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混沌幽莲空间 > 第2062章 离开4

第2062章 离开4

“应该错不了。”被称为欧阳的人正是锦绣的爷爷,欧阳家的老爷子。
  
  “什么叫应该,这么重大的事情能用‘应该’两这字吗?!同志们,我们必须……”坐在欧阳老爷子对面的一位看起来跟杨家老爷子差不多年纪,别着同样肩章,面容十分刚正的老爷子立马就提意见了。
  
  “必须什么?”可惜欧阳老爷子根本就没等人将话给说完,直接嗤一声呛了过去,“必须像姓汪的一样,凡事都要拿个放大镜,不,是拿一显微镜将事情事给放大到连个细胞儿都藏不住,全给你调查得透透的,清清楚,明明白的再出手是吧,真等到那时候,只怕黄花菜给能你抻凉了,而且还是那种透心儿凉的那种。”
  
  “欧阳,你怎么说话呢!”对面那位直接一巴掌“啪”地一下拍在桌面了,然后“呼——!”地一下站了起来,朝欧阳老爷子怒目而视。
  
  “澎!”这一巴掌更厉害,如果之前对面拍的那巴掌是带响儿,那么欧阳老爷子拍的这巴掌可就不仅只是“呼”整张桌子带响儿,这一巴掌下去,那可是连桌子带地板都给震得颤三颤儿!
  
  围坐在这大会议桌前的一众老将军嘴角下意识地一咧咧,只觉得自个的后牙根儿都在发酸。这姓欧阳的这是吃了仙丹(欧阳老爷子:那可不!这仙丹儿那还是他家干孙女孝敬的!),返老还童了?瞧这一巴掌拍的,就是那二三十岁的棒小伙那都不定能拍出来吧。
  
  “怎么着,难不成老子哪句话有问题?!”欧阳老爷子拍了这一巴掌还不算,那大脚丫那更是直接往那椅子上一踩,就差没将挽袖子冲上去给人抽冷子了。呀哈!跟他拍桌子,这是打量着他不会拍桌子是吧?老子拍桌子跟人对吼的时候你特么的还在抹着鼻涕分不清屎是香是臭呢!
  
  “欧阳,你这是像什么话,你是军人!不是兵痞!”对面那位直接被欧阳老爷子给气得个脸色铁青,他最见不得这当兵的人没个军人形象了,站如钟,坐如松,行如风,这后是兵样儿!那姓欧阳的倒好,还敢将那臭脚丫子给踩到凳子上去,这要是他的兵,他非一大脚丫子踢过去不可!就这模样,这几十年军装白穿了!
  
  “好了你们两人!这都什么时候了,吵吵吵,这吵有用吗?!”这坐正位的那位急忙开口叫道,硬插进了这差不多化就要化身乌眼鸡的两人中间。可不能再让这两位再吵下去了,否则这两位又要倾情上演一出全武行大戏了。这年轻时那会倒还罢了,现在这老胳膊老腿儿了,如果还上演这么一出,那不是闹笑话嘛!
  
  “是这家伙先挑起来的!”两只“乌眼鸡”非常有默契伸手向对方身上一指,异口同声道。
  
  “干嘛学我(老子)讲话?!”又是一次异口同声,瞅这两位这默契,居然又是一次异口同声,还真是简直了……。
  
  “应该错不了。”被称为欧阳的人正是锦绣的爷爷,欧阳家的老爷子。
  
  “什么叫应该,这么重大的事情能用‘应该’两这字吗?!同志们,我们必须……”坐在欧阳老爷子对面的一位看起来跟杨家老爷子差不多年纪,别着同样肩章,面容十分刚正的老爷子立马就提意见了。
  
  “必须什么?”可惜欧阳老爷子根本就没等人将话给说完,直接嗤一声呛了过去,“必须像姓汪的一样,凡事都要拿个放大镜,不,是拿一显微镜将事情事给放大到连个细胞儿都藏不住,全给你调查得透透的,清清楚,明明白的再出手是吧,真等到那时候,只怕黄花菜给能你抻凉了,而且还是那种透心儿凉的那种。”
  
  “欧阳,你怎么说话呢!”对面那位直接一巴掌“啪”地一下拍在桌面了,然后“呼——!”地一下站了起来,朝欧阳老爷子怒目而视。
  
  “澎!”这一巴掌更厉害,如果之前对面拍的那巴掌是带响儿,那么欧阳老爷子拍的这巴掌可就不仅只是“呼”整张桌子带响儿,这一巴掌下去,那可是连桌子带地板都给震得颤三颤儿!
  
