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玄幻之神级大玩家 > 第403章
陈宁一听,顿时心中大喜起来。
  
  攻略中若是有提到过,太古坟场内荒无人烟,但是都是远古战场的遗骸,还有太古罡风乱流出没。
  
  根据山鸡这么一说,看来是真的了。
  
  陈宁点头道:“不错,我就是为了历练。”
  
  山鸡皱眉道:“的确有不少强者喜欢去那个地方历练,但是以陈宁大师的修为……”
  
  陈宁道:“这就不用二当家操心了,对了。”
  
  “还请二当家告知太古坟场如何去。”
  
  山鸡轻笑起来,道:“虽然大家都知道太古坟场的必须经过生命之城,但真正知道如何去往的,整个生命之城也不超过十人,而我正是其中之一。
  
  况且就算知道了,没有铜锣帮的助力,陈宁大师是不可能进得去的,所以……大师可以考虑下我先前说的条件。”
  
  陈宁道:“我去太古坟场就是为了历练,若是特殊体质被抽,武道废了,那我还去干吗?”
  
  他想了会,又道:“冬青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除了抽取特殊体质外,至少我就知道三种以上的法子。”
  
  山鸡瞳孔骤缩,急道:“哪三种?”
  
  陈宁道:“其中有两种都不太可能实现,对二当家来说最靠谱的就是用极地冰莲提取出生命精华,镇压冬青体内的大地魔牛血脉,而且说不定还可以把大地魔牛的血脉化为己用。”
  
  “极地冰莲……”
  
  山鸡脸上露出大喜之色,转而变的极为古怪,道:“陈宁大师可知道这极地冰莲在何处?”
  
  陈宁道:“不是在极地冰原上吗,二当家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山鸡一脸苦笑之色,道:“的确是在极地冰原上,但那极地冰莲乃是天地初生之时就存在的,据说已经生出灵性,可以随意移动,以前有见过的人,都是在不同地方,而且相隔极远,想要找寻十分困难。”
  
  陈宁道:“那这就是二当家的事了,能否找到,与我无关。”
  
  山鸡露出一丝笑意,道:“错了,能否找到极地冰莲,也和陈宁大师息息相关。”
  
  山鸡道:“那极地冰莲,正是通往太古坟场的唯一线索。”
  
  “什么?”
  
  陈宁道:“怎么可能?极地冰莲在北漠冰原上,难道这太古坟场就在极地冰原?”
  
  山鸡一脸正色道:“错了,那地方确切的说,并不在北域。”
  
  他用指了指上方,道:“在域外星空,天武星的星环上。”
  
  “极地冰莲,开天辟地之时就已存在,它的莲座可以破开太古坟场的通道,而且保护武者不受太古坟场的煞气侵袭,以致走火入魔,如果没有极地冰莲,贸然通过其他办法进入太古坟场,凶多吉少。”
  
  陈宁道:“这么说来,这极地冰原也确实需要了,那最近有没有极地冰莲的消息?”
  
  山鸡摇了摇头,道:“北漠十分广大,那极地冰莲又会自己跑动,并不会只停留在冰原上,哪里是这样容易找的。一般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传出一点消息。
  
  不过,这次既然我们的目标相同,那我定然会动用所有的力量,并且发布出悬赏,去找这冰莲。”
  
  陈宁点头道:“那有劳二当家了,若是能够让我进入太古坟场,冬青的问题就包在我身上。”
  
  山鸡道:“我这就下令以及发布悬赏去。”
  
  他大步朝外而去,突然停下了身子,回过头来笑道:“陈宁大师,就算全力寻找,怕是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找到的,这段时间内,铜锣帮第八堂堂主,你就费心担任一下吧。”
  
  生命之城大大小小的帮会有数百之多,但基本上都采用一样的编制。
  
  即当家和二当家之下成立各大堂口,由各大堂主掌管,每个堂口又有左右统领。闪舞
  
  铜锣帮的堂主,在生命之城无一不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牧师身为生死境巅峰强者,就是一个堂口的堂主。
  
  “第八堂口吗……”
  
  陈宁在冬青的陪同下,坐在马车上慢悠悠的行了半个多时辰才到。
  
  众人走下马车,看到的是一片精致的小院。
  
  冬青笑道:“这里已经是城西的地盘了,这块小院是我们铜锣帮的产业,里面住的全是炼丹师,陈大哥身为五级大炼丹师,一定会大受欢迎的。”
  
  陈宁四下望了一眼,这块小院所在之地十分繁华,而且他下车之后就心中微动,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火焰的气息从大地之下传来。
  
  身后巢皮一脸古怪的嘀咕道:“这可未必,这些炼丹师各个狂妄无比,谁管束的住,洪基大人怕是整天头疼的睡不着觉。”
  
  洪基是第八堂口的临时堂主。
  
  陈宁道:“这里挺不错啊,乃是一处极阳之地,难怪会让炼丹师聚集在此。”
  
  巢皮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惊道:“陈宁大师连这也感受到了?”
  
