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唐第一闲王 > 第一百一十七章:正义的使者

第一百一十七章:正义的使者


  “真要进去?”站在醉香居门前,李元景有些犹豫。
  程处默在身后推了推李元景,有些不耐烦道:“殿下,您这可真是暴殄天物啊,能在醉香居免费吃喝您竟然还这么不愿意,一点都不符合你的性格!”
  “本王什么性格?”李元景转头问道。
  “……”程处默缩了缩脑袋,这一次他选择苟。
  李元景摇了摇头,踏步迈入了醉香居。
  也不知道着了什么迷,竟然被程处默忽悠着来了醉香居。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本王好歹也是有牌面的人,怎能被这点小小的疑惑所吓倒?
  对着下人亮出了令牌,一名下人便领着李元景前往一处包间。
  不大会儿的功夫,后院便出现了一道芊芊身影,虽是蒙着面纱,但这道身影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众多痴男的目光。
  好端端的一个餐饮娱乐场所,瞬间变成了口水大赛。
  见到李元景,杨婉微微一笑,轻轻的施了一礼,旋即迎了上来道:“殿下可是好久没有来过小店了,难不成是口味有所不合?”
  “那倒不是,本王最近在忙些其他事情!”李元景不慌不忙道。
  “那就好,婉儿还以为不知何处惹的殿下不满了呢!”杨婉继续保持着笑容,轻轻的侧过身子:“殿下这边请!”
  “姑娘有礼了……”李元景尴尬的回应着。
  习惯了张狂粗放的日子,现在再来做这些彬彬有礼的事情,一时间总觉得挺别扭的。
  感觉整个人都被束缚进一个笼子内一样,不管怎么奔放,就是不能离开,这样的气氛李元景很不习惯,也很是讨厌。
  “那孙子是谁?竟然能让婉儿亲自相迎?”
  “我……他去的是哪?我没看错吧?”
  “醉香阁?”
  “快告诉我那孙子是谁,我觉得我能一脚踹死他……”
  “他是谁我不知道,但他旁边那个好像是程家的大魔头,你觉得你能打的过不?”
  “额……当我没说……”
  旁边的议论声音很小,但还是没能逃过李元景的耳朵。
  对于这群凡间的渣渣,李元景很想转过身来对着他们说一句,在场的有一位算一位,都是辣鸡……
  醉香阁李元景其实来过一次,就是上一次胜利者的奖励。
  作为醉香居最高级别的包间,独自坐拥一栋单独的建筑,上下两层,楼上可以欣赏到整个醉香居的情况,甚至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坊墙。
  一楼多作为三五好友娱乐的地方,能够进入这间包间的,必然身份不菲,且居所每次醉香阁开启的时候,杨婉都会亲自过来敬酒,并且还会表演一个节目。
  至于是不是真的,这些都是外界说的,他们也没见到过。
  “你有眼疾了吗?”看着不断向自己抛眼神的程处默,李元景不由的开口道。
  “……”程处默一阵无语,暗号啊懂不?
  “殿下可真会说笑,想必程公子应该是看到稀奇的东西了吧?”杨婉呵呵一笑,站出来解围道。
  “是极!是极!还是婉儿姑娘懂我!”程处默瞬间乐的眉头开花,不断的点着头。
  “殿下请稍稍休息片刻,小女子前去安排一番再来作陪!”杨婉将两人领进包间后看到门口的小丫鬟朝着自己示意眼神。
  随着杨婉的离去,整个包间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正常的气氛,就连味道都变的普通了不少。
  程处默依旧沉寂在空气中弥漫的那种香味之中,而李元景则是在思考,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香?
  这个时候应该没有工业制成品的香料吧?纯天然的虽然更健康,但各方面跟制成品还是有些差距。
  这好像也是一条财路啊……
  “殿下可知道醉香居有何特别之处吗?”似乎是回过了神的程处默开始老气横秋的说着。
  “不知道!”
  程处默满意的点着头,就等你说不知道呢!
  “其实这里与其他地方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人人都可以吃完了就走,根本不用付钱,只需要动动嘴就行了!”
  “那本王这块令牌有什么用?”李元景不禁有些好笑,这个醉香居还真是有意思,明明是地下工作者,却也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暴露,还搞的这么堂而皇之,跟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当然有用啦,没有这块令牌,我们能进入这个包间吗?能让杨婉亲自作陪吗?不过你悠着点,这个杨婉可不是一般人,千万别着了她的道!”程处默很是装逼的提醒道。
  李元景不以为意的鄙视道:“该注意的是你吧?怕是人家离你稍稍近一些,你就把你爹晚上什么时间睡觉告诉人家了!”
  “殿下,我不是那种人……”
  “本公子倒是要看看,里面到底是哪位大人物,也好过去敬一杯!”
  李元景正欲继续埋汰程处默,却意外的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不由为之一愣,暗道这货还真是吃打不吃记!
  “裴公子还是不要进的好,你们见了面,对你没什么好处!”杨婉语气坚决的说道。
  “杨婉,还真把你自己当个人物了?臭标(你懂)子,今天若是把本公子服侍舒服了,说不定还能给你点消息,不然的话……”说到这里,裴承先满脸贱兮兮的笑了笑:“本公子今夜便让你这醉香居关门,所有人都给本公子去大理寺点名!”
  杨婉猛然皱了皱眉头,说不怕是假的,毕竟自己干的事若真是被捅出去了,后果必然是极惨的,但被裴承先这么威胁到还是头一次。
  “裴公子还是不要说笑了,小女子若是去了大理寺,诸位公子不也得去陪着吗?”
  杨婉本是不打算在这里说这些的,但还没等自己离开,裴承先便一路追了过来,这个时候她也有些担心屋内的李元景会听到这些谈话。
  但事情往往是怕什么来什么,屋内的李元景和程处默二人却是听的一清二楚。
  “看到了吧,醉香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这里见不得人的东西多着呢!”程处默趴在窗台前,双手撑着下巴淡定的说道。
  “不是你非要拉着本王来的吗?还有,你在这里卖了多少消息?”李元景转头看向程处默。
  程处默心中一慌,连连摇头道:“没有,我常年待在军中,哪有机会来这里?每次来都是喊人一起跟着,从不单独来的!”
  李元景想了想,没去深究这件事情。
  程家的崽子一个比一个还精,自然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不过李元景倒是有些惊讶,听杨婉的意思,几乎所有有权有势的人,几乎都跟这里有交集?
  正在服丧期间的裴承先,又有什么消息要卖给杨婉?听口气应该不是什么小事情。
  “哎,看来本王注定要做正义的使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