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玄衍神术 > 第六十二章:再遇荼毒

第六十二章:再遇荼毒


  苏伏闻言自失一笑,心知自己想法太过飘渺,便按下不表,感受着灵气正急遽恢复,便正容说:“倘天坛教就这点护卫力量,未免太小看人了,底下应另有防备,纪师兄还请上心才是。”
  此时城中充斥了满满浊气,遑论距离流冥坛最近的此地,莫论何掩饰之法亦无效。
  纪随风了然点头:“我省的,事不宜迟,这便下去罢。”
  两人一妖简单打扫了战场,那两件法器即便自己用不上亦要收起,却可卖个好价。
  行至作坊里,仍是那样空旷,苏伏熟门熟路找到机关,这秘道一启动,浊气愈发明显,压抑得让人沉重,两人的神情充满凝重,却没有犹豫。
  拾级而下,周遭静得只有轻微的脚步声,跟在其后的九命不禁打了退堂鼓,见苏伏没有丝毫退却迹象,只得硬着头皮跟着,心头却暗叹:
  “这奸诈小子到底有几条命这样冒险,我等修士修天道,不正是要避开险恶环境,寻那遥遥彼岸么,他却反其道而行,不过,此子成长却让人心惊,这剑气究竟如何得来?”
  往下行了约莫五十丈深,浊气已然实质化,两人不得不将灵气展开,隔离灵气侵蚀,若被浊气染化,后果非常严重。
  愈往下走,自然愈接近邪灵主将,到了此时,苏伏不好再瞒纪随风,便打破沉默道:“纪师兄为何不问我落于此处的物件为何物?”
  纪随风正提起全副精神,这秘道如此狭窄,倘有敌人埋伏,轻易便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闻言想了想,便道:“直觉,我观师弟行事,处处皆有学问,占尽了玄理奥妙,与你相处久了,便会发现你对真界万事万物皆有自己不同理解,这很难得。”
  苏伏微一笑,却道:“此却无法证明我不为恶罢,许我表里不一,骨子里便是个大奸大恶之辈。”
  纪随风却摇首道:“我信直觉。”
  话音未落却见苏伏自储物袋拿出一个招魂幡,他正疑惑,灵觉里却发现此幡完全换了个模样,不断有邪灵虚影透出,欲吞噬万物,极其可怖。
  他脸色微变:“此……可是传闻中炼魂幡?”
  苏伏微笑点头,道:“正是,先前有千年桃木镇压,是以气息不显,纪师兄现下觉得伏可是个好人么?”
  纪随风蹙眉不语,两人沉默前行了一段,他才道:“你那丢失的物件与此幡有何干系?”
  “昨夜我来探,遇了个凝窍修者,不期将邪灵主将落于此。”
  苏伏淡淡言,且言且观察他反应,此时劝他回头却还来得及。
  虽淡淡音声,却让纪随风倒抽一口凉气,这其中又有多少凶险?又有些不解:“若只邪灵主将,怎及师弟性命重要?”
  “本来自然不及,可这厮不知在底下得了甚好处,愈发强大了,若让它逃离此处,没有我节制,却又不知会做出甚天怒人怨之事,那时天道逐本溯源,我却是罪魁祸首,哪有好果子吃?”
  苏伏却不隐瞒,他心思通透灵活,想得深远,其志可窥得一斑。
  纪随风闻言再次震惊,面上亦动容道:“师弟想得如此深远,却叫我惊讶,只是师弟如何知悉个中门道,一般散修可无法领会其中奥妙。”
  “罢了,我不欲探究师弟秘密,师弟便与我说说,这炼魂幡四层禁制如何而来。”
  他渐渐缓过心绪,却又摆摆手,其神复冷峻,又道:“若牵扯了无辜之人,说不得却要向师弟讨教讨教。”
  言着讨教,氛围却凝重,有着点点杀机交织,他恩怨分明,黑便是黑,白便是白,即便是黑白之间那一抹灰,亦是淡淡的黑,又哪里是白?是以绝不会有所容情。
  苏伏苦笑,却将当日回复石泰的说法道来,末了又言:“无论师兄信或不信,此幡乃是我意外炼成,且多次护持我周全。”
  话音方落,纪随风却突笑笑说:“耳闻为虚,眼见为实,师弟这份嫌疑待我慢慢观望,若真是清白,便放师弟一马。”
  苏伏身形不停,却拱手道:“既如此,那便请纪师兄看伏如何行事罢。”
  言罢两人却都笑起来,半晌,纪随风又道:“师弟好机缘,此幡对付恶人最好不过。”
  纪随风敛了杀机,九命这才松一口气,他方才还以为两人真会打起来,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且言且行,复两刻过去,苏伏突顿住不走,纪随风疑惑望去。
  “我那主将正与人对峙。”
  苏伏满脸凝重,因他借着邪灵主将模糊感应到,与它对峙的那人赫然便是荼毒。
  “是个人仙境鬼修,那竹儿的主人,唤作荼毒,我们不是对手。”
  他脸色阴沉地要滴出水来,方才从其手下逃得性命,不想又遇上了,这是冤家路窄?
  九命闻言大惊,忙苦劝:“老爷,莫要与他正面冲突了,不若先离开此地,再想过办法如何?”
  那天荼毒的威势几要将他胆子吓破,且他已然出言将其得罪,被其捉住,哪有甚还下场。
  苏伏却又前行,迈下最后一级台阶,便是那天所见之长廊,又道:“师兄,到如今我有些猜测却不欲再瞒你。城中变化你宗门之人应了如指掌,却引而不发,为何?”
  “定有图谋,我只是小小散修,师兄不同,莫要受我牵累,白白丢了性命,那荼毒绝非好相与的角色。”
  纪随风顿时拉下了脸:“我管你有甚猜测,我宗门之事自有我宗门之人上心,既不透露与我,与我何干?莫再废言!”
  言罢身形却蹿前去,虽这长廊有多处过道,浊气却是最好路标,他一路疾冲,苏伏这才收起最后侥幸,亦跟着冲去。
  冲入大厅,便见先一步到的纪随风正一脸凝重,身旁却多了一个浮动的银色法器,呈半月形,约莫有六岁孩童大,泛着金属光泽,其上竟隐隐有着令人心悸的气息,苏伏的灵觉竟无法看出那禁制层数。
  苏伏望去,就见当日所见流冥坛已然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个恐怖幽洞,自洞里不断爆发浊气,浊气源源不断冲上,便形成了冲天而起的紫黑液柱体,近距离望着,好生恶心恐怖。
  而在其左右两旁各有一道人影浮着,右边那人是荼毒,左边那个可不正是邪灵主将么?
  “你还敢回来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