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撩苍茫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踏魂梯 上

第一百八十五章 踏魂梯 上


  “呱呱!”两声低沉的鸟鸣,打破平静,少年的声音带着点火气又响了起来,“怎么又有人闯了进来?多罗吒,你出去将人擒拿进来,今儿个真当我魂族泥捏成的!”
  还没等逸影反应过来,一阵空气荡漾,从里面走出一个手持碧玉琵琶的外族中年汉子,气定神闲经过逸影身边,略带好奇看了看逸影,便轻笑着一动,原地哪还见其影!
  如此气势,连逸影都自叹不如,这怎么高手满大街都是呢?心里纳闷着,如果不是听那少年说,方知这是魂族的神庙,自己也不会如此鲁莽闯进来。怪不得刚才一进小树林,便觉给人全方位监视的感觉,但既来之则安之,岂能因祸福而趋避之!
  “一支香后,如不能进入内庭,便自废一支手臂从原路退去,如再犯……!”一把老妇人的声音如在耳边响起,不带丝毫感情,凭空门前出现一只香炉,尚有一支刚点着的檀香。
  逸影心魂沉入道海,魂丝将青冥真气分成无数缕,悄然于无力海上结成一张透明星图,当中有七颗呈勺子状的星辰在闪动。而神奇的是,当神魄小人一进道海,哪株四叶异草,便自动脱开一片叶子,化为一张绿茵茵的绿衣,裹在其身上。
  “嗯,灵力竟如此浩瀚,这就不用损耗我心神了。”神魄小人心中一喜,毕竟现在身体还不硬朗,折腾不起。
  魂随心动,魄走七星,只见神魄化为一缕绿光,瘦小的身影不断在星幕上的七个星辰间飞快跳动着。
  当香火燃到一半时,逸影的身形忽然一动,闭着眼灵活在庙庭内疾走,很快跨过一座小桥,景色豁然开朗,眼前哪有破败山神小庙的影子?
  数栋从没见过的奇异建筑,出现在逸影面前。正门前竖立着四个数丈余高手持异物的七彩雕像,张首跳腿,怒目而视着逸影,天,这才是真山神庙的入口!
  “好,想不到你一个外界之人,居然能心魂合一,想当年也有一个外族人……算了,想来那人也年愈百岁了,你这个小辈就无需知晓。”老妇人的声音从阔大高耸的山神庙内传出,“此门阶为踏魂梯,高三丈三,宽约一丈二,共九级,每一级有一魂魄灵子的世界守护者,你只要能上三级,便是与我族有缘,准予你入庙一观。灵儿,你且去引领。”说完,便见一细皮嫩肉的及冠少年走出,小嘴粉脸,如不细看,误让人以为是一个妙龄少女。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少年看到逸影颇含深意的眼神,不知为何俊脸一红,清脆的声音带着恨意大声道。
  “罪过,还烦请公子明详!”逸影亦不以为意,逐浅笑着不卑不吭道。但这个少年的眼神似曾在哪见过!对,想来挺怪异的,好象在他刚才藏身处对面一棵树上栖息的夜鹰的眼!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这个踏魂阶……!”少年哪知道逸影心里的想法,脆声频起,简单作着说明。
  “哦,原来如此。”逸影来到阶梯旁,觅一石团坐下,运气盘膝入定,神魄小人离身而出,好奇望着踏魂梯,从自己本体内的脑中早已获取信息。
  “身若无物,魂化游丝。无处不在,无尘不着……悉守本心,便能分化而成万物,遨游广宇!”当逸影的神魄小人进入第一级踏魂梯,一段陌生的魂魄口诀,便进入脑中。
  内容繁多,竟涉及天道、轮回、阴阳之术。
  所谓的挑战,指在有限的时间里,学会每一级的化魂口诀:一级生二魂,二级生四魂,三级生八魂……由是九级化五百一十二魂,亦称魂控万物之法!
  望着庙前盘膝而坐若磐石的肉身,还有虚幻若空气的逸影魂魄,少年脸带轻蔑的神情,随着逸影在第一天内将神魄小人分成两个更为矮小的神魄,站在第二级踏魂梯时,方若有收敛,自吩咐仆人于庙门一角置案摆皿,弄茗品柔修炼起功法来。
  外界阴阳更替,四季恒常变换。
  入夏以来,云霞谷的“集中兵力,分而击之”的策略一变,居然与大燕州和后晋州的来犯骑兵,进行了几次千人规模的搏击,虽说都以失败告终,但已不是当初的一击既溃,反而胜负相若。特别是最近这一次,竟利用某些外物,让萨思部吃了一个大亏!
  “江圣君,这是我族的圣物,我族圣主希望……!”都各图将一马儿鬃毛织成的毯子,轻轻放在花梨木桌上,静静望着负手而立,眺望着滚滚浩瀚大江的九道圣君江月,大梁州的四大霸主之一。
  良久,方听其幽幽回了一句:“承蒙贵族圣主信任,因我方大军正与孔雀王苏力的主力隔江对恃,主力抽不出协助诸位占领云霞山脉,但,刺杀其几个首脑,还是能做到的!”开南王江月明面上贵为大梁州的四大霸主之一,暗底下更是天下有名的暗杀集团“撼天”的首脑,影响力可不是一州之兵能控制的。如不是忌惮五大派和逍遥楼,早就称霸天下了!
  “如王爷能击杀其臂膀,余人何惧?”崔先留这个大燕州各部的代理人,忙一打眼色,与其他几个后晋州的代表,离桌而起,双手合十满脸喜色道。
  而那抱刀随身守护他的高手,已经放下身姿,低垂着头轻轻作揖,毫无往昔目中无人之态。
  “马堂主,你亲率两队暗影前往云霞谷,将事情好好办妥了。”开南王江月沉思了一下,转身吩咐道。只见此君两条斜梢长眉冲天,配着两只细长的丹凤眼,还有一张浅红的脸,若有外族的血缘影子。
  “喏。”也不见有人出现,只是周围空气一阵浮动,传出一双包着鲜红鳞甲的拳头,上面布满累累的斑驳伤痕。
  此手一出,一股滔天恐怖血腥的气息,弥漫着整个阁楼,让外间聒噪的夏虫一下停止鸣叫。周围十丈之内,使人如坠尸山血海的感觉,那双拳头似乎能徒手斩龙割凤,摧山断河。。
  “至于天剑宫那边,断弦,你自领一组刀客暗中协助。”九道圣君江月又吩咐了一句。这次连空气也不见波动,空间突然裂开一条缝隙,一个彪悍汉子拿着一把断刀从里面走了出来。满是刀疤的脸,神色凌厉,向着江月微微一拜,道了声:“喏”!便又从空间缝隙中消失。
  似有所感,侧头轻瞄了一眼抱刀而立的大燕州第一勇士,无形的杀机让其如堕冰窖,感觉周围的空气形成无数气刃,随时可以将他砍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