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都市超级村医 > 第205章 闪电般出手

第205章 闪电般出手


  “果然,这样看起来就顺眼多了。看来,断掉手脚的乖孙,才是好乖孙!”
  叶天向着地上虽然已经昏迷不醒,但身体还像条肉虫般抽搐扭动的陈斗瞄了一眼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直觉得神清气爽。
  当他听说刘梅和杨毅母子的遭遇后,虽然当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实际上,肺都已经快要气炸了!
  顶着‘杏林世家’的名头,却干一些生儿子没菊眼的事情,恐怕正是因为这些害群之马,所以世人才会看低中医。
  现在一报还一报,正好让陈斗尝尝当初杨毅所承受的痛苦。
  这……这个家伙……好可怕……
  冉星辰浑身颤抖,惊惧难当的看着叶天。
  她从小到大,从未看到过如此血腥暴戾的画面,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都觉得,接连四脚毁掉陈斗四肢的叶天,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可奇怪的是,她虽然觉得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很恐怖,却并不厌恶。
  毕竟这个恶魔此刻所在做的事情,正是所有知道陈斗行为的人,所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你们在干什么,闹哄哄的……”
  就在这时,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搀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假山后走了出来,中年人看到叶天后,先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可当目光掠到假山下四肢血肉模糊的陈斗,以及口吐鲜血的忠伯后,脸色瞬间大变,松开搀着白发老人的手,扑到了陈斗身前。
  “斗儿,斗儿……”
  中年人用力的呼唤了几声,见陈斗没有任何反应,手向着四肢一摸后,一张脸立刻变成了铁青色,眼底更是燃起了熊熊烈焰。
  他是医生,精通骨科,刚才摸索的那几下,他已经判断出,陈斗双手双腿的骨骼已经悉数粉碎,就连韧带关节都完全毁了。
  这样的伤情,不截肢就算是万幸了,至于后半生还能站起来走路,靠自己双手吃饭,那即便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无法做到的奇迹。
  “是你伤了我儿子(孙子)?!”
  紧跟着,中年人和那名白发老人几乎同时盯着叶天冷声厉喝道。
  这白发老人和中年人,正是陈家的当代家主陈观海,以及陈奋、陈斗的父亲陈澜。
  “是我。”叶天随意点头,然后淡淡道:“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说是神罚更为妥当。他当初撞死了杨毅的父亲,让杨毅瘫痪在床,使一个好端端的家庭一夜父亡子伤,现在他自己受同样的罪,正是天日昭昭,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杨毅!
  听到这个名字,陈观海和陈澜神情立刻大变。
  一年前,陈斗肇事之后,惊慌失措的开车逃回了家里,然后跪在他们两人面前,又是抽自己的耳光,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希望他们能够摆平这件事情。
  两人听闻陈斗撞死一人,重伤一人后,怒不可遏,但看着陈斗的样子,又打听到陈斗撞到的只是一家普通人后,不忍让陈斗去监狱受苦,便花钱托关系,把事情压了下来,给陈斗弄了个不在场证明,让他顺利洗清了嫌疑。
  事情发生后,一个叫刘梅的女人曾上门要说法,但被他们派忠伯打了出去。
  自此之后,这件事情就再无任何涟漪,他们觉得事情应该是过去了。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时隔一年之后,这段旧事又被人提了起来,而且直接上门打伤了忠伯,断掉了陈斗的四肢。
  “你碎了我陈家的杏林妙手牌匾!”
  目光变幻间,陈观海陡然看到被他当做陈家门面的牌匾,此刻竟是碎成了两截,叠着仍在了地面上。
  尤其是‘杏林’两字上,更还有一口浓痰,怎么看怎么扎眼!
  “小爷虽然不知道你们的医术怎么样,但想来应该比董奉老前辈还是差出了几条街;至于医德,你们既然养出这样一个混账王八羔子龟孙,在他做了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后,还百般包庇,那么自然是早把这俩字忘到九霄云外了!”
  叶天鄙夷一笑,冷冷道:“无医术,无医德,却把杏林妙手四个大字挂在家门口,我倒是想问问,你们陈家人的脸皮都是铁打的吗,居然能厚到这种地步?!”
  无医术,无医德,脸皮铁打!
  叶天这一字一句,就像一道道重鞭,狠狠的抽在了陈观海和陈澜的脸上,让他们脸皮和心脏火辣辣的,既无地自容,又有种恶行被人揭穿的羞恼!
  “是你!你是药王山那个打伤了奋儿的乡村小医生!”
  心中愤懑下,陈澜向着叶天的脸仔细扫视一下后,突然惊声道。
  “不错,正是小爷!”叶天随意一笑,然后鄙夷道:“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你这两个儿子,是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吗?不然的话,怎么会一个比一个的不是东西!”
  “是你,竟然真的是你!我杀了你!”
  确认叶天的身份后,陈澜的一双眼睛刷得一下就红了,起身便朝叶天扑去。
  他辛辛苦苦养大了三个儿子,虽然这后两个不大争气,可也是自己的宝贝疙瘩。
  但现在,这两个宝贝疙瘩,一个被叶天打的双腿瘫痪,下半生不能人道;一个又被叶天直接废掉了四肢,这让他如何能不暴怒如雷!
  “杀我?你这种东西也配?而且你这两个儿子问我喊爷爷,按照辈分,你得喊小爷一声叔伯,侄子打叔伯,你不怕老天爷降道雷劈死你?!”
  叶天鄙夷一笑,陈澜刚扑过来,他便闪电般出手,揪着陈澜的衣领从他地上揪了起来。
  “该死的东西,我要杀了你!”
  陈澜怒火攻心,疯狂的挣扎着,冲叶天不甘的怒吼连连。
  “你说对了,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其实小爷不介意让神罚来得更猛烈点儿,一报还一报,让陈斗也感受下丧夫的痛苦!”
  叶天冷冷一句,然后抬手就将陈澜扔到了假山上。
  咣当一声,陈澜头破血流的从假山上滚了下来,然后昏厥过去。
  陈观海眼看着孙儿被废掉四肢,儿子又被打晕,怒火攻心,每一根发丝都在颤抖。
  “既然你也是医生,动手打人算什么本事,真算个医生,咱们真本事上见真章!”
  就在这时,假山后走出一名年纪约莫三十余岁的青年人,目光冷冽的朝叶天一扫,冷冷道:“而且你刚刚说了那么一大堆,我觉得都是屁话!对医生来说,医德算个屁,能看好病,才是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