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美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第两千九百二十三章 灵虚谷到了

第两千九百二十三章 灵虚谷到了

秦天和舒雨手牵着手,漫步在琉璃宫,虽然两人未曾多言,气氛却是异常温馨。
  
  看到两人结伴而行,无数琉璃宫之人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心碎一地!宫主亲自许婚,郎才女貌,在一些人的眼中,秦天两人简直是天作之合,这样一个人,几乎将整个琉璃宫所有青年才俊的光芒掩盖了下去。
  
  舒雨任由秦天牵着,眼角的余光不断在秦天身上扫过,而后者的身影也是慢慢和记忆深处那道身影重叠。
  
  轰!忽然,舒雨的脑海之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融会贯通,无数的记忆碎片从记忆深处疯狂涌来。
  
  零散的记忆,不断在意识海上方重聚,舒雨的神情一阵恍惚,那种感觉,恍如隔世。
  
  “怎么了?”
  
  舒雨的变化,秦天自然有所察觉,脚下的步子一顿,很快停了下来!“没什么,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不过,都是些零散的记忆!”
  
  舒雨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是一无所获,她甚至有些不清楚,这些零散的记忆,到底属不属于她。
  
  但,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那种熟悉感觉,愈发强烈,她几乎可以笃定,曾经,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了许多事情。
  
  “你……你想起来了?”
  
  秦天隐隐有些兴奋,难不成这丫头是要恢复记忆了?
  
  如果舒雨恢复记忆,岂不是能记起他来,一念至此,秦天顿时有些紧张,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一脸期待的秦天,舒雨的美眸闪过一抹异色,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急不得,慢慢来,总能想起来的!”
  
  秦天有些失落,却没有表露太多情绪,舒雨失忆,压力最大的还是她自己。
  
  “可以给我讲一讲,以前的事情吗?”
  
  舒雨微微抬头,眼神充满火热,不过这一句话,却让秦天不由呆立当场。
  
  “怎么?
  
  你还想一直瞒着我?
  
  我若迟迟不能恢复记忆,岂不是真要把你当成别有用心之人!”
  
  看秦天有些迟疑,舒雨扁了扁嘴,嗔声说道。
  
  见舒雨有些娇嗔的模样,秦天的目光顿时炙热了几分,几乎下意识的吞咽了下口水。
  
  “你可还记得我为何会来这里?”
  
  “你是说,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舒雨何等聪明,又岂能猜不到,只是她很难想象,两人曾经是那般亲近。
  
  “嗯!”
  
  秦天点了点头,他本以为要唤起舒雨的记忆很难,但是眼下所发生的一些,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这一天来的似乎比想象中要早一些。
  
  “那……”舒雨本想要追问,可是还不等她开口,一阵嘈杂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响了起来,而下一刻,无论是舒雨还是秦天都变了脸色。
  
  “琉璃宫,我灵虚谷来讨债了!”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天际,滚滚声浪迅速蔓延,几乎覆盖琉璃宫每一个角落。
  
  与此同时,琉璃宫内,几道身影冲天而起,迅速聚拢。
  
  灵虚谷,到了!秦天的眼角一颤,面色瞬间阴沉了几分,灵虚谷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不用说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秦天本以为,灵虚谷这几日没什么动静,想来一时半会找不到琉璃宫的头上,但是现在看来,是他失算了。
  
  灵虚谷的出现,让琉璃宫笼罩上了一层阴云,谁都知道,灵虚谷此来,定是来者不善。
  
  灵虚谷和琉璃宫的纷争不断,这些年的冲突更是愈演愈烈,不过像这样打上门来,可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琉璃宫外,琉璃宫和灵虚谷的高手互相对峙,两方阵营顶尖高手的气息充斥着整片空间,令人心惊不已。
  
  “戴谷主亲至琉璃宫,有失远迎,还望勿怪!”
  
  琉璃宫阵营之前,琉璃宫宫主负手而立,虽是个妇人,那等英姿却让无数男人为之汗颜,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之上,这位琉璃宫宫主自然不是常人能及。
  
  “云宫主客气,我等可不是来你琉璃宫做客的,前几日,我灵虚谷在无妄之海折了几位年轻高手,此事,云宫主可知情?”
  
  灵虚谷为首之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而此人正是灵虚谷谷主,戴元,经历丧子之痛,后者可谓身心俱痛,要知道,戴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无妄之海,他如何不怒!“此事我也有所耳闻,只是不知这件事情和我琉璃宫有何干系?”
  
  灵虚谷为何而来,琉璃宫宫主自然再清楚不过,虽然那件事情灵虚谷有错在先,但灵虚谷一支金牌队伍全军覆灭是事实,此事关系重大,琉璃宫绝不能认!“有何干系?
  
  那日有人亲眼见到你琉璃宫和我灵虚谷的人去了同一个方向,但最终只有你琉璃宫的人走了出来,你作何解释!”
  
  灵虚谷谷主的目光微寒,心中的怒火好像随时爆发,虽然他灵虚谷并未掌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灵虚谷之人的死和琉璃宫脱不了干系。
  
  “原来戴谷主是来兴师问罪,只是这话未免也太荒唐了些,无妄之海那么大,就算那日我琉璃宫的人和你灵虚谷去了同一个方向,又能说明什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虽然琉璃宫宫主并未亲眼所见,但是当日凶险也能猜到一二,如果不是秦天,她琉璃宫的人很难全身而退,琉璃宫不愿招惹是非不假,但也绝对不会任人宰割,灵虚谷之人的死也只是咎由自取。
  
  “哈哈哈,好一个欲加之罪,看来云宫主是不想承认了!”
  
  灵虚谷谷主的身上透露着一丝丝寒意,饶是灵虚谷之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中年丧子,此等深仇大恨,又岂能善了。
  
  “既然不想承认,那我今日便将你琉璃宫搅个鸡犬不宁,我倒要看看,云宫主嘴硬到何时!”
  
  灵虚谷谷主冷哼一声,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声势逼人!冰冷的声音让人如堕冰窖,这一刻,所有人的神经骤然紧绷,一场大战,一触即发,谁都知道,琉璃宫和灵虚谷一旦开战,定是一场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