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百里独行 > 第九十八章 醉酒

第九十八章 醉酒

说完杨善便偷偷离开,留下目瞪口呆的百里山。百里山真的就想就此放弃,但是心中有一种使命感,觉得这件事自己必须要做,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待得杨善走远,百里山便又叫了两壶马奶酒。李莫和百里山一行四人乃是救也先的功臣,也先早就打过招呼,要好好招待这四位汉人。百里山只是多要了两壶马奶酒,并不算很难做到。
  
  百里山“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还撒了点酒在身上,让自己酒气熏天,然后“啪啪”使劲扇了自己几个耳光,让自己看起来面红耳赤,然后摇摇摆摆装作酒醉的样子,提着个酒壶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百里山住的地方跟伯颜帖木儿的不算很远,但是也有是百十来丈,这一路还是会遇到不少的瓦剌士兵。瓦剌士兵都知道太师淮王也先,今天用火锅宴请了四个汉人,据说这四个人都是把太师淮王救回来的人。也先也对伯颜帖木儿打过招呼,这四人是贵宾,需要好好招待,所以看到百里山跌跌撞撞的到处溜达,并不觉得奇怪。只不过今日喝酒喝多了的人可并不少,那些跟也先逃命回来的士兵,也有不少人为了庆祝自己死里逃生,也是喝得酩酊大醉,到处闲逛。
  
  这边有一人踉踉跄跄倒退,直接撞到了百里山的怀里,那人一回头,发现是百里山,便叫道:“白大侠?白……大侠,我得……谢谢你……你救了我……我敬你一个……”
  
  百里山回头一看,这人很是眼熟,略一回忆,便想起来这士兵正是当日在鞑靼大营里被百里山抓住,被询问“太师淮王在哪里”的士兵。当日正是这士兵指明了也先的方位,才有了李莫救得也先的后话,所以百里山印象颇深。
  
  百里山在装醉,有人敬酒,那有不回的道理?百里山也是一举手中的酒壶,佯醉说道:“是……兄弟你啊……来,干一个……”说完举起酒壶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口。
  
  不过百里山这一下装得略微有假,单纯的用舌头顶住了酒壶口,扬了一下头,喉结没动。这个细的动作被酒醉的士兵抓了个现行,嘲笑道:“白大侠……你喝酒……也不行啊,怎么醉得……酒都不会喝啦?喉结……都不会动啊?哈哈!”说着跟着那士兵一起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百里山心里一阵恼怒,心说你丫到底真醉假醉啊,我喉结动不动你都能看到?百里山没有办法,只要佯醉说道:“你懂啥……我有门绝活,可以喝酒的时候……喉结不动。”
  
  “哈哈……你真醉还是假醉啊?喝酒还能喉结不动?你是不是酒喝傻了啊?”那群士兵哈哈大笑。
  
  百里山一白眼,说道:“不信,我表演给你们看!”说着百里山仰起头让口和咽喉成一条直线,舌根向下压,提起酒壶如同倒酒般,往喉咙里灌,只看得那群士兵瞪大了眼睛无法言语。
  
  百里山这一手是跟郎仕逸学的。朗仕逸根本就是个酒鬼,在跟百里山在一起玩的时候,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尝试过。这种往喉咙里倒酒的玩法,百里山还真就会玩,这时候便使了出来,登时让这帮士兵哑口无言。
  
  不多时一壶酒全部倒进了百里山的喉咙里,那群士兵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那领头士兵说道:“好!不亏是白大侠!的我第一谢你救命之恩,第二钦佩你喝酒的爽快,来,这壶就给你!”说着把手中酒壶递了过来。
  
  百里山对于往喉咙里倒酒的喝法到是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但是这酒可是真喝了。这一仰头将一壶的马奶酒都喝到肚子里,百里山也有点受不了了,站直身体后,头脑一阵眩晕,好悬没摔倒。这一壶马奶酒把装醉的百里山喝成了真醉。
  
  百里山心里还记得有事要办,却见那士兵将酒壶塞到自己的手里,便说道:“哈哈,好说,谢啦!”说完,顺手接了过来便朝高斑住的大营走去,这回是真的走不直路了。
  
  后面那群士兵继续朝自己住的营地走去,边走还边向百里山打招呼,喊道:“白大侠,好酒量,下次一定陪我们喝个痛快!”
  
  百里山只好高声回道:“没问题!”
  
  百里山知道自己所做之事干系重大,不敢在有耽搁,便看准方向一路走下去,可惜这个时候,他真的是跌跌撞撞,头上还磕了个大包,衣服也磨破了一些,看起来真是个醉汉一样。
  
  走到高斑房间的门口,却听到里面传出声音,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明日,我是正使,你是副使,我在前,你在后,听懂了么?”
  
  一个男人的声音答道:“喜公公,放心吧,下官知道。”
  
  那阴阳怪气的声音继续说道:“也不知道这是谁出的狗屁主意,还派两个特使,索要钱财这种事,派我一个不就够了么?”
  
  那男人的声音回道:“如果喜公公没别的事,那下官告退了。”
  
  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嗯,你退下吧!”
  
  百里山在外面听得一愣,心说这到底是谁的房间,想退一步重新数一下,正在转身的功夫,房门打开了,正好看到百里山转身过来,看到房间内的情况,一个锦衣卫打扮的人推门要出来,屋里上座有个穿着很像公公的那么个人。百里山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八分,开门者就应该是高斑,而在屋里上座的,就应该是宦官喜宁。
  
  闻到百里山浑身的酒气,高斑一皱眉,问道:“这位朋友,你喝多了吗?很晚了快回去吧!你在哪个营?”
  
  里面的喜宁不耐烦了,站起身形,看了一下浑身酒气,头顶着个大包,浑身狼狈不堪的百里山,怒斥道:“哪里来的醉鬼,快给杂家赶走,臭死了!”
  
  百里山在喜宁面前,赶紧装作糊涂的样子,举着酒壶对着嘴就“咕咚咕咚”的假装喝了两口叫道:“好酒!”
  
  这一下喜宁更是讨厌了,把高斑赶出房间,说道:“高斑,你快把他撵走,臭死了!”转身便把门关上。
  
  高斑便将百里山扶住,问道:“朋友也是汉人吧?住哪里?你去哪里弄的酒啊?一般汉人很少能喝到酒的吧?”
  
  百里山看高斑走到切近,凑到高斑耳边,低声问道:“你是高斑否?”
  
  高斑顿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