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司礼监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是一个可怜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是一个可怜人

唉,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寿宁的突然打击让公公只能束手就擒,心中后悔不矣,要知寿宁起的这么大早,他老人家就应该呆在通州不回来。
  
  躲得了初二就能躲得过十五!
  
  现在,肯定是没法子躲了。
  
  儿子,公公当然是要的,所以只能乖乖束手就擒,在一众亲卫和许显纯的诧异目光中,贼兮兮的随在公主身后轻手轻脚的上了马车。
  
  “长本事了啊你?里通外国了吆,你怎么不跟那个朝鲜的使臣一起回去的?听说你魏公公在朝鲜干了不少人事,人家君臣都特别想你呢...”寿宁上车之后就揪住了魏公公的耳朵。
  
  “大过年的你就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这不是替你父皇分忧么,要不然我吃饱了撑的大年初一跟朝鲜人坐半天?还跑通州去?还有,你以后注意点影响,说话要有分寸!”
  
  魏公公没好气的说道,刚才寿宁说的那句话实是在问题太大,幸好许显纯他们没听见,要不然人家怎么想?
  
  公主和太监私通,啧啧...
  
  是公公手艺太好,还是口技一流?
  
  “你还有理了!一晚上不回家,你不知道人家有多担心你!”寿宁怒道。
  
  “你担心什么?担心我跑了?我不要你,还要儿子呢。”
  
  公公懒得和寿宁多说,顺手抱起一边正流着口水舔甜点的奇儿,取出帕子擦干净儿子的小嘴,然后肥嘟嘟的大嘴在儿子脸蛋上亲来亲去。
  
  寿宁见状,嫣然一笑,摸出个红包递给情郎。
  
  “干什么?”公公顺手接过。
  
  “过年红包啊。”寿宁道。
  
  “噢。”
  
  公公用手捏了捏,发现是张银票,很是满意的揣进了怀中。
  
  “驸马爷呢?”
  
  “我哪知道。”
  
  “这大过年的,你和他毕竟是夫妻,怎么一点也不关心的?”公公摇了摇头,女人啊,有了新欢就没旧爱了,真是薄情。
  
  “马上就不是了,我管他干什么。”
  
  寿宁抬手拍了拍轿箱,前面的车夫听到之后忙甩鞭驱马。马车缓缓的朝皇城驰了过去。
  
  公公倚在那,怀抱着奇儿,只时不时探头朝外面张望,颇是有些紧张。
  
  寿宁则是老神哉哉,一动不动,一幅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过,她的右脚却抵着车门,那是生怕魏公公趁她不留神跳车逃跑。
  
  “至于么?大不了一起死呗。”公公对寿宁的小动作很是不快,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很是心疼,“就是可怜我这儿子,唉...轩媁要不,咱们还是从长计议?”
  
  “闭嘴!”
  
  寿宁意志坚定。
  
  “噢。”
  
  公公默默低下头去。
  
  奇儿突然闹腾起来,当爹的公公经验不足不太会哄,有些手足无措。
  
  “笨手笨脚的,把奇儿给我。”
  
  寿宁探腰抱过儿子,一摸裤裆,发现竟是尿湿了,忙给儿子换了新尿布。尔后又解开了胸前衣扣,将儿子的小嘴靠了上去。
  
  公公看的眼馋:“快周岁了,不能老喂着了。”
  
  “又不是没有,断什么断。”寿宁疼爱的看着儿子的小脸,对儿子的老子一脸看不顺眼。
  
  公公觉得无趣,双手抄起继续靠起。不多会,车便到了西华门外,望着巍峨的宫城,公公犹豫了,迟迟不肯下车。
  
  “下去啊!”
  
  寿宁瞪了公公一眼,抬脚踢了他一下。
  
  “这大过年的,空着手进宫不好吧?要不你娘儿俩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买点礼物。”
  
  公公为自己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这皇城真是让他发沐的很。
  
  “我早准备好了,不要你操心。”
  
  寿宁可不听他哄,逼视着公公。没办法,公公只好硬着头皮下了马车。
  
  两个一直跟在马车后面的公主府小内监喘着气跟了上来,寿宁吩咐他二人将车上的礼物提着,便要公公随她一块进宫。
  
  公公深吸了口气,想着这事长痛不如短痛,丑媳妇终要见公婆,便豁出去跟寿宁走这一遭,看看皇爷到底认不认他了。
  
  两口子带着娃进了西华门,就见前面有两个宫装女子在几个内侍的簇拥下正在往宫城行去。
  
  公公瞅了瞅,一个有些眼熟,好像是寿宁的四姑永宁公主,另外一个却是瞧的陌生,不太像五姑瑞安公主,便问寿宁那个女的是谁。
  
  “是我姐姐荣昌,皇后娘娘的女儿。”寿宁头也不回道。
  
  公公“噢”了一声,王皇后的女儿那就是嫡长女,那么荣昌就是万历朝的长公主了。
  
  说起来,万历这个当皇帝的爹也是惨,其一共生了十个女儿,可活着长大的就两个,一是荣昌,一是寿宁。
  
  其余八个女儿全部早薨,由此来看,这个时代儿童成长的风险太大,能不能长大成人和家室没有关系,全看老天爷给不给命了。
  
  “怎么没见荣昌驸马的?”
  
  永宁公主驸马早死公公是知道的,可荣昌怎么也是一个人进宫的呢?
  
  “大姐夫去年病逝了。”
  
  寿宁叹了一口气,告诉公公一件秘事,那就是她大姐荣昌和驸马杨春元的感情一直不好。
  
  成婚后就天天闹口角,杨春元虽是平民小户,可对荣昌却很不敬重,两口子一吵起来杨就破口大骂荣昌,甚至夹有民间脏话,结果万历得知此事后气的传出谕旨大骂女婿。
  
  没想到这杨春元真是个愣头青,被老丈人骂了后不但不醒悟悔改,反而直接摞挑子不干了!
  
  是真的不干,公主老婆愣是不要,自个乘坐二人小轿招呼也不打就回了老家固安县。
  
  这可把当老丈人的万历气晕了,当即下令革了女婿父亲的锦衣卫指挥一职,又让锦衣卫追赶女婿,并“护送”回京。
  
  杨春元这才知道害怕,于是有悔悟之意。万历也是吓唬他,哪有可能真让女儿女婿分手呢,便让礼部宫伴送杨春元到国子监交付给堂上官教授他礼仪百日。
  
  这跟处理另外一个女婿冉兴让是如出一辙的。
  
  就这么百日过后,驸马父子才得官复原职,而杨春元也就这么和荣昌继续搭伙过日子。
  
  恩爱谈不上恩爱,但前后也相继生了五个儿子。
  
  可惜的是,去年七月,荣昌的婆婆李氏病逝,杨春元是个大孝子,闻讯极度伤心竟七日不食饿死了,年仅35岁。
  
  可怜34岁的荣昌就这样成了寡妇。
  
  这不,因没丈夫陪伴,又和寿宁这个妹妹不和,荣昌便约了四姑永宁一起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