  冬青崇拜道:“陈宁大师真是高人,此地乃是浩南大人亲自选中的,说是地底之下有一条地脉,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火焰,用来炼器炼丹能够事半功倍。”
  
  冬青道:“陈宁大师,我们还是先去看看这里的情况吧。”
  
  在小院的后面,是一块巨大的空地,前方则是一个大殿,宽大无比,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
  
  门口一名男子正焦头烂额的指挥着什么。
  
  “洪基大人。”
  
  冬青远远的高叫起来,笑道:“洪基大人看来过得很充实啊。”
  
  那男子定眼一看,顿时跑上前来,几乎就要跪下了,哀嚎道:“冬青少爷,把我调走吧,我在这里实在待不下去了。”
  
  冬青笑道:“在这不用打打杀杀的,每天过着充实的小日子,多滋润啊,很多人想来还不让来呢。”
  
  洪基痛苦的捶着胸口,抱着冬青大哭道:“还我刀光剑影的江湖日子吧。”
  
  冬青推开他,朝着陈宁解释道:“这位是第八堂代理堂主洪基,人很好的。”
  
  陈宁微微一笑,在冬青口中,谁都是很好的。
  
  他的目光在洪基身上扫过,当下便有了判断,生死境六重。
  
  看来能够成为铜锣帮堂主级别的,至少得是生死境高阶强者了。
  
  而且洪基的年纪也十分年轻,看来天赋极强,帮会里把他安排在这种地方做闲事,应该也是出于对他的一种保护。
  
  毕竟在凶恶的生命之城,哪怕你是生死境存在,也随时有陨落的可能。
  
  陈宁道:“我是新来的第八堂堂主,今后这里便归我统管了。”
  
  他指着洪基笑道:“包括你在内。”
  
  洪基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呆呆的看了陈宁一阵,道:“一个混元境的菜鸟也能成为堂主吗?”
  
  陈宁脸色一沉,一股难以扑捉的力量波荡开来。
  
  洪基浑身一阵,瞳孔骤然紧缩,大量的精神之力有如潮水灌入他的灵海之内,冲击起来,他骇然闭上眼睛,速速后退。
  
  “嗯。”
  
  洪基闷哼一声,一股心血涌上喉咙,被他咽了下去。
  
  他不敢睁开眼来,闭着双目惊骇道:“你,你是高级炼丹师?”
  
  陈宁淡淡说道:“从现在开始是你的上司。”
  
  洪基苦涩道:“一群炼丹师已经伺候不来了,现在又派来一个要伺候的,而且还擅长精神攻击之术,自己怕是活不长了。”
  
  陈宁看了一眼院子的大殿,感受到里面传来的阵阵波动,道:“洪基,带我们去进去看看吧。”
  
  洪基听到话,突然浑身一震,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连连摇头道:“不不不,要去你自己进去。”
  
  陈宁一愣,笑道:“有这么可怕吗?”
  
  洪基露出一丝冷笑,道:“你进去试试就知道了,要不我们打个赌,若是你进去能支撑半个时辰不出来,我就真心真意服了你,否则的话,你就得想办法把我调离第八堂口。”
  
  陈宁道:“可以,大家就在外面等着吧。”
  
  他头也不回的就朝里面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进入到大殿内,洪基猛的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在陈宁进入大殿后不久。
  
  “滚,你小子竟敢破坏我的炼制,你……你该死啊。”
  
  果然里面传来一道惊天动地的大吼之声,震得整个大殿都颤抖了几下。
  
  洪基狂笑起来,道:“哈哈,那小子完蛋了,听这声音,一定是农心大师。他正在炼制破生丹,由五位大师联手炼制,现在正是最为关键的时刻,看样子炼制失败了。”
  
  大殿内,一名浑身邋遢的老者对着陈宁咆哮起来,道:“该死啊,我们辛辛苦苦炼制了大半个月,耗费无数天材地宝,竟然被你破坏掉了,你就是万死也难辞其罪啊。”
  
  还有四位炼丹师,也全都是阴沉着脸。
  
  四周还有其他炼丹师,也被这怒吼声惊觉,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天啊,农心大师耗费无数心血炼制破生丹,难道又失败了吗。”
  
  “联合了五位大师之力也不行吗?破生丹也是五级丹药而已啊,农心大师本身就是五级存在啊。”
  
  “破生丹乃是五级中的顶级丹药,可以增加混元境突破到生死境的几率,失败也是正常的了,就算是六级炼丹师成功率也极低。”
  
