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卿宠娇夫:殿下,爷有喜了 > 第二十一章 猝不及防

第二十一章 猝不及防


  “姐姐,你怎现在才来看忆儿,人家在那恶心的地宫,暗无天日的呆了三年,还与那糟老婆子同床共枕,你都不心疼人家,也不来看看我,安慰一下。”夏晚青待看清来人是谁后,小巧的脸上放下戒备,抓着她的衣袖,朱唇微微撅着,双眸尽是委屈之色,出声诉苦。
  “姐姐,知道忆儿你受苦了,这些年也不是不来看你,是我去执行别的任务,现在任务完成,不就赶来看你了,我就你一个弟弟,不疼你,疼谁。”女子见最疼爱的弟弟满满地委屈,声音梗咽,心里一阵心痛,伸手把他抱怀里,出声解释并安慰。
  当年她也不想弟弟来执行这种任务,可偏偏那么多公子中,就他能做到。
  “哼,暂且就信你,对了,我跟你说呀,旭帝那糟老婆子被人下了一种特殊的绝子丹药,跟她在一起一年,老子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悄悄给她把脉才知道,下药人是个狠人,一般丹师根本查不出来。”夏晚青冷哼一声,傲娇地原谅她,然后与她说这三年的情况,脸色变幻莫测,继续咬牙切齿道:“无法怀孕,那我一年的努力就白费了,而她又看得紧,身边照顾我的都是男子,想借她人之手,都难,又废了一年才得手,孩子一出生,就利用换血之术,给她换成了旭帝血脉。”
  他本想直接找那老婆子后代完成,结果不凑巧,他好不容易出去一趟,没找到她的子女,时间紧迫,他的灵力又不能乱用,只能随便找个女子。
  不然,他用用障眼法就好,无需浪费他三百年修为。
  “忆儿,这么大事,你怎不通知我们,这任务虽重要,但也不值得,你用修为换取。”女子看着他,舍不得骂,舍不得打,气急败坏道。
  忆儿有两大技能,一换血之术,二夺身之术。
  因此,他现在这幅躯体并非他本体。
  这也是为何,选中他的原有。
  “安啦,事成之后,忆儿吸了她们修为来稍微弥补一下。”夏晚青毫不在意道,虽然恢复不了多少,可也她们付出一点,面色突然一沉,离开她怀抱,抬头看向她,冷声道:“她回来了,姐姐你先离开。”
  他在老婆子身上摄入了一丝,他的灵力,离他十丈之远,他就能知晓。
  “好,你照顾好自己,有事一定要通知我。”一脸严肃的嘱咐道,轻轻的摸了摸他头顶,才恋恋不舍离开。
  在这皇宫中,她是可畅通无阻,可那位凤妘姻,如今回了帝都,她得小心行事。
  她们与她的目的,算是相同。
  待家姐走后,少年带着妩媚动人的笑意,出了浴池,让宫侍更换池水。
  不久后,凤子谷笑容满面地抱着她的十三女,缓缓而入,看着床边的美人,将熟睡中的女儿,交给身边跟着的乳爹,让他抱走。
  乳爹点头,福身退下。
  “思儿,睡了?”夏晚青眸中含羞,面颊微红,迈着步伐向她走去,嗓音酥软,带着一丝媚意,问道。
  十三皇女,名为凤思晚。
  凤子谷被他的声音勾得,身上一股骚热,没立刻回他,而是搂着他的腰肢,朝着那垂涎欲滴地朱唇吻去,惹得怀中人,轻轻低吟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分离。
  “嗯,时辰不早了,晚儿,伺候朕沐浴更衣,可好?”凤子谷得了甜头,心满意足地望着美人,出声询问,伸手勾起他的下颚,眼里带着欲意。
  “臣侍领命。”夏晚青忍下心中的反胃,娇羞地撇开头,躬身致意。
  凤子谷搂着他向浴池而去,不久后,一池涟漪。
  次日,金銮殿。
  一众大臣,纷纷跪拜在地,抬眼望去全是各色乌纱帽,整个大殿鸦雀无声,压抑至极,一口大气都不敢踹,低着的面容上,都变化莫测,有人喜有人愁。
  而皇女拿着圣旨跪于前方,其中还包含了,稀少上早朝的三皇女凤久铭与十皇女凤久平。
  两位也是临时接到旨意,来上早朝。
  在众人刚到,还未开口,就被旭帝一道道圣旨,打得措手不及,心里想好的措辞,瞬间毫无作用。
  二皇女凤久源,封为静幽王,赐封地静幽州,连着幽凰之森、凉北国与凤域皇朝边界之处。
  三皇女凤久铭,封为孝浔王,封地浔州。
  八皇女凤久恒,封为津阳王,封地津阳州,离凤域皇朝与临西国边界不远处。
  十皇女凤久平,封为怡云王,封地怡云州。
  五日之内,搬离宫,移至到宫外王府。
  年后,前往封地,未经传召,不得回帝都。
  四大州都相隔甚远,静幽州到浔州,乘坐最快的飞行兽,来回也得四个月之久。
  当然,要是有传送阵与传送神器,就另当别论。
  旭帝这何用意,大家都隐隐约约猜到一点。
  可圣旨已下,天子一言九鼎,谁敢挑衅帝王权威,让他收回成命。
  “诸位爱卿,有事禀奏,前往和议殿。”凤子谷俯视下方大臣,双目冰冷,周身充满身为上位者地帝王之威,言语中却带着一丝笑意。
  给人一种,方才下的圣旨,都是一个玩笑。
  可惜,这并不是。
  话落,起身示意一旁的宫侍,退朝。
  带着一行宫人离开。
  “恭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众大臣高声恭敬送别。
  良久,众人才起身,三三两两结在一起。
  凤久平拿着圣旨,面无表情,其心里有些雀跃,转身回宫报喜去了。
  “皇姐,你说母皇这是何意?”凤久恒拿着如烫手山芋般地圣旨,走到她面前,拧着眉询问。
  暂且先不说,这毫无预兆地封王,但她与皇姐的封地,完全是对立方向,有意还是无意,又或是在借此警告她们一番。
  “本殿也毫无头绪。”凤久源神色茫然,还没回过神,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语气无力道。
  “臣先去和议殿,找陛下打探一下,咱们再做商议。”叶丞相沉着脸走到她们面前,小声道,说完又若无其事离开。
  跟其她几位大臣前往和议殿。
  太女还未立,就封王将所有皇女赶离皇城。
  而她们昨日,才收到消息,后宫出现一位,尚在襁褓中的皇女。
  隔一夜,就下封王圣旨。
  这其中利益,她们还看不出来吗?
  凤后封君懿旨还未下,她们不能明着阻止陛下。
  但可借别事,提议陛下,让她收回成命。
  可她却来了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