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美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第两千零三十章 器魂

第两千零三十章 器魂

吞灵尺的变化大大出乎了秦天的预料,虽然一时间有些失神,但他还是很快回过WwΔW.『kge『ge.La
  
  吞灵尺再次落入秦天手中,瞬间,一股冰凉之意便是透过秦天的掌心一直蔓延到五脏六腑,这一刻,秦天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被冻住了。
  
  秦天并未在意这些,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吞灵尺上,在吞灵尺离开水潭的那一刻,他便隐约感觉到,吞灵尺内,好像出现了一道不弱的能量。
  
  “那一股能量,会是器魂吗?”秦天的面色有些古怪,毕竟他对这器魂的了解少之又少。
  
  “咿咿呀呀!”
  
  就在秦天沉思之时,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道略有些稚嫩的声音,那声音有些模糊,但秦天却听的清清楚楚。
  
  “谁!”
  
  脑海中突然出现一道声音,自然是让秦天有些警惕,毕竟现在的他们并不算安全,而且,这声音着实有些怪异,让他全身的神经骤然紧绷。
  
  “咿咿呀呀!”
  
  秦天四下扫视了一圈,面色出奇的凝重,实在是这种未知的恐惧太过令人忌惮了,只是,秦天的视线还未收回,又是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而这一次,秦天听得更加清楚,只是,随着那声音落下,秦天的瞳孔却是骤然间一缩,因为他分明感觉到,那一道声音正是从吞灵尺传递而来。
  
  浑然不觉的打了个寒颤,秦天差一点被吓到,好在他的定力足够,不然,甚至能够把这吞灵尺再次扔出去!
  
  “难不成是器魂?”目光死死的盯着吞灵尺,秦天一时间像是想到什么,自言自语般嘀咕了一声,结合他在吞灵尺上感觉到的那一道能量,不难猜测,吞灵尺内,应该是产生了器魂。
  
  “这洗剑池当真如此神奇?”秦天的喉结滚动了两下,方才的他仅仅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吞灵尺祭出,却怎么也想不到,这吞灵尺竟然真的衍生了器魂。
  
  “秦兄弟,你没事吧!”秦天变化的脸色,白枫尽数收入眼底,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却很明显感觉到,秦天手中的吞灵尺较之先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用脑子想,白枫也很清楚的知道,吞灵尺的变化和这洗剑池脱不了干系。
  
  “这吞灵尺,好像衍生出了器魂!”秦天并没有什么隐瞒,直截了当的说道。
  
  嘎!
  
  秦天的声音不大,落在众人耳中却是犹如惊雷一般,让不少人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更有甚者,下巴都快要被惊掉在地上。“这洗剑池,当真能够衍生器魂?”白枫忽然间激动了起来,虽说传闻让人心之神往,但是他也明白,过去了这么多年,就算之前这洗剑池盛极一时,只怕也会在岁月的河流中被慢慢消磨,但是眼下,秦兄
  
  弟手中的吞灵尺竟是衍生了器魂,这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也就是说,如今的洗剑池,依然拥有衍生器魂的能力。
  
  秦天点了点头,毫无疑问,衍生出器魂的吞灵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虽然秦天并不清楚吞灵尺属于什么什么层次的玄器,但是直觉告诉他,衍生出器魂,吞灵尺一定是更上了一个台阶。
  
  那声音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等到秦天想要再仔细感觉一下的时候,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声音,如今应该可以确定,那一团能量应该就是器魂,只是器魂太弱,弱到根本不足以支撑传递太多信息。“这一次,还真是赚大了!”如今,吞灵尺已经取代了九龙湮天印成为了他手中最强的一张底牌,凭借吞灵尺,他完全能够和八阶人皇境巅峰高手斗个旗鼓相当,若是吞灵尺再次成长,他的实力也会跟着水
  
  涨船高,这自然是他最乐意看到的。眼神愈发火热,吞灵尺的成长对秦天来说无疑是意外之喜,如此巨大的收获简直让人眼红,而此时,秦天的目光几乎下意识的看向寒潭,这才发现那寒潭的水变得污浊了几分,升腾的寒气也随之减少,像
  
  是这吞灵尺抽去了寒潭全部的生机。“看样子,这洗剑池的确已经不如传闻那般,该不会积攒了很久的东西,都被秦兄弟手中的吞灵尺吸去了吧!”看着洗剑池的变化,白枫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本来还想着,若是吞灵尺真的能够衍生器魂
  
  ,他也要尝试一下来着,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能如愿了!
  
  秦天摊了摊手,看得出来,吞灵尺的确吸纳了不少寒潭的能量,虽说只是过去了几分钟的时间,但是衍生器魂所需要的是极为庞大的能量,这洗剑池最大的机缘,怕是被他一个人占了去。
  
  “先下手为强,白兄弟晚了一步!”气氛略有些沉闷,秦天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机缘这种东西也要看运气,秦兄雷霆手段,我自认不及!”白枫虽然有些失落,但他并未表露出太多情绪,这洗剑池也并非不能再用,只是,想要再次借助洗剑池衍生器魂还要等上很长一段时间。
  
  “恭喜姐夫!”子风后知后觉般回过神来,看向秦天的眼神微微变了一下,姐夫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这么大的机缘让姐夫一个人占了,他们竟然连汤都没有喝上。
  
  “恭喜个屁,接下来若是有什么好东西,我会让诸位先来!”秦天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他并不知道这吞灵尺在寒潭之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独占了这么大的机缘,总归是有些不太好。
  
  “秦少太客气了,这等机缘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秦少也不用太介意!”好像看穿了秦天的心思,灵妃儿轻轻梳拢了一下随意散乱的长发,浅笑着说道。
  
  抬了抬头,秦天正对视上灵妃儿那双好看的眸子,不禁干笑了一声,这个女人无论何时,总是会出面站在他身后,这让他有些感动。
  
  “对了,白兄弟,你那寻宝灵器找到的宝贝便是这洗剑池吗?”秦天的视线很快移开,不敢和这个女人对视,而后话锋一转,看向了白枫。“不是,这里,另有宝贝!”