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玄衍神术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恶魔害怕的东西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恶魔害怕的东西

    “老爷,小的粗略探了一遍。”
  
      阴山战场,焦狱大军的后方山壁下,九命兴奋地汇报道:“敌军大本营果然空虚,大概只有十万的人马,分九个方阵,把一个蛇形山谷围了起来。我想敌军统帅就在那里面,我没有冒险进去。”
  
      “嗯。”苏伏沉吟着,捻了个诀,数道玄灵引激射到众将领身上。
  
      众人早已习以为常,余神机道:“要会会那统帅么?看看是何方神圣,竟能让罗刹老魔看重。”
  
      苏伏摇头不语,半数心神沉在心内虚空,调整着从余神机等人身上传回来的纷杂讯息。
  
      现在不到战时,他都不想用玄灵引和众人联系。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最早的新鲜劲头已经过去了;一个是玄灵引带来的负担非常重,就算习惯了一心多用的人,也很难轻易承受。
  
      玄灵引在进入修士的识海里时,是不由修士做主的,即识海发生的一切都会照本宣科传给苏伏。
  
      这个时候可以选择屏蔽或者接收。屏蔽时,只要把心神退出心内虚空,并利用识念存想修行,就可以暂时忘却心内虚空存在;接收时,心神要时刻分成数份,用于处理分辨,等同分心多用。
  
      在战时自然不可能屏蔽,它就会源源不断传送讯息回来;而且它本身并不能分辨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没用的、哪些应该紧急通知、哪些可以暂缓处理。战时精神本就高度集中,无时不刻需要收取众人传回来的讯息,无形之中就给他造成了巨大的负担。
  
      他必须时刻关注,否则错漏了某些讯息,很可能直接影响胜负。到了战场上,为了取胜,每个人都在拼命,如果因为错漏讯息而战败,他很难原谅自己。
  
      在这一点上面,他的态度和修行一样认真,不允许丝毫马虎。
  
      而修为越高,他愈是能够领会到,在与高手过招,甚至是生死对决时,高度集中的精神是必须的,所以轻易不能使用玄灵引。
  
      “记住,我们的任务是夺取荒原。”
  
      苏伏轻吐口∞style_txt;气,道:“在不知敌人深浅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只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既然没有必要冒险,就不要节外生枝。开始吧,按计划行事。”
  
      “遵命!”
  
      ……
  
      九命得到的任务是率领两万精锐,吸引留守敌军的注意,并将他们引离主战场的范围。
  
      这里所说的精锐,和步卒、骑兵、重甲、飞翼等等兵种都不相同,是从这些兵种之中抽选出来,个体实力十分强悍的妖兵,其中数千个都已经是妖王的境界,余者也都是妖灵巅峰。
  
      “你们都过来!”在一处山谷外围崖壁上的碎石坑内,九命蹲在地上展开临时绘画的地图,把几个统领妖王招了过来。
  
      “你,你,你,”九命指着地图西北方向一个简易标记的红点,“各领三千到这个方位,只要听到喊杀声响起、那些鬼兵被吸引开始移动时,你们就趁机偷袭,下手要快,能杀多少杀多少。不过,千万不能恋战,在援兵到来之前,向这里移动。”
  
      他又指着另外一处红点:“记住,不要正面硬抗,只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就可以了,选复杂的地形逃,最后绕回主战场,就算你们立了一个大功!”
  
      “是!”
  
      被选中的三个统领应命,领着手下向那处悄悄潜了过去。山谷下就是敌军其中一个驻点,好在崖壁之上有碎石坑和一些类似海藻般的水中植物,可以掩盖形迹。
  
      九命在他们走后,看着地图,目光闪烁。方才的指令当然都是苏伏利用玄灵引下达的,他忽然觉得,巧妙利用这个方法和地形,即使杀光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正有些心动,心里就响起苏伏冷冷的声音:“寡人说过,不要节外生枝!”
  
      “是!”九命心里一个激灵,从“魔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拭了把冷汗。
  
      他定了定神,估摸着那三个统领已经就位,便抬了抬手:“准备!”
  
      深吸口气,他取出匕首,神情一变:“杀!”
  
