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十年 新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十年 新

    
  
      片刻后,麒龙主的身体完全冻结成一尊冰雕,完全静止。
  
      杜迪安也恢复成人类模样,抬手按在他的额头上,黑色触体像尖锐的针,刺入到他额头上的寒冰中,直至没入到他的颅骨内,在冻结的脑组织中阅览记忆。
  
      赶过来的卡奇和巴顿等人见杜迪安毫发无伤,已经制服了麒龙主,都松了口气,慢慢靠近过来。
  
      杜迪安闭上双眼,在麒龙主漫长的记忆中找寻有用的讯息,在他的这份记忆里,他看到了焱魔虫的飞船,看到了焱魔虫盘踞在地球上的秘密据点,看到了焱魔虫的计划和窝点,但并没有找寻到任何对行尸实验有帮助的地方,也没看到其他有用的讯息。
  
      “在据点飞船里看到荒神一族在太空中陨灭的下场,已经撤离了地球么?”杜迪安缓缓睁开双眼,脸上有几分失望,虽然从麒龙主的记忆中收获不少焱魔虫的讯息,但这些对他而言毫无用处,如今冰魔虫和荒神已经被镇压摧毁,仅剩的焱魔虫对他构不成威胁,即便是魔虫倾巢而出,也有娲神抵挡,逐一灭杀,都只是小事。
  
      他叹了口气,手掌内利刃凸起,嘭地一声,将冻结的麒龙主斩成粉末,化作漫天冰晶,碎落一地,一代枭雄就此陨落。
  
      “陛下……”卡奇看到麒龙主被抹杀,眼皮一颤,低头道:“需要属下去消灭麒龙主的逆党么?”
  
      杜迪安抬眼扫了一眼周围垂手而立的众人,微微沉默,没有说话。
  
      数日后。
  
      杜迪安颁发杀令,卡奇等王者亲自出手,深入到火龙省斩杀麒龙主密谋的同党,这些都是同样受到焱魔虫控制的人,已经分不清自己是人类还是焱魔虫,思维被影响,同样也实力强劲,都是上位深渊级别的存在,但在卡奇等人的严密剿杀中,无一幸免。
  
      有麒龙主的记忆做向导,大量的余党被揪出,一一斩杀。
  
      数月后。
  
      重新建造的帝宫中,杜迪安正在翻阅新的研究资料,书房的门被推开了,只见一身水绿色衣裳、少女打扮的娲神笑颜巧兮地走了进来,向杜迪安道:“妈妈,听说卡奇和巴顿叔叔他们猎杀海兽行动遇阻,要不要让我去帮忙啊?”
  
      杜迪安抬头看了她一眼,轻笑道:“不用,你是不是觉得无聊了?可以离开王都,去别的巨壁中玩玩,不同的巨壁有不同的文化特色,也有不同好玩的东西。”
  
      娲神嘟嘴道:“可是这些东西,我都已经玩腻了,那些赌的游戏,一眼就能看穿,根本不能让我上瘾,那些娱乐的小说和电影,看几部就知道大概的叙事结构和核心思想,我自己都能写了,只有战斗才是最有趣的,变化无穷,不同的敌人永远有不同的新奇方式。”
  
      杜迪安摸了摸额头,苦笑道:“可是战斗也是最危险的。”
  
      “妈妈,你不是说我是神么,这个世界应该没有能够伤到我的东西,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把海兽全都杀光!”娲神露出两颗小虎牙,眼眸笑眯眯,略显狡黠。
  
      杜迪安摇头道:“海兽还不能完全杀光,得留着它们才好。”
  
      “不能杀光?那为什么卡奇叔叔他们要去猎杀海兽啊?”娲神愣了愣,疑惑道。
  
      杜迪安向她招了招手,等她走到近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如果把海兽猎杀光了,这些实力强大的深渊狩猎者,整天该干点什么呢,总不能回到家里去绣花吧,得让他们有点事做。”
  
      娲神恍然大悟,露出一个大大的“噢”地表情,似乎懂了,道:“原来妈妈你一直不让我去猎杀海兽,是要留给他们啊,你是怕地球太和谐了,他们内乱起纷争是吧,我知道了。”
  
      “真乖。”杜迪安微微一笑。
  
      娲神转而又好奇道:“妈妈您要是担心地球恢复安宁了,有些人会闲得无事起纷争,那为什么不再给他们找一个更宏大的目标呢,比如,征服我们头顶的星空宇宙,宇宙这么广袤,肯定还有除了荒神和魔虫之外的生命,征服它们岂不是更有趣?”
  
      杜迪安目光微动,低头叹了口气,道:“征服星空是未来迟早会踏出的那一步,但眼下我们要找到破解行尸的办法。”
  
      “噢,我知道了,妈妈是想要在地球上安安稳稳地将那位海利莎小姐复活,然后再同她一起征战星空宇宙,是吗?”娲神嘿嘿笑道。
  
      杜迪安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就数你机灵。”
  
      娲神吐了吐舌头,道:“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你要实在闲得无聊,去猎杀几只海兽玩玩也行,但注意保护环境,别破坏得太厉害。”杜迪安想了一下说道。
  
      娲神眼眸一亮,嘻嘻笑道:“不知道前线与海兽奋战的卡奇叔叔他们听到妈妈这话,会是什么感想?”
  
      杜迪安笑骂一声,将她赶走。
  
      海洋狩猎时代依然火热,沿海地区建造了大量边防城市,海口处每日都有成群结队的冒险者从内陆赶来,乘坐巨轮,驶向海洋,猎杀魔物。
  
      人类的中心从陆地转移到海洋上,经常会出现相关的新闻推送,如某某大人物猎杀到顶阶海洋魔物,又或是某个研究所从海洋魔物体内提取出有用的生命精华,又为医疗行业添砖加瓦。
  
      人们渐渐在适应这个时代,从灾后蜷缩于巨壁内的闭塞环境,畏惧着壁外,到如今随便观光陆地,即便是深不可测的海域,也不再给人带来恐惧,反而让人充满向往和探险的新奇冲动。
  
      在杜迪安的授命下,王朝内迅速建立宗教,也是国教,传播信仰。
  
      教廷背后是皇命,进一步的从思想上控制民众,更便于管理。
  
      在王朝日渐稳定后,杜迪安也渐渐将权利放手,交给了自己的父母和姐姐管理,而他自己则全身心投入到实验当中,日复一日。
  
      转眼间,一晃十年过去。
  
      曾经二十四五岁的杜迪安,如今已是中年人模样,常年浸泡在实验室内,让他疏忽于自身打扮,从翩翩俊朗的青年,变成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人,冰雪雕刻般的冷漠面容却越发冰冷,眉宇间积威更浓,身上的青涩稚嫩和朝气完全退去,只剩下沉稳、内敛、冷静。
  
      ……
  
      过年要回去办婚礼,耽误了不少精力,本打算最晚月中旬结束,结果拖到现在,目测明后两天大结局,基本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也没啥可写,就是最终的结局归宿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