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乡村至尊小妖孽 > 第0012章 终于上了大美女的床

第0012章 终于上了大美女的床


  当听见闺蜜说王小龙懂医术,黄三姐完全不相信,只觉是刘喜媚在开玩笑。
  在树宗的残留记忆里,确实用木气可以治愈乳腺瘤,未验真假。
  王小龙也想验证一番,若属实,以后凭借这门技术都能发财致富。
  “三姐哦,咱们是好姐妹,我会骗你?”
  “你听谁说的?”
  见闺蜜说的正经,黄三姐半信半疑。
  于是王小龙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又将治疗方法讲清楚了,目的是打消黄三姐心中的顾忌。
  听了后,黄三姐倒想试一试,只是拉不下脸去找王小龙。
  “三姐哦,我去叫他。你在家等着。我待会就不来了,还要送饭。他不敢占你便宜的。他有这个胆么?”
  在石根村,还真没几个人敢打黄三姐的主意。
  “那好吧。帮我叫他来。嗨,要是你开我玩笑,我可要恼的。”
  黄三姐提醒。
  回家里走了一趟,王小龙便再次去找黄三姐,只不过这次是以本尊去找她。
  到了黄家门口,王小龙朝屋里喊黄三姐。
  “上来!”
  黄三姐在二楼应了一声。
  上到二楼,进了房间,王小龙即时要给黄三姐治疗乳腺瘤。
  “嗨!不要上床。坐在地上。”
  见王小龙要爬上床,黄三姐连忙阻止。
  二人便在房间的空地盘膝坐下,面对面,彼此伸出双掌印在一起。
  “嗨!小龙,你是要骗我,我不会轻饶你!”
  “三姐,我骗谁都不敢骗你。咱们打赌,要是我输了,我十倍还你手机的钱;要是你输了,不用我还钱。”
  眨巴着眸子想了想,黄三姐同意了。
  房间里很安静,二人偶尔对视一眼,虽是惊鸿一瞥,却有些意思。
  王小龙催动体内的木气,由经脉源源不断的汇聚到掌心,再由掌心透进黄三姐的经脉,最后由经脉涌向她的上围。
  当木气刚涌进黄三姐的娇躯时,她怔住了,好奇而警惕的盯着王小龙。
  不一会,木气已云集至黄三姐的上围。
  “嗨!要不是看到你的手跟我手碰在一起,我真的怀疑你用手摸我。”
  黄三姐神色微窘。
  木气相当于无形的手,王小龙能控制自如。
  更为奇妙的是,当木气进了黄三姐的身子后,王小龙居然能内视她体内的情况,端的神奇非凡。
  “三姐,别动,我正在帮你治疗。”
  由于上围像是被人用手在不停地轻抚,黄三姐的脸蛋渐渐绽放出迷人的红晕,娇羞极了。
  明知不是王小龙伸手来抚摸,黄三姐也不好意思说他。
  用木气帮黄三姐按摩上围,疏导分解郁积在那儿的纤维瘤,确实可行,然而木气的量不够,还治不好她的病。
  “三姐,觉得好些了没?”
  王小龙还没有收回木气。
  木气一部分在王小龙的体内,一部分在黄三姐的体内,隐隐之中,二人便有结合在一起的感觉。
  “嗨!真的有效!王小龙,想不到你懂医术!”黄三姐颇为惊喜。
  “三姐,我的气功还在你体内,可以顺便帮你袪除身上的胎记。假如你有的话。你只要告诉我什么位置有胎记就行了,很简单的,一会就完成了。”
  要多长时间才能吸完黄三姐体内的木气,王小龙并不清楚。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黄三姐要同意让王小龙帮忙袪除胎记。
  犹豫了片刻,黄三姐便说臀部有胎记,让王小龙顺便弄一下。
  想要吸收携带者体内的木气,定要携带者心甘情愿,才能成事。
  王小龙控制木气游移至黄三姐的臀,尽情的吸收蕴藏在那儿的丰富木气。
  爽。
  好爽。
  由于木气是王小龙身体的一部分,在用木气吸收木气时,便如两手轻抚黄三姐的臀。
  同时还如醍醐灌顶,心身舒泰。
  在王小龙吸收木气时,黄三姐也感受到好像臀被摸了,可是王小龙的双手跟她的两手印在一起,只能解释为是自己产生了幻想。
  “嗨!行了没?”
  黄三姐脸蛋红晕轻舞。
  “三姐,就快了。待会我再给治疗一次乳腺瘤。”
  说话间,已吸了几乎一半的木气。
  黄三姐不清楚王小龙是怎样治疗的,但经过一番疗治,确实能明显感受到有效果。
  吸收完木气后,王小龙脑海忽然涌出新的记忆,好像学过藤术。
  兴奋之余,想要立即试一试。
  “三姐,我先上个厕所。”
  下了楼,进了厕所,王小龙念头一动,墙壁便长出一条二指粗的青藤!
  乖乖!树宗没有骗我!
  藤术!
  真的是藤术!
  妙在青藤能收放自如,需要时,只要有实物的地方就能长出来;不要时,念头一动,青藤便消失了。
  想到还有刘喜媚体内的木气未曾吸收,王小龙颇为期待,猜测下次会获得什么好处。
  回进黄三姐的房间,正要继续盘膝坐地,这时黄三姐却礼貌的请王小龙上床了。
  “嗨,小龙,坐在床上吧。”
  哇噻,三姐的声音好温柔。
  嘿嘿……
  “三姐,我粗人一个,还是坐地上吧。”
  “嗨!叫你上来就上来,什么粗人不粗人的。”
  黄三姐已盘膝坐在床上了。
  上了床,王小龙满意的龇牙一笑,忽地跟黄三姐的目光相接触。
  虽是短暂的一瞥,却见黄三姐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
  “三姐,我癞蛤蟆坐你天鹅的床上,会不会不好?”
  闻言,黄三姐噗哧一声笑了。
  “管你是什么,让你坐就坐。嗨,以前开玩笑说你是癞蛤蟆,你就记仇了?”
  “没有,没有。”
  王小龙伸手摸了摸光滑柔软的床单,思想已飘出去很远。
  好床!
  好滑的床!
  “嗨!你摸什么?看你笑的,别想多了!”
  黄三姐撅起了红唇。
  “三姐,我只是在想待会该不该帮你洗床单。”
  “不用你洗。嗨,快给我治病。”
  听着黄三姐带着撒娇的悦耳话音,王小龙在她怒突而出的上围行了个注目礼,并点了点头。
  见王小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显是有事要说。
  “嗨,怎么了?”
  微微一笑,王小龙摇了摇头。
  “装神弄鬼的!快说。”
  “三姐,其实……”
  在黄三姐再四的追问下,才得知王小龙原来是想给她的上围按摩,据说效果更好。
  按摩?
  一想到胸脯要被王小龙的手揉来揉去,黄三姐俏脸就红晕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