  围坐在这大会议桌前的一众老将军嘴角下意识地一咧咧,只觉得自个的后牙根儿都在发酸。这姓欧阳的这是吃了仙丹(欧阳老爷子:那可不!这仙丹儿那还是他家干孙女孝敬的!),返老还童了?瞧这一巴掌拍的,就是那二三十岁的棒小伙那都不定能拍出来吧。
  
  “怎么着,难不成老子哪句话有问题?!”欧阳老爷子拍了这一巴掌还不算,那大脚丫那更是直接往那椅子上一踩,就差没将挽袖子冲上去给人抽冷子了。呀哈!跟他拍桌子,这是打量着他不会拍桌子是吧?老子拍桌子跟人对吼的时候你特么的还在抹着鼻涕分不清屎是香是臭呢!
  
  “欧阳,你这是像什么话,你是军人!不是兵痞!”对面那位直接被欧阳老爷子给气得个脸色铁青,他最见不得这当兵的人没个军人形象了,站如钟,坐如松,行如风,这后是兵样儿!那姓欧阳的倒好,还敢将那臭脚丫子给踩到凳子上去,这要是他的兵,他非一大脚丫子踢过去不可!就这模样,这几十年军装白穿了!
  
  “好了你们两人!这都什么时候了,吵吵吵,这吵有用吗?!”这坐正位的那位急忙开口叫道,硬插进了这差不多化就要化身乌眼鸡的两人中间。可不能再让这两位再吵下去了,否则这两位又要倾情上演一出全武行大戏了。这年轻时那会倒还罢了,现在这老胳膊老腿儿了,如果还上演这么一出,那不是闹笑话嘛!
  
  “是这家伙先挑起来的!”两只“乌眼鸡”非常有默契伸手向对方身上一指,异口同声道。
  
  “干嘛学我(老子)讲话?!”又是一次异口同声,瞅这两位这默契,居然又是一次异口同声,还真是简直了……。
  
  “应该错不了。”被称为欧阳的人正是锦绣的爷爷,欧阳家的老爷子。
  
  “什么叫应该,这么重大的事情能用‘应该’两这字吗?!同志们,我们必须……”坐在欧阳老爷子对面的一位看起来跟杨家老爷子差不多年纪,别着同样肩章,面容十分刚正的老爷子立马就提意见了。
  
  “必须什么?”可惜欧阳老爷子根本就没等人将话给说完,直接嗤一声呛了过去,“必须像姓汪的一样,凡事都要拿个放大镜,不,是拿一显微镜将事情事给放大到连个细胞儿都藏不住,全给你调查得透透的,清清楚,明明白的再出手是吧,真等到那时候,只怕黄花菜给能你抻凉了,而且还是那种透心儿凉的那种。”
  
  “欧阳,你怎么说话呢!”对面那位直接一巴掌“啪”地一下拍在桌面了,然后“呼——!”地一下站了起来,朝欧阳老爷子怒目而视。
  
  “澎!”这一巴掌更厉害,如果之前对面拍的那巴掌是带响儿,那么欧阳老爷子拍的这巴掌可就不仅只是“呼”整张桌子带响儿,这一巴掌下去,那可是连桌子带地板都给震得颤三颤儿!
  
  围坐在这大会议桌前的一众老将军嘴角下意识地一咧咧,只觉得自个的后牙根儿都在发酸。这姓欧阳的这是吃了仙丹(欧阳老爷子:那可不!这仙丹儿那还是他家干孙女孝敬的!),返老还童了?瞧这一巴掌拍的,就是那二三十岁的棒小伙那都不定能拍出来吧。
  
  “怎么着,难不成老子哪句话有问题?!”欧阳老爷子拍了这一巴掌还不算,那大脚丫那更是直接往那椅子上一踩,就差没将挽袖子冲上去给人抽冷子了。呀哈!跟他拍桌子,这是打量着他不会拍桌子是吧?老子拍桌子跟人对吼的时候你特么的还在抹着鼻涕分不清屎是香是臭呢!
  