      喝声余韵未散,人影已然全无。
  
      崖壁顶端距谷底大概有十七八丈,喝声响起时,就有两个鬼兵迅速反应过来,各自纵跃而起,但才到半途,就被一道红光撕成了两半,紫黑颜色的血液“哗啦啦”倾洒下来。
  
      九命落地,避开一个鬼兵的扑击,冲入敌阵之中,只见红芒闪烁之间,必有鬼兵惨死倒地。
  
      “杀!”万余精锐如下饺子一样虎扑下来,杀声震天。
  
      面对突如其来的异变,修罗鬼兵展现了强悍的应变能力,并没有和普通军队一样恐慌而逃,而是奋力反击。
  
      不过,由于缺乏指挥,面对的又不是普通的妖兵,阵势很快就被摧毁,死亡从谷内蔓延到谷外。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也响起了喊杀声。烽烟四起,扰乱敌军视线只是第一步。
  
      在倒下三千多鬼兵后,援军便已经到了山谷的另外一面,纷纷攀爬过来。
  
      不论他们斩杀敌军有多高效,在这点范围内想杀光他们几乎不可能。
  
      “走!”九命高喝一声,向预定好的路线逃去。
  
      万余精锐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素质,一点也没有留恋,在援军翻过山头之前,便纷纷放弃了杀戮,跟在九命后面。
  
      数万修罗鬼兵紧追不舍,一时间,敌军大本营被闹得鸡飞狗跳。
  
      ……
  
      数十里外,焦狱方核心的蛇形山谷,鬼刹站在高处眺望,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联军似乎很迫切取得胜利呢。”
  
      “谁不想胜!”尹玄素冷冷道。
  
      “有的时候,败也是一种战略。”鬼刹看了他一眼,“就拿你来说好了,当初你要不是被妖帝收入炼魂幡,圣主怎么会出手救你?假如真让你成功的话,圣主早就拿你喂了鬼兵。”
  
      “你什么意思?”
  
      鬼刹道:“道理很简单。因为你只是一个失败的可怜虫,是个笑柄,在圣主心目中,留着你让你活在痛苦中,比杀死你更有惩罚的效果。难道你以为,圣主留着你,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吗?”
  
      “太天真了,”他嗤笑道,“圣主手下什么人才没有,留着你有何用?”
  
      尹玄素双目眯起,森然道:“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你,你猜会怎么样?”
  
      “你不敢!”鬼刹笃定道,“我知道你憎恶一切,你们丧门弟子活着就是为了毁灭,只有毁灭才能让你们获得快感。毁灭感情,亲眼看着昔日至交好友在你的操控下反目成仇;毁灭美好,把上佳的修道苗子或美丽的女人用最残酷的方法凌虐至死,这不都是你们的拿手好戏吗?”
  
      “可是这样的你,也有害怕的东西。”
  
      “我害怕什么?”尹玄素死死盯着他。
  
      “宝欲魔宫,”鬼刹微微一笑,“被满足的**,深深令人着迷。可是啊,过度满足**,就会成为一种负担,成为就连死都不怕的人,最害怕的东西。”
  
      尹玄素脸色瞬间铁青,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个个非人片段,那是他的噩梦,是他永生永世都不愿想起的噩梦。
  
      他额上青筋毕露,本能的抗拒之下,脑袋像要涨裂一样疼痛着。
  
      疼痛使他发出低沉的咆哮,如一只旧伤发作的野兽。
  
      “别担心,”鬼刹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并不是没人能理解你,我理解你。”
  
      尹玄素拍开他的手,狰狞着脸,咆哮着:“你懂什么?”
  
      鬼刹看着自己的手:“你知道么?正因为理解,所以就像你憎恶着我一样,我也憎恶着你。”
  
      “那一天,”他淡淡道,“大哥离开三山岛的那一天,你私自放我离开,是为了要让我亲眼看见陈仓杀我大哥的一幕,好破坏丰音的算计,让我憎恨焦狱,从而拒绝为他们效力,那样一来我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是你没有想到,太乙圣地的人会出现在那里,他们杀了大哥,为陈仓顶了罪责,使我彻底倒向焦狱。”
  
      “我知道你每个动作背后隐藏的目的。”他看向尹玄素,“你憎恶圣主带给你的痛苦;憎恶他的高高在上;憎恶他奴役你;憎恶能对你发号施令的我;憎恶一切曾经伤害过你的人;憎恶整个世界……”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尹玄素狂怒道,“为什么还要答应?你是怕死吗?啊?啊!你是怕死了吧,你这个贪生怕死的东西,你忘记你惨死的大哥公颜良了,你根本就没想过要为他报仇……”
  
      啪!
  
      鬼刹突然反手一抽,粗暴地打断了尹玄素的话语。
  
      “你……”尹玄素简直要爆炸了,他可是只要被人盯着看稍久点,就会暴起杀人的恶魔,居然有人敢抽他的耳光。
  
      “我杀了你!”他歇斯底里地狂叫,但身体突然不能动了。
  
      一旁鬼将武丁的手突然伸长,如蛇一样将他缠绕,冰凉的触感,如一桶冰水从头浇下。
  
      “我忘了告诉你,”鬼刹笑着说,“作为丰音手下最强的鬼将,武丁的实力,接近大宗师。我可是大元帅,想杀我,也要问他同不同意。”
  
      ps:感谢“最后的信徒”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