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唐第一闲王 > 第一百一十九章:敲闷棍的来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敲闷棍的来了


  直到李元景二人酒足饭饱之后,杨婉也没有再出现在醉香阁,或许是被李元景听到了一些话,自己觉得不太好意思。
  醉香居依旧是宾客往来不断,瞧见程处默的时候也是纷纷点头示意,至于李元景,抛头露面的次数还太少,大多数人还不大认识他。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程处默美美的伸出个懒腰,望着面前渐黑的景色。
  “对你来说,哪天不是好日子?”李元景翻着白眼回应道。
  “也是!我要回家了,殿下要不要去我家住一晚?顺便把正事办了?”程处默转过头笑着问道。
  “你自己去吧,本王今夜住在王府,也顺便把正事给办了!”李元景连忙摇了摇头。
  程处默回家是去偷地契的,自己跟着去干嘛?
  那不是明摆着告诉程知节,是自己怂恿他的吗?
  做个好人就挺不容易的,万一在被人误解了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李元景不由得摇了摇头,以后绝对不能在做好人了,风险太大,明明是带着人赚钱的路子,现在却搞得心惊胆颤的,比造反还操心,图个啥呢?
  “那行吧,等我拿到东西后就去王府找你!”程处默点了点头。
  两人基本上还是走的一路,只不过最后进的不一个坊市,但程处默这个货一路上搞得神神秘秘的,问了又不说,还在半途找个理由直接开溜。
  李元景也没有在意,反正身后不远处还跟着刘虎等人呢,安全方面自然不用担忧。
  这一路上李元景都在考虑着钱庄的事情。
  钱庄不比万民布店那么简单,随便借几个人就能置办起来。
  这里需要的是大量的计算人员,偏偏大唐的数学水平又不高,虽然武德年间王孝通对《九章算术》以及《缀术》提出了不足之处,著成了《缉古算经》,而这部书对于后世也有着及其深远的影响。
  这是截至目前为止唯一一部涉及到三次方程式及其解法的书,目前是国子监的算学课本,就连世家都必须用一些手段来搞到这些课本才能研习,至于那些没有任何背景的莘莘学子,又从哪来搞到这些最新的教材?
  选材面太窄,这也就导致了顶端人才永远不够用,所有人学习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去当官,而没有发展学术的想法。
  李元景也不好评判对与错,或许这便是官本位制度绕不开的一道坎。
  但钱庄若想顺利的开起来,就必须要着重培养人才,趁着距离新址建成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搞个速成班应该不成问题。
  至于招募能直接上手的人才,还是想想算了。
  这些人都是各家的宝贝,最为精锐的一批在户部坐镇,余下有些能耐的,都是个大店铺的首席账房,想挖人的难度可想而知。
  况且那些人未必就真的是想来找份工作的,不过就算重新培养对李元景来说也不算什么,自己搞个基础的东西就可以了,趁着现在业务量少,可以让他们通过大量的虚拟练习来发现不足,改善现状。
  想清楚了这个问题,李元景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念头通达了。
  只是走着走着,李元景突然觉得身边有些奇怪,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想要四处张望。
  不过刚刚停下脚步,整个人却瞬间陷入了懵逼状态,一只麻布袋子被直接套在了头上,本就昏暗的天色,这下彻底黯淡了下来。
  李元景只觉得心中很是委屈,好歹让本王看一下是谁啊,敲闷棍用得着这么专业吗?
  ‘砰……’
  拳打脚踢的声音瞬间传来,与之而来的,是浑身上下剧烈的疼痛。
  只是一瞬间,李元景整个人便动弹不得,娇小的身躯蜷缩在地上抱成一团,胃中翻江倒海,止不住的想要将刚刚吃下去的饭菜全部吐出来。
  只是在临吐之前被李元景强大的意念给镇压了下去,头上还套着袋子呢,这要是吐了出来,还不得糊在脸上?待会本王还怎么见人?
  跟在身后不远处的刘虎等人发现了不对,几人脸色骤然聚变,迅速迈开步伐,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来。
  听到身边的打斗声,李元景总算是稍稍放心了一些,至少一时半会儿的这帮人不会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了。
  趁着这个间隙,李元景悄悄的将套在头上的麻布袋取了下来。
  入眼的是几个身着普通衣裳的蒙脸大汉,只能看出几人身材魁梧,除了眼睛以外,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而最让李元景惊讶的是,刘虎等人在与他们的打斗中竟然没能占到便宜,双方基本上算是五五开。
  对方似乎是见奈何不了刘虎等人,而且再拖延下去,巡城的士兵就会支援过来,所以简单的几个回合之后,几人便心生去意。
  刘虎等人心有忌惮,生怕周围还有其他的埋伏,见对方退去也不敢前去追杀,连忙将李元景围成一团,刘虎则是亲自将李元景从地上扶起来。
  与此同时,刘虎又是连忙跪在地上:“属下护驾不及,让殿下受了委屈,请殿下责罚!”
  李元景轻轻的揉了揉刚才被打的地方,不碰还好,这一碰就觉得撕心裂肺的痛。
  轻飘飘的看了眼刘虎,李元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按照大唐通俗的规矩,主子在护卫的保护下还受到了伤害,那么对这些护卫的第一处置方案就是斩,因为能用得起护卫的都不是一般人。
  但是李元景远没有那么苛刻,他也看出来了刘虎等人的确是尽力了,奈何对方也不是什么善茬。
  “给本王查!不管他是谁,这次都要让他付出代价。”李元景想了想,觉得不能一直去做老好人了,该严厉的时候也得严厉一下,接着又说道:“水落石出之前,你们几个的假期以及俸禄全部取消,什么时候结束这件事情就什么时候恢复!”
  “诺!”听到李元景的处罚,刘虎总算是松了口气,没假期和白打工当然是最好的结果,而赵王已经处罚了,陛下就不会在跟着处罚了,不然轮到陛下来处罚的话,他们的小脑袋就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搬个家了。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王府护卫要狠狠的操练一番,这么几个贼人都打不过,真是……”李元景无语的摇了摇头,不是说好了宫廷护卫一个打十个的吗?
  刘虎这些人可是从李世民的千牛卫中调出来的,而且是真正能战斗的千牛卫,不是那个负责仪仗的千牛卫。
  刘虎不禁老脸一红:“殿下,对方都是死士,真若是打的话也未必就打不过,只是我们有所忌惮,一张一弛才有了这个结果……”
  刘虎等人的忌惮显然就是李元景,全力进攻自然意味着摒弃了一部分防守,这时候若是对方朝着李元景所在的方位撤退,最后来上拼命一击,刘虎等人就是武艺再怎么高强也不顶用。
  打一开始刘虎等人就是把这些死士往外逼的,尽量让他们距离李元景远一些,这样容错率也高一些,又要攻又要防,打起来畏手畏脚的,自然不能像对方展现出来的那样强。
  “殿下……殿下……”
  看到程处默的时候,在会想到之前的一些画面,李元景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这货……是把自己给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