  “我看未必,应该是那小子打搅了农大师的炼制,否则的话是不会失败的,毕竟酝酿了大半年之久,信心满满才开始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望着这边纷纷议论起来。
  
  陈宁看着那邋遢的老头,道:“自己炼制失败,却怪在别人头上来了,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
  
  农心勃然大怒,气的浑身发抖道:“我,我炼制失败?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这次炼制做了多少准备,每一个环节都经过反复上百次的计划,根本就是万无一失的事。”
  
  陈宁嗅了嗅鼻子,轻哼道:“炼制破生丹只需要七种主材,加三十六种辅助材料即可。你这丹炉中至少有上百种材料,乱七八糟的,不失败才见鬼了。最垃圾的是,失败了就赖在我身上。”
  
  “你……”
  
  农心吃了一惊,破生丹的炼制丹方可是十分绝密的,这小子怎么会知道是七加三十六的材料配置,而且他怎么知道丹炉内有上百种材料?难道是闻出来的?绝不可能。
  
  “你知道个屁,破生丹乃是五级的顶级丹药,里面蕴含了极大的生死境意境,这才能够增加混元境的突破几率,所以用了大量的材料提炼生死境意境。”
  
  农心解说了半天,最后一拍自己的脑袋,怒道:“我跟你这个小屁孩解释什么,赶紧叫你家大人来,赔我丹药。”
  
  陈宁平静道:“实力不够就不要强行炼制,浪费材料浪费精力,除了七加三十六的材料配置外,若是还有其他办法,早就形成丹方流传下来了,就你们这几个瘪三,也想改进丹方?”
  
  陈宁走到那丹炉面前,揭开盖子,皱了皱眉头,他将里面炼制失败的药渣全部清空,从旁边的药架上取出了七加三十六的材料,重新放了进去。
  
  农心眼皮一跳,心中大震。
  
  先前还以为陈宁仅仅知道破生丹的材料数量,但刚才他选的材料来看,这小子是的确知道破生丹丹方的,而且从他身上的波动来看,
  
  “你也是炼丹师。”
  
  农心惊骇的叫道,满眼都是不可置信,愕然道:“这,这怎么可能?你是几级炼丹师?”
  
  陈宁将炉盖盖上,道:“这里有地脉,加上五级的丹道,炼制破生丹绰绰有余。”
  
  他一个法诀打出,飞入那丹炉之内,顿时轰轰的运转起来。
  
  “什么,他要炼破生丹?”
  
  四周之人纷纷愕愣住了,不少人哑然失笑,摇头不已。
  
  “这小子才二十岁吧,真是炼丹师吗?”
  
  “我分明就察觉不到他的魂力波动。”
  
  “不是感觉不到,而是太强了,我感到他的魂力波动,竟然不在农心大师之下。”
  
  一名四级炼丹师骇然道,眼中尽是震惊之色。
  
  “不在农心大师之下,会不会弄错了吧?”
  
  众人皆惊,露出震骇之色。
  
  陈宁接下来的动作立即让他们一个个惊得长大嘴巴,全部石化了。
  
  “五级丹药之所以为五级,就是因为五级炼丹师便可以炼制。若是需要六级才能炼的话,那就不是五级丹了。只要你认认真真的将五级的魂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不浪费一丝一毫多余的力量,就足以支持你炼制任何五级丹药。”
  
  陈宁开始动了,速度并不快,普普通通,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的流畅,赏心悦目,好像标准的教科书一样。
  
  “这……,果然是五级魂力。”
  
  农心感受到一股不弱于自己的魂力,在陈宁身上波动开来,给他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好像和整个环境融为了一体,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分魂力,都顺应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规律。
  
  他看着看着,就这么痴了。
  
  不仅是他,所有炼丹师都感到进入了一种十分玄妙的境地。
  
  不少人卡了数十年的瓶颈,似乎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识海之中不断有灵光闪烁,各种问题无师自通,豁然开朗。
  
  他每一下动作,都行云流水,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
  
  与那些拼死拼活,拿性命压下去炼制的炼丹师完全相反,这种炼制在他手中就好像是一种享受,似乎越来越精神。
  
  整个大厅内除了丹炉响动,再没有任何声音,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静。
  
  半个时辰之后,陈宁浑身是汗水,停了下来。
  
  他上前揭开炉盖,一股丹香之气弥漫开来,整个大厅之内香气四溢。
  
  “嘶。”
  
  农心拼命的吸了口气,激动的热泪盈眶,道:“破生丹,最上品的破生丹丹香啊。”
  
