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神级剑徒 > 174 否定 1
阳光透过茂密的叶子,变成了一片青雾,微风一吹,雾气缭绕,令人神清气爽,飘然欲飞。赵泰立于摇光峰主殿前的悬崖旁侧,目光深邃的注视着远处只能看清半截山峰的天枢峰。
  
  今日他换了身裁剪得体的青衫长袍,领口和袖袍处均是纹绣着一条浅细的金边花纹,更让其看上去多了几分英挺的气息。
  
  不多时,背后响起一阵脚步声。二十位摇光峰的青年俊彦结伴而行,个个背负长剑,神采飞扬。他们在离赵泰还有数丈远的地方停下,却是像约定好一般都没有行礼,只是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赵泰就像是没发现他们的到来一般,依旧盯着前面的风景看的入神。
  
  过了半个时辰,赵泰还是没动静,连脚步都不曾挪动下。后面站着的那二十个弟子中终于有人按捺不住站了出来,“天色已晚,再不下山就迟了。”
  
  说话的是一个相貌清秀,年纪不过二十的高挑女子。此人叫林婉然,内罡巅峰境的修为,乃是长老南宫雨华最为宠爱的小弟子。
  
  南宫雨华在摇光峰的地位颇高,门下弟子个个都能在要摇光峰弟子面前挺起胸膛,骄傲不已。尤其是这林婉然,深得南宫雨华喜欢,几乎和南宫雨华朝夕相处,得到不少指点,暗地里甚至有传言,林婉然表面上虽说是帮南宫雨华叠被洗衣收拾屋子,其实晚上也顺带暖床。
  
  背地里说闲话的人不少,但谁也不敢当着林婉然的面提及此事。
  
  有林婉然出面,余下十多人均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盯着赵泰的背影。
  
  “你们比本长老来的还要迟,干脆便不要去了吧。多你们、少你们,对摇光峰来说都没差别。”赵泰仍旧没转身,只是淡淡的回应了句。
  
  众人闻言脸色顿时大变。
  
  林婉然清秀的脸庞沉了下来,秀眉倒竖,冷声道“话是你说的,可别后悔。”她可不怕赵泰的威胁,她就不信赵泰敢抛下他们独自前去徐蛟郡清剿妖兽。
  
  一个不过是先天的年轻弟子,比他们所有人都晚入门,何德何能可以做玉泉洞长老的位置?就凭他是郝玉泉的弟子?那她林婉然还是南宫雨华的弟子呢。
  
  论修为,南宫雨华可不差郝玉泉多少。
  
  真以为击败个徐长胜就能以长老自居?也太看不起人了。
  
  本来赵泰老老实实的当他那无实权的长老躲在玉泉洞不露面就算了,偏偏还要凑热闹,带队下山清剿妖兽是谁都能去的吗?不知所谓。
  
  峰主的决定他们不敢忤逆,也没胆子去辩驳,只能把气撒在赵泰身上了。
  
  对于林婉然带着威胁的话语,赵泰置若罔闻,甩了甩袖袍,转身便朝山下走去,片刻间便消失在下山的石阶前。
  
  众人楞了楞,均是面面相觑。
  
  说走就走,修为不高,脾气倒是挺大的。
  
  “现在怎么办?”在林婉然身侧站着的一个身材丰腴、相貌妩媚的女子低声问道。
  
  “呵呵,我们自己去,你觉得以我们二十人的实力需要一个没用的先天吗?”林婉然瞥了眼唐惠胸前的波澜壮阔,眼中流露出不屑之色,淡淡回道。
  
  一行二十人中,林婉然和唐惠并非是修为最高深的弟子,其中有几个已经到了外罡境,不过他们年纪比其他人都大上不少,背后的长老权势也没南宫雨华和翁向明深厚。
  
  这些人尽管修为更高些,却是以林婉然和唐惠为首,闻言,众人均是齐刷刷的看向林婉然,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们一行人均是摇光峰的精英弟子,综合实力极为强大,确实不缺个先天境的人。
  
  纵观全场,有谁还停留在先天的?
  
  “可是,听说徐蛟郡的妖兽最为凶猛,没有长老坐镇,我担心”一位叫毕桐的外罡境弟子皱眉说道。
  
  “赵泰也算长老?”林婉然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宗门应该早有考虑,既然是历练,带队的长老修为又不高,必定有人暗中保护我们的周全。”唐惠娇笑了声,胸前紧绷的薄纱将丰满的傲人之处完美的展露在众人面前。
  
  诸弟子眼前一亮,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唐惠身上。
  
  “骚狐狸。”林婉然心中冷笑了句,唐惠能得翁向明的青睐,她就不信没使用过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想必做的比她还要露骨,否则那胸前的几两肉如何能比她还要丰满?
  
  “说的也是,事不宜迟,我们赶紧下山吧。”毕桐仔细想了想,宗门确实不可能不派个修为强大的人暗中保护他们,想到这儿,他的眉头也舒展下来,心中安定不少。
  
  “走吧,徐蛟郡势如水火,正是我辈大展身手的时候。”林婉然嘴角上扬,意气风发的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下山。临出发前,南宫雨华在床上赐予了她一件秘宝,此行她林婉然必定要扬眉吐气,名扬江湖。
  
  赵泰拿着鸡毛当令箭,终于能够下山游历一番,心中欢喜不已,哪会管那些弟子的死活。既然他们自命不凡,权且让他们自行去闹腾。
  
  说来这摇光峰的传承确实强大,神剑御雷真诀即便没修炼到大成,单是凭借那一丝雷电气息,便足以在面对同阶武师的时候占得一分胜机。
  
  只是,那些长老们个个各自为政,勾心斗角,再强的传承也经不起如此折腾。
  
  昨日在议事殿,七位长老为了能多把几个门下弟子送下山去历练,互相对骂,场面一度像是市井街头小贩骂架。最后持久争论不下,还是用拳头的方式把事情给定了下来。
  
  南宫雨华、翁向明就不必说了,两人虽气血衰败,但境界毕竟摆在那儿,一人拿了五个名额,笑呵呵的坐在一边看其他长老打的热火朝天。
  
  所有人自然而然的把赵泰忽略了,名额也没往他头上算。
  
  一个先天境的小毛孩,自己修为都拿不出手,能收到弟子吗?即便收到弟子,请问到了先天吗?
  
  赵泰对此倒不在意,他确实没打算带秦唐下山。去了无非是个死字,那些争着想要让弟子下山送命的,他也十分乐意见到。
  
  此行,是南斗剑宗的一次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