王闯从自己的思路中跳脱出来,看向周围的精神体,也学着鹿仁贾道友的样子打起招呼:“嗨~”
  见到一个个面相狰狞的精神体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王闯也学着鹿仁贾的样子,咧出一抹难看的微笑:
  “哈喽啊~”
  王闯看着一个个漂浮不定的精神体,一个个精神体也停下来一起看向王闯,不过,目光疑惑,似乎理解不了王闯所说的话。
  “疑,你们听不懂我的话吗?”
  王闯再次尝试问道,可是一个个精神体仿佛极为高冷,根本不愿意搭理他。
  “勒猴啊~”
  “……”
  没反应?
  “哈麻批哦~”
  “卧槽,有反应了,有反应了!”
  王闯眼睛一亮不过接下来他都快哭了,一个个精神体目光如同有着怒火要喷薄而出一般,将他死死的盯着。
  “那个……你们能听懂怎么不早说……”
  “卧槽…卧槽…大哥,大哥!有话好好说,别过来,别过来啊……”
  “嗷~~~”
  王闯是一声惨叫啊,一大群精神体直接就扑了过去,下手毫不留情!
  原来精神体不是听不懂王闯的话,王闯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产生对应情绪的精神力波动,它们自然也是能够感知到……
  知道真相的王闯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回他可不敢再皮了……
  “大哥,轻点儿,轻点啊,别别打脸,别打脸…”
  几步之外,鹿仁贾愣了。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围在他周围的精神体都跑了,他跟过去这一看,好家伙,都去了王闯那里。
  然后,就在鹿仁贾惊异的目光下,他发现,自己的王闯道友正在被一大群精神体群殴着……
  “该!”鹿仁贾看着那叫一个解气啊。
  “让你丫的装波,还嘲讽我,这回挨轮到你打了吧……”
  好家伙,这惨痛的场面,让刚刚尿完的鹿仁贾下意识的抖了抖,然后就感觉裆部一凉,原来都抖到了裤兜里……
  “卧槽,情急之下,我竟然忘记脱裤子了?……”
  鹿仁贾低下头,看向潮湿的裤裆,又抬头看天,此时,天气转阴,空气潮湿,蒙蒙小雨正在飘散着落下。
  鹿仁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自欺欺人地道:“没事儿,没事儿……雨浇的,雨浇的……”
  终于,王闯的痒之灵力爆发,这才将一群围攻他的精神体驱赶,不过他也是被揍的鼻青脸肿,不太好过。
  “这下剩的灵力了不多了,这鬼地方,没办法补充灵力,就这么点灵力,越用越少了…可是这精神体却是越聚越多了…鹿仁贾道友,你确定,你带的路是对的?”王闯这家伙,不吃亏是绝对不会长见识的。
  如王闯所言,周围的精神体却是越聚越多,眼看着还有更多的精神体正从远处赶来,王闯推了推身旁的鹿仁贾:“鹿仁贾道友,你不是说,你没记错的话,跟着你走绝对安全吗!”
  “对啊,我是说,我没记错的话跟着我绝对安全,还拍着胸脯让你放心呢……”鹿仁贾回复道。
  “可是,周围的精神体明明越来越多了啊……”
  “咳咳,王闯道友,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是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跟着我绝对安全……”鹿仁贾老脸一红:“不过嘛,我现在突然发现,我好像…好像记错了……”
  “记……记错了?!”
  ……
  “我特么的……”王闯一把抓过鹿仁贾的脖领子将他按在地上,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顿爆粟,“你特么的,在这跟我俩玩呢是吧!”
  “我特么叫你记错了,叫你记错了…你敢不敢再说一遍!嗯?!”
  “……”
  王闯是怎么打都不解气啊,打到最后手都有些肿了。
  合计鹿仁贾在这跟自己白白话话的,信誓旦旦地把自己往歪路上带,结果一句记错了就完了?这特么的,这特么太无耻了这……
  “停,停!王闯道友,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鹿仁贾抱头求饶,“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
  “解释你大爷!”王闯越打越起劲儿,“要想解释也行,不过你得先等我解气的…”
  “啊~~~”
  “……”
  跟着,就是鹿仁贾一阵阵惨痛的哀嚎……
  “王闯道友,这可不能怪我啊,这退忆峡谷变化无穷,谁能料到几年之内地图的变化竟是如此之大啊……”终于,等到一个打累了,躺在地上穿着粗气,另一个才有机会开口解释。
  “你先解释着,不过咱先说好,这事儿没完啊!你等我歇一会儿的,一会儿有劲儿了再接着打你……”王闯仰面朝天,就地躺下,大口大口喘息着。
  “我……”鹿仁贾不服不行,谁叫他又装波失败了呢……
  疑?为什么会有个又字?好奇怪啊……
  就在这时,密林深处,一声熟悉的兽吼再次传来,山林震荡,百鸟惊飞。周围的精神体跟着一震,然后逃命般的向远处漂浮着逃去,这倒是给了他们二人一个喘息的机会。
  此时,天空雾蒙蒙的,正下起了毛毛小雨,两人都躺在地上,任由雨点落在脸上,身上,轻松而惬意。
  满头大包的鹿仁贾扭头看向鼻青脸肿的王闯,想了想,往他那里凑了凑,噘了噘肿的老高的香肠嘴,露出一口大白牙,谄媚地道:“王闯道友,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