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无双英雄录 > 第三百三十六章:天命诛之

第三百三十六章:天命诛之

成吉斯汗大跨步迈进大帐,召来师爷,命他修写战书。
  
  那师爷从未瞧见过大汗这般气大,自己这随身没带羊皮纸,深知若是因为自己误了大汗的事儿,自己就是有十个脑袋都抵不过啊,反手便是把身上的羊毛大氅给扯了下来写了长长一大篇,跪在地下朗诵给大汗听:“上天立朕为各族大汗,七年来朕已建非常功绩,自古德业之隆,未有如朕者。朕雷霆一击,汝能当乎?汝国祚存亡,决于今日,务须三思,若不轮诚纳款……”
  
  成吉斯汗越听越怒,飞起一脚,将那大白胡子师爷给踢了个筋斗,骂道:“你跟谁写信?你那床头的恩爱情人吗?我成吉斯汗跟这狗贼用得著这么啰唆?”提起马鞭,夹头夹脑打了他一顿,叫道:“你听著,我怎么念,你便怎么写。”那师爷战战兢兢的爬起来,现在又是没有了羊皮纸,跪在地下,望著大汗的口唇,想要认罪却是不敢,屋内的窝阔台这时叫道:“父汗,你是成吉思汗,还跟那不知好歹的狗贼交信作甚,既然要打,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师爷这时便赶紧拿过了羊皮纸。
  
  成吉斯汗从金帐揭开著的帐幕里望出去,向著帐外三万精骑出了一会神,低沉著声音道:“这么写,只要六个字。”他顿了一顿,大声道:“吾乃天命诛汝!”
  
  那师爷吃了一惊,依言在牒文上大大的写了这六个字。
  
  成吉斯汗道:“盖上金印,即速送去。”木华黎上来盖了印,派一名千夫长领兵送去。
  
  诸将听信使的蹄声在草原上逐渐远去,突然不约而同的叫道:“吾乃天命!吾乃天命!”帐外三万兵士跟著高声呼叫:“荷呼,荷呼,荷呼!”这是蒙古骑兵冲锋接战时惯常的呐喊,战马一听到主人的呼喊,跟著嘶鸣起来。刹时之间草原上声震天地,似乎正经历著一场大战。
  
  成吉斯汗随即遣退诸将士兵,独自坐在黄金狼头椅上沉思。这张椅子是攻破金国中都时抢来的,椅背上原是铸著盘龙抢珠,两只把手各有一只猛虎,原是金国皇帝的宝座。但被成吉斯汗夺来后便是以“苍龙斗不过群狼”的概念,将头狼给挂在了椅子上。
  
  这时他支颐沉思,想到自己多苦多难的年轻日子,想到母亲、妻子、儿子和独生的爱女,想到百战百胜的军队,无边无际的帝国,以及即将面临的强敌。
  
  他年纪虽长虽老,但耳朵却仍是极为灵敏,只听得远处一匹战马悲鸣了几声,突无声息。成吉斯汗知道这是一匹老马患了不治之症,它主人不忍它缠绵受苦,一刀送了它的性命。
  
  成吉斯汗突然想起:“我年纪也老了,这次出征,能活著回来吗?要是我突然在战场上送命,四个儿子争做大汗,养子义子又是虎视眈眈,想我当年不也是从那王罕义父的手里接过的吗?这岂不吵得天翻地覆?唉,难道我就不能始终不死么?”
  
  任你是战无不胜的大英雄,待得精力渐衰,想到一个“死”字,心中也不禁有栗栗之感。
  
  他想:“听说南边有一种人叫做‘道士’,能提炼气魄,教人成仙,长生不老,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他手掌一拍,召来一名箭筒卫士,命他急速传文仲入帐。
  
  须臾文仲到来,成吉斯汗问起此事。
  
  文仲道:“长生成仙,孩儿不知真假,若说练气吐纳,延年益寿,那确是有的。”
  
  成吉斯汗大喜道:“你识得这等人么?快去找一个来见我。”
  
  文仲道:“这等有道之士,随便征召,他是决计不来的。”
  
  成吉斯汗道:“不错,我派一位大官,礼聘他北来。你说该去请谁?”
  
  文仲心想:“天下江湖之最自是少林,可少林属是佛家,而且他们脱尘离世想是不肯来,其次若是说道家,那自是道家的真阳教,想想那翠虚子还教过孩儿内功嘞,而他又最喜事,或许请得他动。”当下说了翠虚子汤志道的名字。
  
  成吉斯汗大喜,当即召集师爷进来,将情由说了,命他草诏。
  
  那师爷适才吃他的一打,想了良久,写诏道:“吾乃天命速来!”学著大汗的体裁,诏书上也只有六字,自以为这一次定然称旨。那知成吉斯汗一听大怒,骂道:“我跟狗贼这般说,对有道之士也是这般说么?要写长的,写得谦恭有礼。”
  
  那师爷伏在地下心说:“伴君如伴虎啊!”想着草诏道:“天厌中原骄华大极之性,朕居北野嗜欲莫生之情,反朴还淳,去奢从俭。每一衣一食,与牛竖马横共弊同食。视民如赤子,养士如兄弟,谋素和,恩素畜。练万众以身人之先,临百阵无念我之后,七载之中成大业,六合之内为一统。非朕之行有德,盖金之政无恒,是以受天之佑,获承至尊。南连赵宋,北接回纥,东夏西夷,悉称臣佐。念我单于国千载百世以来,未之有也。然而任大守重,治平犹惧有缺。且夫刳舟剡楫,将欲济江河也。聘贤选佐,将以安天下也。朕践祚已来,勤心庶政,而三九之位,未见其人。访闻丘师先生,体真履规,博物洽闻,探头穷理,道冲德著,怀古君子之肃风,抱真上人之雅操,久栖岩谷,藏身隐形。阐祖宗之遗化,坐致有道之士,云集仙迳,莫可称数。自干戈而后,伏知先生犹隐山东旧境,朕心仰怀无已。”
  
  那师爷写到这里,抬头道:“长不长?”
  
  成吉斯汗笑道:“这么一大块儿怕是你这脑子都要干涸了,够啦。你再写我派汉人大官刘仲禄去迎接他,请他一定要来。”
  
  那师爷又写道:“岂不闻渭水同车,茅庐三顾之事?奈何山川悬阔,有失躬迎之礼。朕但避位侧身,斋戒沐浴,选差近侍官刘仲禄,备轻骑素车,不远千里,谨邀先生暂屈仙步,不以沙漠悠远为念,或以忧民当世之务,或以恤朕保身之术。朕亲侍仙座,钦惟先生将咳唾之余,但授一言,斯可矣。今者,聊发朕之微意万一,明于诏章,诚望先生既著大道之端,要善无不应,亦岂违众生之愿哉?故兹诏示,惟宜知悉。”
  
  成吉斯汗道:“好,就是这样。”又命文仲亲笔写了一信,务恳丘处机就道,即日派刘仲禄奉诏南行。
  
  次日,成吉斯汗大会诸将,计议西征。会中封郭靖为“那颜”,命他统率万人。那颜是蒙古最高的官衔,非亲贵大将,不能当此称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