  但陈宁却是一脸的淡然,那炼制完后的破生丹看也没有看一眼,就径直的朝着中央走去。
  
  “大人,请传授我们无上丹道。”
  
  众多炼丹师齐刷刷跪倒下来。
  
  陈宁道:“什么无上丹道,我也不过是摸到一些皮毛而已,你们平时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大概帮忙解决下,你们可以叫我陈大师。”
  
  “陈大师,我想请问下……”
  
  一名炼丹师鼓起勇气,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这一下所有人都精神高度紧张,竖起耳朵来听。
  
  陈宁走到大厅的最上方,坐下来道:“这个问题……”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在大殿等着的洪基终于不安了起来,不住的来回踱步。
  
  终于,半个时辰过去了,依然不见陈宁的人影出来。
  
  “怎么可能?”
  
  洪基大跳起来,道:“他一定是耍赖,躲在里面某处没有进去。”
  
  冬青道:“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率先走在前头,众人纷纷跟了进去。
  
  眼前的一幕让进来的人都愕然不已。
  
  洪基更是张大了嘴巴,下巴差点都有跌到了地上。
  
  只见在偌大的空间内,一群炼丹师直接就坐在地上,聚精会神的听着陈宁讲话。
  
  “这……”
  
  洪基完全愣住了。
  
  这还是那些脾气暴戾,态度极差,难以伺候的炼丹师吗?
  
  怎么一个个乖巧的跟小学生似的?
  
  陈宁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们进来,站起身来道:“就讲到这吧,大家好好消化一下,冬青少爷和洪基堂主来了。”
  
  “哗啦。”
  
  所有炼丹师全都站了起来,转过身去怒视着洪基几人,每个人都是眼中喷火,怒发冲冠。
  
  洪基几人没由来的就感到了冲天的怒火铺天盖地而来,几乎周围的空气都要燃烧起来。
  
  一名白发老者冲了上来,正是农心,他颤抖着手指,指着几人吼道:“你,你们这些家伙竟敢打搅陈大师授道,全部该死啊。”
  
  “你们铜锣帮就是这样对待炼丹师的吗?”
  
  “我困扰了十多年的瓶颈豁然打开,你,你们竟敢破坏如此神圣之事。”
  
  “太气人了,我仿佛看到了丹道的大门在向我打开,都是你们啊。”
  
  冬青急忙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陈宁。
  
  陈宁这才道:“诸位要离开铜锣帮,想去哪?”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本人陈宁,现在正式接任铜锣帮第八堂口堂主一职。”
  
  他的话一出,整个大厅完全安静了下来。
  
  “陈大师是堂主?”
  
  所有炼丹师震惊当场,脸上的神情由惊愕转为狂喜,一个个激动地面红耳赤。
  
  陈宁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道:“诸位不用心急,短期我会留在铜锣帮,诸位的心情我能理解,在这段时间内,在丹道上有任何的问题我都会帮你们解答的。”
  
  所有人都闪过一丝兴奋之色,一个个都在脑海中拼命罗列自己想要提出的问题。
  
  洪基道:“陈大师,我是服气了,你以后就是我老大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等这群炼丹师都散了后。
  
  洪基道:“堂主大人,这城西的情况极其复杂,不如现在天色还早,我陪你到处逛一圈?”
  
  陈宁想了会,道:“也好。”
  
  进入城西的地盘之后,陈宁才发现城西远比另外三城要来的大,不仅是大,而且繁华的太多,这里才有些正常城市的模样。
  
  洪基道:“这城西乃是鱼龙混杂之地。三大帮会谁也没能占上风,地盘划分十分复杂,三大帮会的互相制约,给了其余杂鱼势力生存的空间,这才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景象。
  
  但由于没有任何规矩限制,这里成了生命之城每天死亡人数最高的地方。
  
  但大量的武者还是乐此不疲的涌了进来,因为这里最大的快乐同样是没有规矩限制。”
  
  洪基边走边介绍道:“虽然第八堂口的主要任务是提供众多炼丹大师的炼制丹药,在别人眼里好像是做后勤保障的。
  
  但第八堂口其实整体战力也是八个堂口之中数一数二的。
  
  因为第八堂口太过重要了,若非这里有地脉之气,不然怎么也不会把第八堂口的地盘安在城西。”
  
  三人走在路上很快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每一个新进入城西的武者,都会落入数不清的势力视线中。
  
  特别是丁香和卓明月,这般秀气的小姑娘,散发出清纯脱俗的美少女气息,立即引得所有男人的窥视。。
  
  丁香感受到四周如狼一般绿油油的目光,只觉得怒火中烧。
  
  洪基看出了她的极度不适,笑道:“这里就是这样的,全是一些刀口上舔血的男人,而且都是嗜酒好色之徒,丁小姐慢慢适应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