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巅峰御魂师 > 第315章:怨声载道

第315章:怨声载道


      第15章:怨声载道
  
      散了朝,大多数人都远远躲着顾独,甚至有人斜眼看着顾独,与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顾独大声唤道:“公羊大师。”
  
      公羊拓应声停步,回身拱手道:“国舅。”
  
      顾独大声说道:“公羊大师莫要记恨我才好。”
  
      公羊拓应道:“下官不敢,国舅为国举贤,利国利民,下官绝无半分怨言。”
  
      说了两句话,周围的人都走远了,顾独低声说道:“委屈你了。”
  
      公羊拓眼中见泪,哽咽着低声说道:“国舅甘受千夫所指,下官自愧不如,唯有以国舅马首是瞻,方对得起国舅一片赤子丹心。”
  
      顾独微笑着说道:“你过誉了,行了,别哭了,别让人瞧见。”
  
      公羊拓应道:“是,下官告退。”
  
      顾独说道:“别急,等眼泪干干再走。”
  
      公羊拓左右看了看,趁没人注意,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
  
      另一边,东方斌把实情告诉了楚琴,昨天东方斌离开国舅府之前,顾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按他的意思办,皇上也会背上骂名,所以顾独让他去找了公羊拓,讲明利害,并设计了这场戏,为得就是让文武百官认为皇上是被逼迫的。
  
      而这出戏唯一的意外,就是礼夏掺和了进来,这肯定不是顾独安排的。
  
      楚琴皱眉不语,东方斌说道:“顾独说了,没有泽帝,即使泽国羸弱,他也难能总揽兵权,他欠礼夏的,也欠泽帝的,如今大仇已报,该是他报恩的时候了。”
  
      楚琴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
  
      寝殿里,泽帝靠着软靠,闭着眼掉着脸。
  
      礼夏问他:“你在跟我生气呀?”
  
      “嗯。”泽帝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礼夏又问道:“那你明不明白我兄长为何如此?”
  
      泽帝答道:“一为提防来日灵皇卷土重来,二为消解两国百姓积年旧怨,三为替我担下千秋骂名。”
  
      礼夏笑,说道:“既然心如悬镜,那就是怪我多嘴喽?”
  
      “对!”泽帝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道:“你这一多嘴,不仅担上了骂名,还坐实了妖后乱政,外戚专权的话柄!”
  
      礼夏笑着说道:“天下初定,人心浮躁,此时当用铁腕约束,你太过仁慈,犹疑不定,我若不多嘴,便会有人看出端倪。皇上,现如今两朝班底在列,非昔日可比,旧臣知你仁德,但新臣只怕会以为你好欺。”
  
      泽帝又闭上眼睛,不高兴地说道:“我说不过你,反正你总有理。”
  
      礼夏笑着伸出手捅他腰眼,捅了两下,泽帝猛然将她扑倒在床上……
  
      迁都之事正式开始施实,北地皇城百姓收拾家当,欢天喜地的跟着泽帝起行,而南境皇城哭声震天,百姓在泽军的监督下收拾家当,撇下幼儿,满怀怨恨地迁离故土。
  
      南境皇城百姓北迁,哀鸣百里,怨声载道,南境各县皆实行军管宵禁,以防暴乱。
  
      行近一月,两边队伍于镇北关外相遇,泽国这边是个人就能感觉到灵国那边怨气冲天,仿佛迁徒的队伍上空带着浓重的阴霾。
  
      灵国百姓向泽国百姓投来怨毒的目光,原本一心要出气的泽国百姓,此时一个个都低垂着眉眼,看都不敢回看一眼,匆匆跟着队伍行进,心里只盼着早早与灵国百姓的队伍错过去。
  
      “顾独!你不得好死!你全家都……”灵国队伍中有人怒骂,随即被官兵用鞭子抽倒。
  
      东方夏岚怒斥道:“无知蠢民!这是为你们好!”
  
      “顾独!你全家都不得好死!”一人被打,无数人开始叫骂。
  
      顾独伸手将东方夏岚搂到自己的马上,左手搂紧她,右手捂着她的嘴,东方夏岚挣扎着闷声哭闹,而顾独却面无表情地缓缓而行。
  
      泽帝坐在御辇里心如刀绞,几次想起身都被礼夏按住,礼夏说道:“兄长谏言之时就想到了今日的局面,你不要跟着添乱,你应付不来这种事。”
  
      泽国百姓不干了,开始回骂,一时间叫嚷声惊天动地,反倒听不清骂得都是什么话了。
  
      入镇北关休息时,东方夏岚哭着嚷道:“你去下令杀光他们!比这样省事多了!反正也担了这骂名,不如杀了干净!”
  
      顾独抱着哄她,东方夏岚嚷道:“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嫁给你!是个人就看着你好就罢了,我也忍了,现在可倒好,全家都跟着你被人骂不得好死,你图什么?这个官不做了!回家!我要回家……”
  
      隔壁宅子里,芸锦彩和莉莎带着两个孩子吃饭,顾菊蕊气哼哼地说道:“等我长大了,把武技练好,我就去把骂我爹的那些人都杀了!”
  
      芸锦彩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吃饭时不许说话!好好吃饭!”
  
      顾菊蕊掉着脸子,气哼哼地往嘴里扒饭,顾雁回说道:“蕊儿,别这样吃,当心噎着。”
  
      顾菊蕊把饭碗往桌上一顿,瞪着顾雁回问道:“那些人骂爹,骂咱们全家不得好死,你怎么不生气?”
  
      顾雁回答道:“他们骂得也没错,主意本来就是爹出的,爹是替皇上分忧,身为臣子,为主上分忧,分所应当,我生气管什么用?”
  
      顾菊蕊嚷道:“你没听见娘在嚷吗?”
  
      顾雁回答道:“娘一向喜欢嚷,这有什么新鲜的?”
  
      顾菊蕊站起来嚷道:“我不吃了!”
  
      顾雁回答道:“爱吃不吃,饿着去。”
  
      顾菊蕊转身要走,芸锦彩斥道:“坐下吃饭。”
  
      顾菊蕊嘟着嘴坐下,开始掉眼泪,莉莎放下饭碗,将顾菊蕊搂进怀里,哄道:“好了,别生气了,何必跟那些蠢人计较。”
  
      顾菊蕊哭着说道:“朝里那么多官员,为什么爹要出这个主意?为了平定天下,爹征战了十几年,打从我记事起,就少能见爹几面,现在倒好,擎天盖地之功,却换来千秋万世骂名!”
  
      芸锦彩厉声斥道:“你给我把嘴闭上!再敢说一个字,看我今天打不打你!”
  
      顾菊蕊放声大哭,莉莎看着芸锦彩说道:“你干嘛呀,蕊儿心里也是不舒服嘛。”
  
      芸锦彩斥道:“你也闭嘴,论辈分,我是你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