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明末黔国公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恢复

第一百四十二章 恢复


  崇祯十七年三月二十九日。
  平乱战事已经打完了好几天,战场已经打扫结束,大量的尸首被挖着大坑掩埋,被俘虏的蒙自兵关押在城中的兵营里,当然是分散关押。
  前卫,后卫,陆凉,宜良,嵩明诸卫兵分别被选了两到三个百户的兵马留驻昆明,由昆明县负责提供将士们的吃食。
  同时沐忠秀下令打开城中总府营兵的军械库,发放兵器给这些诸卫的兵马。
  各指挥,同知,佥事,到千户级,大半的武官也被下令留下,就在总府和营兵驻地分别领兵视事,分别把守城门和城中各处要紧地方。
  到二十九日,城外的战场打扫干净,只有一些血迹留存,昆明县的人动员了一些民夫,用铲子铲起泥土,将那些明显的血迹也给掩盖住了。
  至此昆明战事完全结束,有一些卫所兵马闻讯想要赶过来,被沐忠秀以云南总兵,征南将军的名义下令不准擅动,所有将领需约束部下,不得擅离信地。
  大半的卫所兵,包括石城所的民壮都奉命返回,春耕在即,不宜耽搁农时,这些卫所兵也是佃农,实在是在外耽搁不起了。
  不过除了石城所之外,大半返回原地的卫所兵要么是不足十八的少年人,要么是年过四十的中老年人。
  或者是看起来油滑不堪驭使的,也是被一并送了回去。
  留下来的兵马还是有近两千人,分别驻守下来,而原本的昆明城中的沐家总府营兵,除了有一千多人尚在外驻守外,沙定洲谋叛时跑散的一千多人,被勒令不准返营,直接全部除名。
  这是相当严厉的处罚,总府营兵为之一空,原本的诸将,周鼎以副将身份,提调昆明城中所有的驻军。
  袁士弘镇守总府兵大营,和文官协调后勤补给诸事。
  周钟率沐忠秀的骁骑骑兵,骑兵就驻守在距离黔国公府不远的大营之中,除了进驻的第一天休整休息外,第二天开始就恢复训练。
  四周的百姓知道这就是三百骑破三千多夷兵的铁骑,每天都有人在营房四周瞧热闹。
  骑兵们照常训练骑兵,练队列,体能,战阵,技术,由晨至暮。
  沐天波入城之始,便是要求到军营里看训练。
  他在石城庄看过一次,当时还是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的不细,当时也是击节赞叹,此时再看到骑兵们训练时,已经换了另外一种角度了。
  沐家营兵已经从五千多急剧减少,只有在外的三千余人,并且沐忠秀明确表示,除了少数将领的家丁,亲兵之外,大半的营兵将被全部淘汰。
  五千多人,一年军饷一万多两,盐菜伙食银十余万两,军械使费好几万,加起来一年十五万两的银子,这一笔银钱开销,沐忠秀并不是要省下来,而是打算重立营伍。
  对这个决定,沐天波不打算反对,他也是已经没有能力反对了。
  沐家诸人,近支的沐天泽,沐天恩,在反叛事件中被迫从贼,两个叔父辈的,沐忠秀不打算太为难,事前并无勾结,只是被迫从贼保命,但就算这样,两人也没有资格再继续参与沐家诸事,更没有对军政大事的影响力。
  沐天波本人身负重伤,还要继续将养身体,黔国公,征南将军,总兵官,这些职位当然是要保留,但沐天波会上奏朝廷,保举沐忠秀官职,最少要做到副总兵,云南都司的都指挥使,谁都明白,这是替沐忠秀全面接掌沐府和云南军政大权的必要之举。
  叫人担心的是京师消息已经断绝很多天了,上一回邸抄塘报前来云南最少是半个月前的事了,最近这段时间云南也在内乱,此前已经向南京奏报过沙定洲谋叛之事,南京方向也一直没有回音,可想而知,南京现在也是一团混乱。
  沐天波认为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已经带兵北上,在凤阳有马士英和黄得功,在淮安有刘泽清,还有徐州的高杰,如果史可法行动迅速,意志坚定,在南京就能带出几万京营兵和操江兵,南京库藏丰富,地方也富裕,可以很快筹集出足够的粮草出征,汇集诸路兵马,最少有十余万人,沿山东北上,一个月内可以抵达畿辅境内。
  当然沐天波也不认为仓促集结的十余万大军有什么大用,闯逆此前在河南大败过左良玉部,然后又击败了孙传庭所领的秦军,朝廷在河南,山东,已经可用之兵。在畿辅只有少量的京营兵驻守京师,蓟镇空虚,宣大和榆林等镇已经为闯逆所破,九边大军只剩下辽镇一部,而朝廷还没有下决心放弃关宁,令辽镇兵入援,待京师被围时,除了关中,宣大地方外,河南的大半地方尚有十万以上的闯逆驻守,荆襄一带有二十万兵,还有畿辅,山东,也有十几万的闯军驻守。
  很难想象,南兵北上会有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但史可法必须得北上,这是臣子的义务。
  若京师真的有勤王诏命前来,除了现在已经被献贼占据的四川外,云南,贵州,两湖,这些地方的驻军亦得北上,沐天波亦得派出兵马北上勤王。
  除了云南都司,副总兵外,由于沐忠罕等诸子俱死难,沐忠焕必受严惩,所以表奏之时,还会使沐忠秀为黔国公世子。
  这全部的动作做完,沐家就算完成了权力交接,除非有极特殊的情形,身负重伤,说话气息不足,吐字困难的沐天波,将不再出外视事了。
  “小五练的好兵。”回府途中,沐天波坐在肩舆之中,对着骑马在一侧的沐忠秀道:“总府营兵虽削,但沐家声威不减反增,皆小五之功矣。”
  沐忠秀这一天穿着白色的圆领窄袍,腰间用露出丝线的绵带随意扎紧,腰间系一柄柳叶刀,刀身细而短,比起笨拙长大的苗刀是完全的两种风格。他的头发挽到头顶,用丝带随意束着,他的皮肤近来由于连日在外领兵,风尘仆仆来回奔波,皮肤被晒的黝黑,高额大眼,两鬓的虬髯越来越茂密,连成一片,已经俨然是一个标准的武夫形象。
  在控缰向前时,人们能明显的看到沐忠秀的袖袍之内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直抵胳膊深处,刀疤长而深,看起来似蜿蜒的毒蛇,令人触目惊心,也想到城门外的一战,真是十分的惊险,沐忠秀这样的身份地位,居然也受了伤,可想而知搏杀之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