  “欧阳,你这是像什么话,你是军人!不是兵痞!”对面那位直接被欧阳老爷子给气得个脸色铁青,他最见不得这当兵的人没个军人形象了,站如钟,坐如松,行如风,这后是兵样儿!那姓欧阳的倒好,还敢将那臭脚丫子给踩到凳子上去,这要是他的兵,他非一大脚丫子踢过去不可!就这模样,这几十年军装白穿了!
  
  “好了你们两人!这都什么时候了,吵吵吵,这吵有用吗?!”这坐正位的那位急忙开口叫道,硬插进了这差不多化就要化身乌眼鸡的两人中间。可不能再让这两位再吵下去了,否则这两位又要倾情上演一出全武行大戏了。这年轻时那会倒还罢了,现在这老胳膊老腿儿了,如果还上演这么一出,那不是闹笑话嘛!
  
  “是这家伙先挑起来的!”两只“乌眼鸡”非常有默契伸手向对方身上一指,异口同声道。
  
  “干嘛学我(老子)讲话?!”又是一次异口同声,瞅这两位这默契,居然又是一次异口同声,还真是简直了……。
  
  “应该错不了。”被称为欧阳的人正是锦绣的爷爷,欧阳家的老爷子。
  
  “什么叫应该,这么重大的事情能用‘应该’两这字吗?!同志们,我们必须……”坐在欧阳老爷子对面的一位看起来跟杨家老爷子差不多年纪,别着同样肩章,面容十分刚正的老爷子立马就提意见了。
  
  “必须什么?”可惜欧阳老爷子根本就没等人将话给说完,直接嗤一声呛了过去,“必须像姓汪的一样,凡事都要拿个放大镜,不,是拿一显微镜将事情事给放大到连个细胞儿都藏不住,全给你调查得透透的,清清楚,明明白的再出手是吧,真等到那时候,只怕黄花菜给能你抻凉了,而且还是那种透心儿凉的那种。”
  
  “欧阳,你怎么说话呢!”对面那位直接一巴掌“啪”地一下拍在桌面了,然后“呼——!”地一下站了起来,朝欧阳老爷子怒目而视。
  
  “澎!”这一巴掌更厉害,如果之前对面拍的那巴掌是带响儿,那么欧阳老爷子拍的这巴掌可就不仅只是“呼”整张桌子带响儿,这一巴掌下去,那可是连桌子带地板都给震得颤三颤儿!
  
  围坐在这大会议桌前的一众老将军嘴角下意识地一咧咧,只觉得自个的后牙根儿都在发酸。这姓欧阳的这是吃了仙丹(欧阳老爷子:那可不!这仙丹儿那还是他家干孙女孝敬的!),返老还童了?瞧这一巴掌拍的,就是那二三十岁的棒小伙那都不定能拍出来吧。
  
  “怎么着,难不成老子哪句话有问题?!”欧阳老爷子拍了这一巴掌还不算,那大脚丫那更是直接往那椅子上一踩,就差没将挽袖子冲上去给人抽冷子了。呀哈!跟他拍桌子,这是打量着他不会拍桌子是吧?老子拍桌子跟人对吼的时候你特么的还在抹着鼻涕分不清屎是香是臭呢!
  
  “欧阳,你这是像什么话,你是军人!不是兵痞!”对面那位直接被欧阳老爷子给气得个脸色铁青,他最见不得这当兵的人没个军人形象了,站如钟,坐如松,行如风,这后是兵样儿!那姓欧阳的倒好,还敢将那臭脚丫子给踩到凳子上去,这要是他的兵,他非一大脚丫子踢过去不可!就这模样,这几十年军装白穿了!
  
  “好了你们两人!这都什么时候了,吵吵吵,这吵有用吗?!”这坐正位的那位急忙开口叫道,硬插进了这差不多化就要化身乌眼鸡的两人中间。可不能再让这两位再吵下去了,否则这两位又要倾情上演一出全武行大戏了。这年轻时那会倒还罢了,现在这老胳膊老腿儿了,如果还上演这么一出,那不是闹笑话嘛!
  
  “是这家伙先挑起来的!”两只“乌眼鸡”非常有默契伸手向对方身上一指,异口同声道。
  
  “干嘛学我(老子)讲话?!”又是一次异口同声,瞅这两位这默契,居然又是一次异口同声,还真是简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