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冥捕司 > 第七十八章 白宇玄与新的发现

第七十八章 白宇玄与新的发现


  “这是什么东西?”苗笑婷拿起那枚沉甸甸的金豆放在阳光下观察,光滑的金豆表面被刻着两道奇怪的纹路。
  “这是西域宝象国国库里的金豆,据说在宝象国国灭之时被人从国库里带出,没想到这偏僻小城里也有金豆的存在!”
  白宇玄眯着眼睛看着那枚金豆,再看看那常泰留下的腰牌,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是怎么知道这金豆的来历?”苗笑婷好奇地抬起头问道。
  白宇玄耸耸肩,心里不禁自嘲自己真跟这黄金还真特娘有缘分。
  “洛阳南市上一伙西域胡商正用这金豆子大肆收购各种草药和棉布呢,我原本准备领着一伙后生大赚一笔的,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捡到一枚”。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白宇玄急忙将金豆和常泰的腰牌收起并转过身,见校尉陶占隆脸上堆积着笑容朝两人走来:“两位大人,调查得怎么样,可有什么发现?”
  白宇玄沉下脸无奈地摇摇头:“目前还没什么发现,话说当初武大人他们是怎么遇袭的,陶校尉能跟我们详细说说么?”
  陶占隆眼角微微抽搐,脸上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说来实在惭愧,卑职当时根本没想到突厥人会捷足先登,竟然提前埋伏在城中偷袭我们,所以当时我率领本部人马进入柳屯卫后没有命令兄弟们占领高处警戒四周”。
  定了定神,陶占隆指着四周的土坯房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来。
  “当时柳屯卫早已经是个空城,武崇光大人当时为了入城后不破坏现场,下令让兄弟们将自己的战马放在城外,然后步行入城,挨家挨户的搜查,我记得当时领着几名亲随跟着武大人他们走到了柳屯卫的中心,也就是咱们脚下这里”。
  陶占隆指了指自己脚下,长叹一口气后继续道:“就在我们刚开始散开进行调查的时候,事先埋伏的突厥人突然发难,他们骑着马向我们冲锋,移动速度极快,冲击力极大,不少兄弟来不及反应过来就死在了他们的弯刀之下!由于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突厥人居然会在城里埋伏,我们当时被打得措手不及,好在城里埋伏的突厥人不多,一场恶战之后突厥人最终被我们打退,但是战后清点人数时才发现武大人和其他三名嘲风卫大人都不见了”。
  “赶走了突厥人后,你们在城里仔细寻找武大人他们四人的下落了么?”苗笑婷一脸严肃地凝视陶占隆的脸。
  被当面质问的陶校尉顿时急了眼:“这是当然!武大人既是陛下派来调查赤色风暴的钦使,又是皇亲,他要有个闪失我们几十号兄弟的脑袋加一块儿都不够赔的,在发现武大人他们失踪后,我们将整个柳屯卫翻了个遍,末将连茅厕都跳下去找了,但都未找到他们的尸体,由此我们认为武大人他们一定是被突厥人掠走了”。
  听完陶占隆的叙述,白宇玄缓步走到路边的土坯房前,见土墙上还残留着发黑的血迹和刀剑留下的深深印记,歪过头望向通往城镇另一侧的小道,两旁浑厚的土墙上到处是刀剑砍出来的伤疤,看来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白宇玄正准备往前走出,不想两名身穿铠甲的军士突然站在自己身前阻挡了自己的去路。
  “你们这是干什么?”白宇玄皱着眉头大声问道。
  “白大人请勿见怪,为了大人的安全着想我已经下令将此地几个路口完全封锁,直到其他人确认城中没有突厥人后,大人便可在城里随意出入调查”。
  陶占隆见白宇玄动了气,急忙跑上来,态度恭敬地解释道。
  “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白宇玄指着头顶已经西斜的日头一脸不满道:“现在时辰已经不早,等你们将全城检查完月亮都出来了,到时候还查个屁!”
  “算了!”
  苗笑婷走过来一把拉住白宇玄的手说道:“他们也是职责所系,不能怨他们,时辰不早了,咱们先回凉州吧,我看在这个死城里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说完苗笑婷偷偷掐了掐白宇玄的衣袖,白宇玄领悟苗笑婷的意思,一脸不爽地回到自己的坐骑上,跟随众多护卫返回凉州。
  返回凉州已经到了旁晚时分,匆匆吃过晚饭后,二人一同走进了苗笑婷的卧房。
  推门而入后,挑着牙缝的白宇玄懒洋洋地坐在柔软舒适的羊绒地毯上,开口道:“你怎么那么早就让我们离开柳屯卫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发现?”
  苗笑婷脱掉满是尘土的外套缓缓道:“你还记得城中心的那口水井么,我发现那口水井底下不简单,井壁似乎曾经遭到过破外,然后又被人仓皇的堆砌修补而成,当时陶占隆在身边,我怕打草惊蛇就没将此事告知于你,而且,你没发现陶占隆他们表面上是护卫我们,实际上却是监视我们么?连你想四处巡视都被限制,所以我打算暂时先隐瞒这件事,等回来了再跟你商量下该怎么办”。
  苗笑婷一边脱掉身上的层层衣衫,一边小声说:“还有那个在井下发现的常爷的腰牌,你不觉得有点奇怪么,就算如陶占隆所说是突厥人突然袭击掳走了武大人他们,那混战之中常爷怎么会把随身的腰牌扔进井里?”
  “没错,常爷是个老嘲风卫,武艺高强,对嘲风卫的身份无比珍视,如果不是危机情况,他是断不会将自己的腰牌扔下的”。
  白宇玄点点头,表示赞同。
  只身穿白色内衬的苗笑婷走到白宇玄面前,双手叉腰,脸上一副准备送客的表情,但白宇玄似乎没有注意苗笑婷的暗示,依然盘腿坐在坐垫之上思索着。
  “我说白大人,我准备换衣服呀,你能出去一下么?”苗笑婷有些不耐烦地高声说道。
  “换衣服?”
  “当然,我的衣裙都被那井里的泥水弄湿了,当然得回来换一身!”
  “衣服湿了?!”
  白宇玄兴奋猛站起身,将苗笑婷扑倒在地,然后兴奋地伸手开始脱她的鞋袜。
  “你!你!你个登徒子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欠砍啊!”苗笑婷一边发出娇羞的呼喊声,一边抬头寻找自己的唐刀,准备奋力反抗。
  “瞎嚷嚷什么!”
  白宇玄从苗笑婷脚上扒下一双袜子,没好气地白她一眼:“我是着急拿你的袜子去做个实验呢,也许这双袜子里隐藏有重大的秘密,你赶快换身衣裳来我房里!”
  说完,白宇玄扔下依然躺在地上面红耳赤的苗笑婷转身离开。
  “白、宇、玄,一会看我出去不砍死你个登徒子!”羞臊无比的苗笑婷站起身抽出唐刀,冲门外的变态怒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