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魔欲仙缘 > 第六章 村长的谋划

第六章 村长的谋划


  杨柳村外,煽风点火的村汉首先倒下,自家方向接着冒出浓烟。靠山村村民无心闹事,他们抬起昏迷的同乡,气急败坏地往回奔走。梅丕见大势已去,撂下几句狠话后狼狈离开。
  杨柳村村民如梦方醒。
  他们不清楚其中缘由,但危机暂时化解,大伙儿都松了口气。许多人闭上眼睛,心里反复诵念“祖灵”保佑,却不知“功臣”就在旁边。
  修士躲在暗处,凝神观察四周变化。
  恶鬼危害有限,三个五个不成气候。对于身体健壮些的百姓,它们根本不敢靠近。一旦数量过多、聚鬼成群,它们甚至能改变周围环境、形成“鬼灾”,不可不防。
  斗转星移、天将破晓,周围一切如常。景华走出藏身地,收起“纯阳阵”的阵旗、阵盘。
  自己还没去靠山村,对方倒来了个先发制人。正面对上村汉泼妇,修士也无计可施,总不成一个一个全部打杀。
  刚才为转移视线,他点着了一小片树从,暂时搪塞过去。可骗得一时骗不了一世,不把事情了结,对方迟早会再来闹事。
  想到这里,景华没回杨柳村,转身朝靠山村赶去。
  ******************
  两村相距不过数里,盏茶功夫修士就赶到村头。
  靠山村周围并不太平,几个厉鬼、恶鬼在田边游荡。和之前的鬼魂一样,它们身上戾气缠绕,是害过性命的恶灵。低级恶灵只有继续害人,吸食生人精气,才能继续存于阳世。
  景华暗自叹息。
  无知愚民果然不知死活,竟敢招惹阴晦恶灵。难怪杨柳村“祖灵”着急,深夜跑来拜访自己。灭村屠户的大祸迫在眉睫,靠山村竟还懵然不觉、引“鬼”入室。
  避开恶鬼,修士慢慢靠近村子。靠山村并不难找,在夜晚尤其显眼。村南的“地火井”常年不熄,是最好的路标。景华没有急着进村,先围着井火转了两圈。
  井口直径约五六尺,喷出的火焰有一丈来高,焰心呈淡绿色。火井周围,方台、立柱、供桌等一一就位,明显是个祭坛的模样。稍一靠近,就能闻到刺鼻的气味。
  难道地底存有大量沼气,导致井火长燃不熄?修士不敢确定。此处靠近苍莽山,灵气比较浓郁。火井一边是大山,另一边是成片的稻田。
  田野四周草棚破旧,景华发现几处积肥、堆肥的茅厕。看来靠山村对“火灵”不太在意,那么多茅厕建在附近,毫无尊重崇敬之心。
  修士转念一想,这也算人之常情。
  祭拜“祖灵”没有回馈,隔壁村子却红红火火。人家的“祖灵”又是送子、又是治病,“火灵”除了喷火外,再没别的用处,至像个免费的蜡烛。
  难怪村民们不待见它,货比货得扔。“虎魅”抓住这个心理,只要略施小计,哪怕靠山村不上钩?
  景华正在思索,脚步声由远及近。
  “爹,今天差点就成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去?”
  “糊涂!没看见曹老头的样子吗?杨柳村“祖灵”得道百余年,随便用个妖术,还整不死你们?”
  两人一前一后,缓步走向“地火井”。年轻的景华认识,是带头冲击杨柳村的梅丕。年长的面容清癯、身着华服,听梅丕的口气,应是靠山村村长梅止。
  “爹,你不是说过,‘祖灵’无法离开村落,更不会攻击我们吗?”
  “唉,我是听‘虎仙’梦中说的。可杨柳村‘祖灵’修炼经年,难保没有特殊神通。大仙讲得清楚,眼下最重要的是立好祭坛,别的事情可以放下。”
  梅丕有些不甘,搓了搓掌心道:“便宜那个青衣小子,曹家兄弟伤的不轻……”
  梅止摆了摆手。
  “狗剩哪......照你所说,那人是个武师。曹家小子受点皮外伤,是人家手下留情,你不要乱生枝节。关键是先把‘虎仙’请进村里,等它站稳脚跟,赶跑杨柳村‘祖灵’,两边就都是咱家的了......”
  梅丕不敢再说,点头称是。村长踱了几步,转头望向田边的“茅房“。
  “火井周围的草棚要尽快清理。祭祀重地,怎么能有污秽赃物?”
  “爹,这么多年了,大家都习惯在田边.......”
  “不行!‘祖灵’入村是大事,茅房就算暂时不能填平,也得想法遮掩起来。这事你要尽快去办!”
  多年习俗不好更改。梅丕不敢和父亲硬顶,只能想办法把话题扯开。
  “爹,前天找李木匠时,他不但没同意过来,还说我们遇到的是妖怪,这……”
  “妖怪?妖怪能治好你爹的寒腿病?能让咱家庄稼涨两成?你不要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干好手里的事情就成。我让你准备的香烛,还有供品怎么样了?”
  “准备好了。不过......爹,咱们村昨日又有人失踪,是村头张家的胖小子。还有,刚才带头去闹的几个……”
  “哼!我们绑了杨柳村好几个,难道他们不会反击?”
  梅止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清癯的脸庞有些扭曲,火光照耀下竟带着几分狰狞。
  “......再说,就算真是妖怪,那又如何?”
  梅丕被吓得退了半步。
  “啊?爹……”
  “为了大事,死几个人算什么?你不必担心,爹早就打听清楚。只要进了祭坛,成为本村‘祖灵’,就只能保佑咱们兴旺发达。到时候,它全靠村民信奉供养。如果没人供奉,不用多久‘祖灵’就得神魂湮灭。只要控制好村民,梅家不仅兴旺发达,说不定还能尝尝当神仙的滋味......”
  景华听得清楚,在暗处连连摇头。
  梅村长利令智昏,竟敢去算计鬼修,还把人命当成垫脚石用。“祖灵”固然可以护村,但鬼修路数各有不同。若是虎魅不怀好意,从信众身上抽取生气,每个村民少活三年五载,普通人谁能发现?
  想靠村民制约“祖灵”?你们父子不听话,换个庙祝、神使很难么?
  如果自己不及时发现,梅氏父子过不多久就会“无疾而终”,倒也算是“当了神仙”。
  梅丕见识太浅,被老爹描绘的“蓝图”震住。
  “那……那……爹,我后面该怎么办?”
  “祭祖大典不容任何纰漏。只有大仙进村成为祖灵,后面才能步步推进。李木匠不来,你再到石河城去,找位手艺好的师傅,雕个威风些的神像。这事你亲自去办,要给大仙留下好印象。”
  两人边说边走,绕着火井转了几圈,把方台、立柱等仔细检查数遍,这才转身离开。
  “也不知大仙怎么想的,本月里好日子多的是,非要拖到五天以后……”
  二人渐行渐远,景华缓缓退出村口。
  “虎仙”?祭祖大典?村民们鬼迷心窍,正好来个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